“我再说最后一遍,除了他们两个,不相干的都给我滚出去!”

    白衣人一言落下,便有几个胆小的男子一溜烟的跑走了。(书=-屋*0小-}说-+网)

    其余还想自重身份端些架子的前辈们,见了有几人开头,便也找到了充足的自我安慰理由,有的甩甩衣袖,有的撂下两句不痛不痒的狠话,三五成群的结伴逃出,待走到几里外无人处,似乎终于酝酿好了词语,同仇敌忾的大骂起火莲派的蛮横来,若不是刚刚吃得有点撑,肯定要拉开手大干一场。

    那白衣人说了这最后一句话后,便一言不发,只是擒着一抹看向死人的眼神,玩味的看着眼前的两人,而周遭围上来的火莲派人也越来越多,将这本就不大的酒馆围得严严实实,都不发一语,似乎默契的在等待着什么。

    那些食客都散去后,酒馆里安静了许多,只剩酒劲上头的墨某还在不住的叨叨叫着。

    “兄弟...这是翠花楼还是明玉楼啊..这里的姑娘都好白,就是长得壮实了些,不过也好...受得了劲儿~!”

    墨某眯着眼看去,只觉眼前都是白花花的一片,夹着一些红通通的装饰,料想是来到了自己的主场了。

    “兄弟我跟你说,我来到这儿,要说有什么留恋的...那也就剩女人了~!这里的女人娇羞中带着一丝奔放,热烈中又蕴着一丝委婉,卸去衣衫的那一刻,珠圆玉润两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嘿嘿...其中滋味,唯有你亲自体会了方能真知啊...嘿嘿嘿。”

    “更妙的..只要花了足了银子,什么样的女人都能见得着,在我们家那边,可没这好事...哈哈哈..”

    “今儿个这地方选的不错..~!带劲儿!”

    ...

    铁风听得非常无语,同时也听明白了,这胖子已经醉的不行,给这帮狠霸霸的火莲派人当成了青楼大姑娘,想劝阻他一下也无从开口,毕竟谁也不知道怎么劝阻一个真醉的人。

    同时铁风心中也在寻思脱身之法,没想到这火莲派真的是属马蜂的,而且是很猖狂的那种,竟然真敢在荒都内聚集人马动手。

    眼前这火莲派人至少有几十个,外面还有多少,更是难以预料,从刚刚那白衣人的出手来看,此人绝非庸手。

    指望这醉醺醺的胖子是不可能了,能倚仗的,只有手中的长剑了。

    想到这里,握剑的右手更紧了些。

    火莲派一众人早已面红耳赤,恨不得将这眼前两人啖骨抽筋,但他们碍于长老令,只管围,不敢动。

    先前已有门派不少好手伤于了他们二人之手,火莲派可不想遵守什么狗屁江湖规矩,只想万无一失的将他们灭杀。

    “兄弟,来来来,我这儿有几粒战神丸,你吃了它,可以让你战斗力提高无数个级别~!”

    铁风接过一个古香古色的药瓶,刚入手就感觉一股温润,打开瓶口,便闻到了一股异样的香气,在这股香气熏陶下,似乎整个人都变得飘飘然。

    战神丸?

    虽说觉得这个胖子有些不太靠谱,但铁风也知道,这家伙医术方面别有一番造诣,若说真有什么了不得的丹药倒也不是不可能。

    “这‘战神丸’是干什么的...?”

    “你吃了就知道了..包准让你棍扫一大片,枪轧一条线~吃了之后,就她们这些,绝对不是你的对手~!”

    “这是我废了好大劲搜集药材炼制的,放心,小弟不会坑你的~!”

    铁风一愣,显然是没太听懂这如佛偈一般的言语,握着手中的瓷瓶,又瞧了瞧那自信满满的面孔,也不知该不该信他。

    这家伙酒醒了么?

    这药丸我吃不吃?

    正当犹豫间,便见到面前不远处的白衣人向两侧散开,让开了一条道,没过多一会儿,便见到一个身着火红色袍子的干瘦老人在人群簇拥下走了进来,这老者眼窝凹陷,红眉赤须,也不知练了何种的功夫才能练成这般骇人的扮相。

    “炎长老,就是他们,还有一名女子,不知所踪。”

    先前那不可一世的白衣人一脸谦卑,对着那老者一拜,恭敬地说道。

    那炎长老看向铁风和墨某,似乎很不满意。

    本以为能伤数十名教众的定是什么不凡的存在,是以才大动人马来此立威,却不想,眼前竟是两名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少年。

    自己亲自出马一次,就杀这么两个年纪轻轻的小家伙,实在令人不痛快。

    “你们过来,先跪下。”

    那老者声音很嘶哑,很特别,有种喉咙被烧坏了的感觉。

    这老头脑子莫非也烧坏了?

    铁风暗暗的想。

    刚要说点什么,却见到墨某一脸迷醉的就要往前冲,还不忘拉铁风一把。

    “嘿嘿,哎呦~!今天这小妞会玩啊~!不知道是什么新项目...铁兄弟,我们赶紧过去!”

    铁风连忙把手抽了出来。

    “墨胖子..你喝大了!那不是你的小妞..”

    “谁说不是..爷有钱~来嘛,放心!”

    ...

    两人撕扯了半天,那炎长老看的早就老大不耐,没想到真有小辈无知至此,竟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炎长老枯木般的双眼微闭,右手平托,内力涌出,在掌心汇聚成一个肉眼可见的气旋,高速的旋转着,随着那股气旋转的越来越快,只听“嘭”地一声轻响,一瞬间那气旋便染上了一抹赤红,随着赤红色缓缓扩张,没过多久,便将气旋铸成了一朵火色的莲花,优雅的绽放着,美丽而精致。

    这朵火花的出现,使得空气中的温度瞬间上升了许多,虽是白天,周遭众人依旧变得面色通红,一半是被这火光照的,一半是见了这朵火莲花激动的。

    “炎长老当之无愧是掌门之下第一人!”“恭喜炎长老火莲神功大成!”“两个小辈还不快跪,或许还能留个半尸!”

    火莲派人见了这火莲花,赞美声不绝于耳,而那炎长老似乎也对这些称赞极为受用,虽不形于颜色,但手上却更加了一分内力,那朵奇异的火莲花变得更红了。

    睁开双眼,佛了佛长须,却发现那两人依旧没有要跪的意思,冷哼了一声:

    “小辈,别怪老夫心狠,你得罪的不该得罪的人,这是你应得的。”

    说罢,右手微微一送,故意使得那朵鲜艳的火莲缓缓的向前飘出,要使眼前两人充分的品尝死亡前的绝望。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