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老哥...”

    铁风瞧着那道身着旧黄袍的背影,一下子就认出了来者,那便是自己的结义大哥,蒙天。(书^屋*小}说+网)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蒙天身穿执法堂的袍子,虽说已经知晓了他的身份,不免还是有种怪怪的感觉。

    或许是因为执法堂在铁风心中是古板刻薄的代表,而蒙天虽说行事端正,却还不至于在古板之列。

    蒙天侧过头微微点了点,眼神瞥见那趴倒在地的墨某时闪过一丝疑惑,而后又转了回来。

    “阁下在荒都内如此行事,是不是过了点?”

    “执法堂的人...?”

    炎长老看向蒙天,眼神微眯,他自然认识这是执法堂统领的袍子,却不识得这个面色黝黑的面孔。

    “执法堂不问江湖事,你来这里想管什么闲事?”

    铁风瞧见那炎长老说出“执法堂”三个字的时候,明显不似他人那般带着些许崇敬或者忌讳,而是一种赤裸裸的不屑,这还是他除了当日胡无忌几人之外第一次在旁人脸上见到这种表情。

    而且这次还是当着执法堂统领的面。

    “阁下在荒都城内封街伤人,却算不得是什么闲事了。”蒙天扫视了一下那依旧叽叽喳喳吵嚷不止的火莲派门人,心中暗叹:这火莲派真的是越来越嚣张了。

    “执法堂,好一个执法堂……你既这么说,那是认准了要和老夫过不去了?”

    “炎长老,你带着火莲派的人就此离去,我也不会太过为难你,但若是一意孤行,这该过不去的,还是要过不去一些的。”

    “哈哈哈……年纪轻轻,大言不惭!”

    炎长老本就怨气十足,此刻听了这毫不给面子的一番话,更是怒极反笑,声音嘶哑的像寒冬里的夜枭。

    “……我倒想看看,你执法堂统领手下的功夫有几分斤两?!”

    话音刚落,铁风便瞧见那炎长老浑身一绷,也不见他躬身迈足,就这样如铁板僵尸一般直挺挺的前冲了出去,饶是心知他是有意在门人面前卖弄一番,但见到这奇异的功夫还是忍不住心里叫了一声好。

    蒙天见这红影冲来,对其身畔打出两道掌风,待那红色人影逼近,双掌平平前推,先前打出两道掌风也如同长了眼睛一般左右夹至。

    炎长老本来对着这年纪轻轻的统领心中实有几分不屑,先前挡下自己的火莲也是用了取巧之术,但此刻耳畔的两道诡异的劲气却不得不让他凝神小心对付,这劲风来的角度刁钻古怪,左右两侧实难闪躲,只得向前重击,迎上蒙天那两掌,借着这一击之下的反冲之力再次直挺挺的退了回去,而那两道劲风没了目标,也在蒙天的操纵下消弭于无形。

    这一冲,一击,一退,可谓是用的极为利落,炎长老仓促之间把蒙天这诡异的攻击手段完美化解,可谓不负武学宗师之名了。

    不过整个过程外人却难以看出其中的道道。

    蒙天的滞气掌功夫所发劲气无声无形,看在旁人眼里,那炎长老率先发难,猛烈的两掌平平击出,而蒙天则是原地不动沉着应对,交手之后,炎长老又被掌力打得原路折回,似乎这一次拼掌要弱了一筹。

    炎长老见了周遭门人那似乎想阿谀一番却说不出话来的表情,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但以他的身份自然是没法开口解释,想到这里,一贯在意面子的他脸色又变得铁青了不少。

    “不错。”

    “不错。”

    炎长老再次平托起了双手。

    “不……错。”

    在第三个“不错”冷冷的从牙缝中挤出来时,又是两朵火莲,美美的托在了手上,艳红的颜色仿佛赤链蛇的双瞳,无情的盯着眼前的猎物。

    两道火莲形成时,众人又是一道叫好声,若说先前还是阿谀占了上风,现在却是实打实发自心底的赞叹,火莲派的这门火婴莲华功夫将内力凝成火焰,威力强大,却也消耗极大,而炎长老此番已经连续凝出了五朵火莲,依旧面不改色,仅此一点,足见其深如瀚海的内力修为。

    “执法堂的统领,我劝你要是识趣就早点让开,今日我取了这两个小子性命便罢,不然的话,哼哼...”

    “你荒都执法堂恐怕也未必能挺到观剑大会之日了!”

    这话说的非常嚣张!

    铁风不知道,是谁给了这老者的勇气,能让他敢直接威胁荒都执法堂,也不知是仅仅想在言语上占些便宜,以壮声威,还是真的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底牌与阴谋。

    但从那老者的言语态度和火莲派先前的所作所为来看,答案很大可能是后者。

    “看来这荒都也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平静呢...”铁风捏了捏拳头,暗暗的想。

    瞧着那两朵在炎长老手心缓缓旋转的火色莲花,铁风紧握着铁剑,看着那一个个嚣张的不可一世的面孔,嘴角微微上扬,不知为何,眼前极为危险的状况却使得他内心变得有些躁动和疯狂。

    很想痛痛快快的打一场。

    蒙天也不答话,因为他知道,眼前的嚣张老者,绝非几句苦口婆心的劝阻管用的。

    “围上!”

    蒙天一声大喊,借着内力传了很远,而后便听好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炎长老虽瞧不见外面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不难猜出,刚刚那一声令,多半是眼前的执法堂统领下令给自己这些人围起来了。

    听到随后而至的两名门人仓促的汇报,更是验证了他的想法。

    荒都作为执法堂总部,除了数十名执法者外,光各级别的护卫就有数千人,加上一些护卫团情报团之类的机构,总体人数恐怕要有万余,就算部分人散布在周围各地,那光荒都城内,此时也有数千人。

    火莲派身位北荒“三门五派”之列,但暗地里武林人士大多都认为这火莲派可位列三门五派之首,行事乖张,门人众多,尽管如此,欲和执法堂抗衡,若想在人数上取胜,那却是这些江湖门派绝对难以做到的。

    “你们大统领都不敢做的事,你敢做...哈哈哈!”

    “你可知在此与我火莲派动手,意味着什么?”

    炎长老冷笑的说道,手掌心托的两朵火莲花的焰心燃的更高了,轻微的滋滋声响,让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强烈的紧张感。

    “炎长老,怕你是有些想多了。”

    蒙天上前两步,冷笑了两声,声色俱厉的说道:

    “既然我能带人围了此处,自然是得到大统领的授意。”

    “动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