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一声令下,外面响起了乒乒乓乓的声响,骂声喝声交织一片,显然是执法堂的人与火莲派门人交起了手来。

    炎长老先是皱了皱眉头,显然蒙天的果断出乎了他的意料。

    “难道西边那些人到了……?”

    “不可能啊。”

    炎长老喃喃念叨了一阵,似乎想到了什么。

    “不可能!”

    “十方援手,恐怕如今顶多到了十之一二吧……”

    “那老头子顶多会让你‘谨慎处理’之类的,却绝不敢放话要你直接开战,而且还吩咐了你要尽量避免直接交战。”

    “执法堂的统领,我说的没错吧?哈哈哈!”

    蒙天虽然面不改色,铁风却瞧见了那背在身后的双手紧了紧。

    铁风虽不知那炎长老所说的“十方援手”是什么意思,但以蒙天的反应来看,恐怕所言非虚,不知道这火莲派到底是哪里来的底气敢和执法堂叫板,但如今这般情形看来,恐非简简单单就可化解的局面了。

    “一帮妖魔鬼怪,也想登上台面……”

    蒙天冷哼一声,用果断的行动冲破了那一丝犹疑。

    浑身一蹦,顿时四面八方都有劲气涌起,急朝着蒙天的方向聚集,没过多久,就在其眼前形成了一个夹着木屑、碎瓷、甚至还有些许残羹的球形风旋,而风旋直面的,就是炎长老那张咬牙切齿的苍老面孔。

    似乎整个酒馆都跟着吱呀吱呀摇晃了起来。

    铁风见过这一招,当初蒙天在十里禁使出这一招,直接搅碎了周遭数十米的草木,威力极盛。

    而那炎长老手心的两朵赤焰莲花,也是火心暴涨,高高的焰头几乎要窜起一米多高,整个莲花的形状都变得有些扭曲,毫不收敛的展示其中狂暴的威力。

    常言道“风借火势,或助风威”,而如今,这全凭内力凝成的风旋与火莲却仿佛两个有生命的恶魔,远远的对视着,咆哮着,若有机会,将毫不犹豫的将对方吞噬。

    这个威力强劲的招式若撞到一起时,恐怕这酒馆都要承受不住其中的力道,轰然成了废墟。

    也不仅代表着两招,或者是两人,也代表这两股势力的火热碰撞,其中后果,更是绝不只是毁掉一座酒馆那么简单。

    正当两人气势即将拔到最高,众人目不转睛的盯着那气旋与火莲时,一道清亮的声音却响了起来。

    那是属于早已被遗忘在一旁的,本次事件的真正主角——铁风。

    “等等!”

    铁风的声音虽清亮,却难掩其中一丝仿佛激动过度而导致的颤抖。

    “既然这位姓炎的老头说这是江湖事,那不如就按照江湖规矩来解决吧!”

    听到这道声音,众人的表情都变得精彩了起来。

    蒙天眉头深皱,若无论铁风如何考虑,他直承江湖恩怨的话,恐怕今日执法堂果真难以找到和火莲派出手的理由了。

    而他和炎长老比试,结果几乎是显而易见的——至少目前来讲蒙天是这么想的。

    炎长老听了这句话,手心那即将掷出的火莲也收了回来,“噗”的一声,消弭于无形,脸上也露出了毫不遮掩的嘲讽笑容。

    “哈哈哈哈……没想到,这小子倒是很有胆气,怕连累你们执法堂,自己出来求死了!”

    “这位执法堂统领,刚刚那小子的话,你可听清楚了?”

    蒙天也收了功,很不理解铁风的行为,但刚侧过头,却惊异的“咦”了一声。

    此时众人的目光才聚焦了过去,再次认真审视那大放厥词的少年。

    只见他面色似乎变得有些潮红,似乎出现了什么不一样的变化,但又说不清楚是哪里不对。

    包括刚刚志得意满的炎长老在内,几为功力高深的门人却纷纷皱起了眉头——这小子似乎内力比刚刚充盈了许多!

    这不对!

    那少年脸上带着一抹怪异的笑容,光逸散而出的力道就打的衣衫烈烈直响,简直和刚刚判若两人!

    “唰!”

    一道细微的白光闪过,先前那不可一世的白衣人便双手掐着自己的脖子,痛苦的说不出话来,只在喉头发出几声“骺骺”气响,便软到在地,没了生气。

    随着他俯面倒下,众人才瞧见那颈后的一个手指粗的血洞,还在汩汩的留着鲜血,犹如一条朱红的细蛇顺着脖颈爬下,述说着它主人的怨念与不甘。

    快!

    这一剑非常快!

    瞧着自己身旁不远处那突然倒下的弟子,炎长老先是一惊,而后便是压制不住的熊熊怒火!

    他从未想过,今日自己亲至,竟然还会折损了弟子。

    人可丢大了!

    “小子,你敢!”

    “哈哈,老头,小爷有什么不敢的?”

    “蒙老兄,你先离开这吧,我来解决这些畜生就好。”

    铁风虽放豪言,其实内心很复杂。

    ……

    刚刚冲动之下,便一口吃了几颗墨某给的“战神丸”。

    药力花开瞬间,就感觉一股电流从头顶贯到了脚底,而后就浑身燥热难耐,似乎整个世界都覆上了一层粉红色。

    一种雄性生物的本能,在饥渴的怒吼着,甚至连看向火莲派女弟子的眼神,都多了一种莫名的意味,仿佛是发了情的猛虎。

    正是这诡异的眼神,使得那些本来含着怒气壮着声威的女弟子们纷纷不自觉的退了一步,双手交叉轻捂着胸口,没来由的涌上一股寒意。

    就算铁风对药理再不精通,番设身处地的尝试之后也明白了,这“战神丸”多半是春药之类的东西,而且药效非常强!

    果然被坑了!

    正当他喘着粗气默默问候墨某祖宗十八辈的时候,突然感觉除了那股难以消除的欲念之外,另外一股莫名的力量也随之涌出,这种力量却是使得铁风很兴奋,正是那久违的内力。

    试探性了默念了几句三才剑经中的法诀,瞬间强悍无匹的内力从四肢百骸中涌出,似乎举手投足之间都蕴藏了爆炸性的力量。

    “这怎么回事?”

    铁风表情连变了数种,却依然想不通为何会发生这种事情。

    难道那剑经的引子竟然是……?!

    想到了某种匪夷所思的可能,铁风脸上的表情变得更精彩了,仿佛一百种表情糅杂在了一起,以一种抽搐的方式极致而生动地展现出来。

    随着力量越涌越多,浑身仿佛是胀满水的气球,久违的力量充盈感使得铁风豪气顿生,随手挥出一招五登天,这便有了刚刚那一幕。

    ……

    “好热!”

    “呼……”

    “姓炎的老家伙,看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