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我承认你很强,我也知道你还有余力。”

    “咳咳……”

    炎长老重重的咳了两声,喉头咕嘟一下,将涌上的鲜血又咽了下去,但因为斗得脱了力,刚刚咽下的鲜血又不受控制的又从嘴角涌了出来,鲜血刚洒到胸口,便被那幽蓝火莲的高温烤的滋滋作响,只有一小半洒落在了地上。

    “但这一下,你怕是再也逃不过了……!”

    随着那血花的溅开,铁风便见到了一副让他有些胆寒的画面。

    只见那炎长老并没有将幽蓝的火莲掷出,而是如怀中抱月一般,将两朵火莲糅在一起,火莲相触的一刻,发出了极为刺耳的声响,两朵火莲被一道并没有多厚实的红色火焰隔开,仿佛阴阳鱼一般在那老者因为高温烤的有些焦的手心上缓缓旋转,这抹红色还被那如恶魔般的幽蓝逐渐侵蚀,不难猜出,那红色火焰隔断消失的一刻,这个看起来幽冷无比的阴阳鱼就要发出毁灭性的爆炸。

    此时那两抹火莲焰头肆虐,非常不稳,似乎那炎长老也是因为这一点,所以并没有第一时间进行攻击,还在疯狂的抽取体内那为数不多的内力,而随着内力的涌入,那两抹糅杂在一起的幽蓝莲花也逐渐的开始稳定了下来。

    铁风明白,若等那阴阳幽莲完全稳定,恐怕就是他攻击的时候。

    “他娘的!这老头疯了!”

    见到这一幕,铁风第一个想法是便是回头撒腿便跑!

    他甚至怀疑,这老头是不是想不开要自杀了。

    在这等威力的招数下,就算伤了敌人,恐怕自己也难以幸免。

    如果要铁风给这招起个名字,那他将毫不犹豫的说出四个字——玩火自焚。

    刚后退两步,铁风就停住了,从那已经被剑气穿破的墙壁孔洞中,瞥见了那不知什么原因愣神不动的蒙天,与躺在地上醉的不省人事的墨某,两人就在自己这个方向身后数丈外。

    “蒙大哥?”

    铁风不知道一向机警的蒙天为何会在这当口愣神,不过此刻却容不得他多想。

    就算自己幸运的能躲开,恐怕这二人也难以幸免了。

    瞧着那即将凝成的阴阳火莲,铁风心念电转,一时间想了许多应变方法,但却没有一种有把握能在这恐怖的攻击下存活。

    “妈的!”

    铁风发狠的咬了咬牙,反而又上前了半步,再次服下了两颗“战神丸”,闭起双眼,全神贯注的调用全身的力量。

    “拼了!”

    随着一阵轻微的声响,铁风便感觉到后背一阵热浪滚滚,那炎长老的这一招也凝结成了形,在那幽蓝的有些发黑的阴阳鱼四周,滚滚火气冲天,甚至将那苍白的须发都燃去了不少,铁风还是第一次见过这等毁灭性的东西,滚滚袭人的热浪,给人一种强烈的不真实感。

    “小子,说来还要谢谢你……”

    “哈哈哈哈……”

    炎长老放肆的大笑着,他虽从未使出过这疯狂的招数,但既然使出来了,眼前的可恶少年就绝无幸存之理,长久的纠缠使他怒火冲昏了头脑,甚至没有考虑这一招之后自己该如何存活。

    “拜你所赐,老夫成功了凝出了这招幽冥火莲,杀了你之后,老夫就是当今武林第一人了!”

    “安心去死吧!”

    瞧着那雷光电闪的恐怖幽莲,铁风也不要命般的抽取全身的内力,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大喝。

    先前射在那老者身旁的剑气,如繁星般镶嵌在各处,在铁风的控制下闪耀着锐利的光芒。

    饶是那炎长老身经百战,也万万没想到,那看似乱打一气的剑气才是这招五登天真正的杀招。

    “是生是死,就看这一剑了。”

    “一剑穿破万里天!”

    随着一声大吼,只见一道道剑气如激光般从四处朝着那幽莲聚集,仿佛能破尽万物,所到之处一切都化作齑粉。

    “这……”

    “这是什么?!”

    炎长老脱了力,半跪在地上,见到那千万道白光,嘶哑的嚎叫着,不愿相信这眼前所见一幕,也不敢相信眼前所见这一幕。

    那惊讶甚至胜过了被数道剑气贯体而出带来的伤痛。

    而那些剑气在铁风的操控下,主要的目标却不是炎长老,而是那极为恐怖的幽蓝火莲。

    他知道,这火莲不破,恐怕方圆数里都要遭到毁灭。

    幽蓝火莲被那无数道剑气打的难以前进,而那些凌厉剑气,也被幽莲的能量瞬间吞噬消弭,平地起狂风,轰鸣声夹着电闪,热浪掩着剑光,两个即将力竭的人目不转睛的盯着这似乎要灭世的景象,而他们的表情也都被这两个恐怖力量交锋产生的劲浪吹的有些变形。

    剑气和幽莲,竟然形成了诡异的僵持。

    甚至那幽莲隐隐有一些被剑气压制的趋势。

    铁风瞧见这一幕,却半点高兴不起来,因为他知道,那幽莲的赤红色隔断已经越来越淡,当那隔断彻底消灭之时,才是真正的爆发。

    随着剑气与幽莲的拼杀,那千疮百孔的楼宇终于在这肆虐的力量下轰然倒塌,沉重的屋顶落下时,却几乎都没等落地便被那剑气搅成了齑粉,有被那炽热的高温染成了碳末。

    气浪夹着石屑飞灰冲出,这时蒙天才一脸惊骇的回过神来,浑身一蹦,抵住了那爆出的气浪,放下了怀中的墨某,猛然站起身来,双拳紧握,却一时间想不出他们为何会拼到这一步,也想不出该如何引走这毁灭性的力量。

    而周遭那些火莲门人早就轰散开来,只剩几个伤了腿脚跑不了的还在吱呀呻吟,绝望的看着这末世般的景象,心中默想此生的光辉与遗憾。

    一切的惊骇与僵持,都随着那幽莲的红色光芒消逝而终结了。

    一声轻响过后,铁风便感觉到了一种恐怖能量涌出,他知道,这火莲是要爆开了。

    “还是拦不住么……”

    使劲最后气力,勉强的挥出了几道剑气,不出意料的被那幽蓝的阴阳莲花湮灭,虽然也使得它暗淡了些,却阻止不了最终的结果。

    “咣当”一声,长剑砸到了地上。

    铁风的力量已经完完全全的透支了。

    两道幽莲凝成一股,瞬间风起云涌,几乎半个荒都都感受到了那恐怖的波动。

    附近每个人眼中都透着一股绝望,甚至连炎长老自己,也没想到这一招的威力竟然恐怖至此。

    那幽莲爆开瞬间,世界似乎都安静了。

    安静过后,是更长的一段安静。

    谁也没想到,这激烈的战斗,竟然是以死一般的沉静而告终。

    最后,这段安静被一阵呼噜声打断了,那是依然熟睡的墨某。

    ……

    铁风手指微微动了动,仿佛要破土而出的嫩芽。

    “我好像……”

    “我好像没死。”

    挣扎的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浑身脏兮兮的麻衣老者。

    “是他拦下了那恐怖的爆炸?”

    这是铁风晕迷前思考的最后问题。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