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统领……”

    烟尘散去,蒙天瞧见了那道并不是多强壮的老迈身影,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了下来。(书=-屋*0小-}说-+网)

    正是北荒执法堂的最高领导者,北荒大统领,风无忧。

    风无忧不仅拳掌刀剑出神入化,一手奇门功夫更是让人防不胜防,年轻时曾以一根树枝斩断十对名对家的手臂,当时江湖人称其“扶柳客”,后来入了执法堂,虽说再如此称呼的人已经不多,但谁也不会忘记他当年的威名。

    不过就算没有这般头衔,光一个北荒执法堂大统领一个称谓,就足以让所有江湖人士肃然起敬。

    在这个时代,北荒大统领,几乎是北荒武林盟主的象征。

    一阵零零散散的脚步声,夹着一些有气无力的抗议和挣扎,执法堂众人押着吓破胆的火莲派门人围了过来,齐齐叫道:

    “见过大统领。”

    这道声音中蕴含了十足的尊敬,无论是对其实力,作风,还是身份。

    就在刚刚那千钧一发之际,那麻衣老者从一侧冲出,飞进了风暴的最中心,使出一手利落的“十方封禁掌”,以一己之力,硬生生的将那威力恐怖的幽蓝莲花力量全部压制下去,使得一次恐怖的灾难消弭于无形。

    虽然众人并未亲眼所见那惊心动魄的过程,但也都明白这般出神入化的手段必是大统领所为,因为在场除了那看似非常平凡的老者,没人有拦下那种恐怖波动的实力。

    “都散了吧。”

    风无忧对着蒙天随意的摆摆手,嗓音平和,淡定,似乎刚刚那惊心动魄的一幕只是小儿打架一般。

    若不是铁风已经昏迷,也许会认出这道声音,正是那在荒都附近遇见,被他称之“鬼老头”,又交给他一把癞皮剑的老者。

    “大统领,那这些人……”蒙天还有些恍惚的问道,不是很理解那句“都散了”的含义。

    而这些人,显然就是指那被擒下的近百名火莲派门人了。

    “散了,都散了,你跟我过来。”

    蒙天照着大统领的命令回头嘱咐了几句,眼神从那生死不知的炎长老身上收回,拂过昏迷在地的铁风,又落到了身旁不远处还在打着呼的墨某身上,之所以先前情绪那般不稳定,多是因为那张面带红晕的肉嘟嘟面孔。

    虽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那却是他已经死去很久的弟弟的面孔。

    “他若活着……恐怕也快到而立之年了吧。”

    “这不是他……”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天下真有长相如此相近的人?”

    “走吧。”

    大统领瞧见那一贯沉稳的蒙天仿佛丢了神似的表情,不禁无奈的摇了摇头,背过身远去。

    “怪哉,怪哉。”

    ……

    荒都执法堂内,两人在缓步行着,一人黝黑的面孔上带了一些难以隐藏的忧虑与疑惑,而另一人却是一副万事皆为云烟的淡定,如老大爷遛弯一样在这森然有序的执法堂中踏步前进,时不时打个哈欠挠挠后背,随意的行为却不妨碍过往执法卫投来的崇敬眼神。

    “哎,哎,哎……?”

    “你去哪?”

    蒙天听见了这道声音,猛然回过神来,见到大统领已拐进了一间侧室,回头满脸无奈的看着自己,而自己还闷着头朝前走着。

    “呃……大统领。”

    “大个屁,进来,带上门。”

    两人进屋之后分座下来。

    “怎么,找到你弟弟了?”

    “我也不知道……他确实和我弟弟长得一模一样,但我弟弟早已死去多年,就算他还活着,那也应该比他年长许多才对……”

    蒙天喃喃的说了一半,突然双眼一瞪,惊异的“咦”了一声。

    “大统领……你早就知道我弟弟的事情?!”

    “废话,你一口一个大统领的叫着,这大统领……就是那么好忽悠的?”

    蒙天满脸尴尬的笑了笑,没想到这般隐秘的事情竟然老早就被眼前人洞悉了。

    “那姓墨的小家伙倒确实有点奇怪,言谈举止大异于常人,我几番派人探查,也是没探出此人的身份。”

    “不过你倒不必担心,他虽年纪轻轻,却精通一身奇门之法,机警低调,恐怕江湖中人想伤了他也是难度不小,呵呵。”

    蒙天听了大统领此言,仿佛吃下了一颗定心丸,状态也从刚刚的魂不守舍中缓了回来。

    “大统领,我们……为什么刚刚要放了火莲派,难道就这么一直纵容着他们?”

    风无忧随意的摆弄了一番桌子上的白玉茶杯,却是并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

    “你可知我为何派你来处理这个事情?”

    “我……不知。”蒙天认真的摇了摇头。

    “因为我怀疑你。”

    风无忧讲的神色非常坦然,蒙天虽有些讶异,但却也没什么其他想法,毕竟大统领如此说,那本身便是已经信任自己的一种表现了。

    “东靑教被人当了枪使,而你在其中,虽非本意,却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我……?”

    “你可知我执法堂为何不理会江湖争斗?”

    蒙天沉吟了一下,道:“不争名争利,保存实力,希望给天下一个长久的安稳。”

    “那只是你看到的表象,呵呵呵……”

    “什么天下安稳,那是骗你们这些直脑筋的。”

    “什么意思?”蒙天对于这种说法十分不解:“那不是我们一直以来的目标?”

    “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而江湖……怎么可能安稳?”

    “你是圣人么?你有私心对不对。”

    蒙天想了想,还是犹豫的点了点头。

    “我跟你说,我也有私心。我们尚且如此,天下人更甚,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有拼杀。之所以我们不涉及江湖事,那是想把这些争斗从全天下压缩到江湖中,让江湖人去争,去杀,去死,他们死的多了,我们才能给这世界换来一个表面的安稳。”

    “说起来很自私,似乎和执法堂所说‘心怀天下苍生’的规矩并不合,但——”

    “这便是事实。”

    风无忧讲完了这番话,便缄口不言,自顾自的玩着那白玉小茶杯,看见了茶杯上那很不起眼的一处瑕疵,砸了砸嘴,一副很可惜的样子。

    而蒙天却把眉头皱出了深深的沟壑,似乎刚刚那番话狠狠的冲击了他长久以来的世界观。

    过了半晌,蒙天依旧摇了摇头。

    “大统领,我还是不懂。”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