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呀,就是脑袋直,一根筋。”

    风无忧随意的摆了摆手,又道:“我也知道你是好心,拦着那东靑王与各门各派争斗,也确实减少了许多伤亡,但也正因为如此,江湖上伤亡少了,其乐融融了,这火也就引到我执法堂这儿来喽。”

    “这……”听了这句话,蒙天似乎想说些什么,但开了口呢,又不知从何说起。

    “你先甭急,听我说完。”风无忧打断道。

    “回到开始那问题上来,这火莲派,饶是倾巢而出,想以一己之力和执法堂拼斗,那怕还是不够本。”

    “我们也有由头,剿灭他们也都不难,但你想过没有,我们把火莲派那些没脑子的妖魔鬼怪统统抓了起来,那然后呢?”

    “然后……?”蒙天有点恍惚,平日里一向心思活络的他却还是有些跟不上大统领的思维,平时以洛城来讲,这就不会再有然后了,难道还有人敢劫狱来不成?

    “呃,我不知。”

    “哎呀,真是笨那你!”

    风无忧吁了一声,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火莲派敢如此嚣张,你难道就没看出来点什么?”

    “……他们身后有其他势力支持?”

    想到这,蒙天猛地一拍脑门。

    “哎呀!我先前怎么就没想到!”

    “不过……不过这火莲派本来就是北荒有数的大门派,有谁能指使得动他们?北荒有这个级别的势力么……?”

    风无忧叹了口气,说道:

    “这也正是我担心的呦,你可终于想到正题上来了~”

    “咳咳,蒙天愚钝,实在惭愧。”

    “惭愧倒不用,以后机灵点就好~”

    听到这句话蒙天嘴角微微抽了抽,这句他教训过别人无数次的话,终究还是落到了自己头上来了。

    “拔了火莲派,肯定还有其他的孙子要挑事,想方设法的不让咱们睡好觉,最终目的,就是给咱们执法堂也拉进江湖这个大漩涡,到那时候,可真的是身不由己喽~”

    “那……难道我们就这么一忍再忍?”

    “自然不是。”

    “我请了些朋友来做个见证,这天下嘛,任他娘的什么阴谋诡计,说到底,最管用的还是这个!”

    风无忧说罢,一边拍了拍自己的拳头,一边站了起来,走到了蒙天的面前,轻声地说道:

    “我这次叫你来呢,是想告诉你,不要把眼珠子掉到洛城那一亩八分地,死人那,矛盾啊,那些都是浮在表面的,真正的根,是在我们脚下,在这儿!”

    说罢,指了指那坚实的石板地面,而后便潇潇洒洒地朝着门口走去了。

    “大统领。”

    “那背后势力是谁有线索么?”

    风无忧也不回头,摆了摆手。

    “有线索,也没线索。”

    “什么意思?”

    “我们最大的线索,就是……查不到那势力的任何线索。”

    ……

    铁风醒来时,是在客栈里自己的房间。

    吃力的坐起身来,浑身软的好像新摘下来的棉花,干愣神了半天也想不起到底发生了什么,记忆还停留在自己见到那麻衣老者的一刻。

    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又捏了捏太阳穴。

    还是想不起来。

    “……那老家伙背影倒是看着有一丝眼熟。”

    “算了,既然没死,吃饭就是头等大事。”

    铁风倒是很想得开,不过心大的他,在拖着疲惫的身躯站起来的一刻,还是吓得一个机灵。

    只见墨某躺在自己不远处的地上,搂着一个曲线妖娆的花瓶,口水流了一地。

    “这货还没醒?!”

    “怎么在老子的房间里?!”

    不得不说,任谁醒来见到这么一个猥琐的男性面孔,心情总也好不到拿去。

    “睡死你算了!”

    铁风朝着那粗壮的大腿踢了两脚,而后还是选择了以饱腹为先。

    “掌柜的,掌柜的!”

    出门后,铁风大叫了两声,而后便有一个短打打扮的小厮迎了上来。

    “哎呦,客官您吩咐。”

    “咦?”

    铁风在这里每次都是那掌柜亲自殷勤招待,这回换了个伙计,还真有些不适应。

    “你们掌柜的不在?”

    “哎呦,大爷神机妙算!我们掌柜的晌午时候出去了。”

    “恩……咳咳,那你们掌柜的走之前,有没有吩咐你些什么?”

    铁风知道,掌柜的吩咐没吩咐,关系到自己要不要掏银子。

    这免费的午餐别的地儿可不好找。

    “大爷您真的是什么都知道啊!我们掌柜的走之前特意吩咐说,大爷的一切要求小的都帮着您办。”

    那伙计话说一半,还特意向前凑了凑,小声讲道:

    “要是有什么您不好开口的,给小的个眼色,嘿嘿,小的都懂!”

    “去去去!”

    铁风疾言厉色的和那小伙计划开了界限。

    “你当小爷是什么人了?!”

    这一声不算太响亮的喝声,却给那小厮吓得后退了半步。

    “大爷……”

    “你才是大爷,小爷年轻着呢。我饿了,要吃肉,有没有。”

    “有有有有,我这就给您去吩咐下去。”

    说罢,那小伙计就利利索索转身离去,却又被铁风一把拉了住。

    “等会儿。”

    “客官您吩咐。”

    “咳咳。”

    铁风咽了咽口水,压低了些声音。

    “恩……你刚刚说的使眼色什么的,是什么意思?”

    “嘿嘿。”那伙计似乎非常喜欢这个话题,听到之后,立马又凑了过来,眉飞色舞的讲了起来:

    “客官~咱们荒都有三个最著名的~内个温柔乡,那一个个莺肥燕瘦,绝色倾城的什么都有,您是点人名也好,交待一下您的喜好也好,无论是谁,小的都帮您请回房来,伺候……唔,伺候您用餐。”

    这转词可谓是转的非常生硬了。

    铁风体内还有一些先前的“战神丸”药力残余,听那伙计的非常直白的暗语,倒真的是有些心里痒痒的,况且这偶尔风流一次,你情我愿,倒也不会有什么心理压力。

    “恩……既然是你们掌柜交待,我也不好为难你,咳咳,那就给你个表现的机会好了,请谁就由你做主把。”

    那小厮眼睛溜溜一转,立马就应下了。

    “好的,客官……”

    “等等。”

    铁风突然想到,自己这房间里似乎还有个睡得如死猪般的墨某,请人来却是不大方便。

    “算了,我也想走走路活动活动,要不你带我去好了。”

    “好嘞!那咱们这就走?”

    “这就走。”

    两人好不容易达成一致,却被一个幽幽的声音给引去了注意。

    “铁风,你这是要走哪去?”

    “什么请回房来?又伺候什么?”

    铁风瞧着那楼梯间的俏丽身影,脸上瞬间换了几十种表情,感觉这似乎是有生以来最尴尬的一刻了。

    “柳儿……内个……好久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