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人上前,确认了那人身份,不免都跟着叹了口气。

    三人安慰了几句,陆星柳陪着她将白山入土为安,铁风拉着不情不愿的墨某继续前去寻找沈掌门。

    四人分别后,铁风一路前行,越往前走,周围尸首越多,两旁的草木上都染了不少血迹,地下的尸体都是灰衣布衫,寻常江湖人士打扮,也瞧不出身份来,只是通过他们倒地的情形来看,似乎是在合围一人,却被那人以高明的手段杀死,一路行去尸体伤口越来越密,似乎这被围之人也逐渐的有些力有不逮。

    野风森森然。

    看着这些触目惊心的景象,两人脚步行的更快了些,果然,行了一里半,便合了心中那有些不详的预感。

    只见一白衣人靠在树上,头低低的耷拉了下来,拄着长剑的手上还有许多已经干掉的血迹,那长剑在地上划出了数米长的深深剑痕,从远方直指树根处,经过一夜雨水的冲刷,依旧清晰可见。

    铁风走上前去,确认那人已经死的透了,瞧着那前不久还见过的面孔,虽说与之不算有太深的交情,还是不免一阵唏嘘。

    “没想到这大名鼎鼎的沈掌门,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

    墨某也跟上前来,查验了一下伤口,发出了一声惊叹:

    “这个厉害了!”

    “我还第一次见过这么刚猛的掌力……一掌之下,瞬间生机断绝啊!”

    两人交谈了几句,铁风也想不通,到底是谁设计杀害了这白江剑门的掌门。

    正琢磨要不要把这个尸体埋了的时候,便见到两个佩剑老者匆匆踏草而来,须发被吹得有些凌乱,无论是那高明的轻功还是那气色与扮相,都不难猜出这两人定是好手。

    两位老者刚一落地,惊异的对视了一眼,然后也没有理会铁风二人,径直的冲向了沈不禅的尸首处。

    确认了尸首,均是长叹了一口气,眼中露出了悲戚的神色,转过头来,对着铁风问道:

    “小兄弟,老夫沈离,这位是沈腾,刚刚见到老友遇害,不及招呼,还请小友莫怪。”

    稍稍又寒暄了几句,便问道:

    “不知小兄弟可见到老夫这朋友是被何人所害?”

    那老者说话礼数周全,言语间十分诚恳,也没有半点怀疑这两个少年与掌门被害有关,毕竟以沈不禅的功夫,一般人是绝对奈何不得的。

    铁风见了这般行为和名字,也大致猜出些这两人的身份。

    “你们也是白江剑门的人?”

    “咦?”

    两人对这少年认出自己身份有些惊讶。

    “不错,正是接到沈掌门的信而来,却万万没想到……唉。”

    “我们也是刚刚到这,被谁所害我也不知,不过前几日沈掌门倒是和重剑门的两个姓卓的家伙交过手。”

    “重剑门?”

    两位老者再次对视了一眼。

    “少侠可知我派其他几人的去向?”

    铁风长话短说的交待了几句,而墨某却百无聊赖的蹲在地上玩石子,似乎眼前这些人生死荣辱都和自己半点关系也没有。

    将沈不禅尸首草草入了土,那名为沈离的老者转头对铁风说道:

    “老夫谢过铁少侠了,一会若是见到霞儿,还请暂时不要将沈掌门死讯相告,待我们回去再慢慢和她讲来,不然恐怕她一时间难以接受啊。”

    “明白。”

    ……

    几人汇合之后,沈离便谎称沈掌门去了别处,一时难返,吩咐沈腾先和沈欺霞回白江剑门,自己打算在荒都寻找杀害沈不禅的真凶。

    客套了几句,几人再次分别,而墨某使了一手尿遁,毫不地道的跑不见了,只剩下铁风与陆星柳,准备再回荒都。

    “你不跟着沈姑娘回去,好好安慰安慰人家?”

    陆星柳走了几步,冷不丁的说道。

    “啊?”

    铁风却丝毫没感受这话中酸溜溜的意思,不禁有些纳闷:

    “非亲非故的,我跟着去干吗?”

    “哼,你这么想,人家姑娘家可未必这么想!”

    铁风瞧着那莫名其妙就负气前去的少女,更是不解。

    但见那纤细的腰肢楚楚动人,其下饱满丰润的挺翘在阳光下更是晃得人挪不开眼,看到这个画面,铁风心中又生起了一些不明不白的念头。

    深吐了一口热气,摇了摇头,快步走到了一处积了水了石沟处,舀了一捧凉水狠狠的冲了冲脸。

    “我这是怎么了……”

    “肯定是胖子那鬼药害的!”

    “不过……柳儿那身段真是~啧啧啧……好想掐掐看。”

    刚站起身来,铁风突然心里一紧,感觉身后多了一对暴怒的目光。

    “你在念念叨叨的说什么?”

    铁风刚回头,就迎上呢陆星柳那如同火山爆发前夕的表情。

    “想-掐-掐-看——什么?”

    瞧见这一幕,铁风咕嘟一声咽了一大口口水,大呼不妙,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来到自己身后的。

    “咳咳,柳儿,你听错了,我是说我想……呃……想捏捏看,不是!我是说,想掐掐自己,看看疼不疼!”

    铁风边说着,朝着自己大腿上就掐了上去,眼神却有些不自觉的扫到少女身上的某处,这本来不经意的一幕,瞧在陆星柳的眼里,气得她气得牙齿咯吱咯吱响。

    “好哇,既然你不知道疼不疼,我来帮你好了!”

    铁风轻功本就不如陆星柳,这当头更是不敢服用“战神丸”增加内力,无奈之下只得一边躲闪,一边用出几招极为粗浅的拳法以求自保,不出意外的,没比划几下,就被一手擒龙绞的功夫给擒了住,双手被拧成麻花似的扣在一起,被那只看似很无力的纤纤玉手定在了腰间。

    不得不说,这样子实在有些丢人。

    “好了好了!放开我吧!疼疼疼!”

    “哎呦!”

    “这回知道疼了?刚刚说那些不三不四的话时你怎地就不知?!”

    “知道了知道了!手要断了,你快放手!”

    铁风龇牙咧嘴的喊到,没想到陆星柳这擒拿功夫如此霸道,感觉整个两臂都要拧断了一般。

    “少给我装样子,我知道你这皮糙肉厚的,这点苦头还奈何不了你。”

    陆星柳说罢,不客气的又添了几分力。

    “我……!你再不放手我可不客气了!”

    “咯咯,来啊,我倒要看看铁大侠双手脉门被封,这动都动不得一下,还能怎么个不客气法?”

    瞧着铁风那狼狈的样子,陆星柳倒是气也消了,双手不动,乐呵呵的看他能作何挣扎。

    “我说真的!到时候你可别后悔!”

    “哼哼,我也说真的,你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好了。”

    铁风身子向前猛地使力,双臂也因此在陆星柳腰间处下滑了些许。

    常人脉门被封动弹不得,铁风却不比常人,胳膊虽然挣不脱,这双手却是自由异常,在阵阵绞痛下心下发狠,右手微微前探,对着那圆润丰挺的翘臀一把就抓了上去。

    捏!

    下一刻,铁风双臂真的挣脱了,但空气仿佛降到了一个比万年坚冰还冷的温度。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