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道是狗急还能跳墙,铁风沐浴在那美目中射出的杀气眼神,瞬间仿佛迸发强悍的潜能,撒丫子就跑了出去,他无法想象被后面那发狂的母豹般的少女追上会有什么后果。(书屋 shu05.com)

    没有什么游山玩水的心思,遇树则绕,遇水则淌,时不时还要回头警惕的瞭望一番。

    也不知跑了多远,突然脚下一沉,“吭哧”一下就栽了个实实在在的大跟头。

    铁风灰头土脸的爬起,正待对着那绊倒自己的圆柱形事物大骂两句,一回头,却发现那绊倒自己的不是别的,而是个人。

    还是个死人。

    饶是近日以来铁风见过死人无数,还是不免感觉有些晦气,走过去一看,又是一愣。

    “咦?”

    “这不是姓卓那老家伙?”

    这尸体正是重剑门的掌门,卓万仞,不过已经死了好一会儿,尸身已僵,脸部也有些扭曲,铁风勉勉强强的还能认得出来。

    “啧啧啧……报应啊报应,叫你作恶多端!”

    瞧着那扭曲的面孔,铁风倒是也不会泛滥什么同情心,瞧着那尸首胸口处贯穿的一个已经发黑的深洞,嘀咕道:

    “这伤口不像是剑伤啊……这么圆,不知被什么东西给贯穿了。”

    “这三门五派名声叫起来都是那么响当当的,怎地这些掌门都这么不堪一击,说死就死了?”

    摇了摇头,刚迈出两步,铁风便停下了脚,眼神缓缓飘到了右手边不远处的一棵枯树的树干处。

    有人?!

    “什么人鬼鬼祟祟!”

    一声冷喝,除了几声尖锐的鸟鸣,别无回应。

    朝着周围望了望,铁风才注意到,此处不比先前的荒芜,而是错错落落的生了几棵营养不良的矮树,随着阵阵微风吹过,除了那树叶的沙沙声还有一些其他的异样声响,来自四面八方,铁风辨不出这种声音是什么,似乎是一种摩擦声音,很轻,非常轻,时有时无,若非他听力大异于常人那是绝难发觉这种细微的声响。

    但那声响确确实实的存在着。

    “装神弄鬼。”

    铁风可不至于天真到以为这奇怪的情形只是一场恶作剧,警惕的握着长剑,一步一步缓缓的朝着右侧的枯树迈去,眼神还不住的四下张望。

    三丈。

    两丈。

    一丈。

    铁风越来越清晰的感觉到那树后有人,却不知为何,那人明明被人识破了藏身处,既不现身,也不逃走。

    半丈!

    随着脚步踏出,只听身后一道破空声响,紧绷的身体连忙向左挪了一步,暗暗惊叹:好快的东西!

    一步还没站稳,便又听到一左一右两声,直对自己前方脚下而来,也不知这声响是何物,只得连连撤步后退,退了两步才发现,面前地上插了两根通体漆黑的箭枝。

    但情形来不及铁风多想,只听前、左、右三个方向具有尖锐的破空声响起,每一箭都封死了一处,却偏偏没有对着铁风的要害招呼,这使得他一时间有些犹豫不决,不知道该不该耗费精力挥出剑气,将那莫名而来的箭枝给打掉。

    连退十余步,铁风越退越心惊,心惊的不是那箭枝威力多强,而是每一次似乎发射点都会有些变化,而发射点变化的同时,他又并没有听到一点点声音,仿佛那射箭之人行动如幽灵一般。

    又疾退几步,突然感到颈后一阵寒意,而面前猛地绽放了一阵让人头皮发麻的破空声,铁风再顾不得消耗心神,猛地一抡长剑,一招星辰断挥出,当眼前那黑黢黢的箭枝如星辰点点,接连不断的剑气涌现,荡开眼前的箭枝,却依旧不知道那身后冰寒的感觉是从何而来。

    出于直觉,还是谨慎的朝着身后出挥了一道剑气,却不想剑气刚挥出便在半空发了一声脆响,而后半空中绽放了许多几近透明的碎块,高高洒起,又噼里啪啦的落了一地。

    空气顿时陷入了安静。

    凝神一看,地下的碎块晶莹剔透,棱角分明,个别尖锐的依旧在阳光下闪着点点寒芒。

    看着这一幕,铁风喘着粗气,不由得有些后怕。

    不难猜出,恐怕这些小冰块组合到一起,那就是一个细长的冰锥!

    若不是刚刚自己谨慎的挥出那道剑气,恐怕现在就要被冰锥贯穿了身体。

    朝着那冰锥射出的地方瞧去,隐约之间看到了草丛中隐藏的一个墨绿色物事,不知何物,但绝对不是人。

    难道是某种机关?

    想到了这种可能,铁风又朝着周遭的矮树上瞧去,发现再树叶遮掩间,隐隐约约都露出了一些小巧玲珑的墨绿色物事,几乎和树叶树干融为一体,极为隐蔽,想来刚刚那细微的异样声音,就是这些东西和树叶的摩擦所致。

    看到这些,铁风也想通了那卓万仞的胸口处为何会有那么一个血洞,不由暗叹:这些诡异的物事好厉害!

    对了!那树后之人,恐怕就是操纵者!

    想到这,铁风不多犹豫,直接跨步而出,将插在地上的箭枝统统用长剑拨开,三步并作两步跃到那枯木前,绕过树干正欲挥剑而上,却见那树后之人动了,以一个十分怪异的姿势直对铁风冲来。

    瞧见那“人”的正脸,铁风心底又是一紧。

    这人的样子实在奇怪!

    或者说,这根本不是一个人!

    那是一个木制的傀儡,长方形的躯体由两条深棕色的木腿支撑,身子朝着前方倾斜,两个圆柱形的手臂紧并在那肢体两侧,就这样直愣愣的朝着铁风冲了过来。

    “什么鬼东西?!”

    紧皱着眉头,狠狠的一剑劈了上去,长剑摧枯拉朽的斩断了一条木制手臂,当触碰到躯体的一瞬间,一股细微的硝石味道使得铁风心中涌起了强烈的不详预感。

    “糟!”

    “轰!”

    长剑破体而入,一声强烈的爆响响彻天际,这爆响验证了铁风的猜测。

    虽然最后关头已经收了大半的力道,依旧触发了那傀儡人的某种机关,体内的火药发出了强烈的引爆,直接将铁风如断线的风筝一般炸出了数十米远,砸到地上,又横滚了五六圈才勉强停了下来,头脸和身上划破了无数伤口,挣扎了半晌起不来身,喘口大气都感觉肺里传来火辣辣的痛。

    “呵呵,小子骨头够硬,这样竟然还没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