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风奋力的睁开眼睛,只见不远处站了一名身材干瘦的独眼中年男子,持着一把木尺子似的东西,悠闲的拍打着手掌心,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

    “你不问问我是谁么?”

    那人又上前两步,笑着说道:

    “我知道了,你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是也不是,哈哈哈哈。”

    “没想到啊,虽然正主没见到,但无心插柳竟然抓到了火莲派悬赏的小子,也不枉我这些天的心血!”

    说罢,那人掏出个粗麻绳走到铁风面前,看着架势少不了一顿五花大绑。

    铁风瞧着眼前这志得意满的家伙,暗运了几次气,依旧难以动弹,索性也不挣扎,强撑着笑了笑,道:

    “久闻符前辈大名,今日见了,果然名下无虚啊!”

    铁风见了此人,结合他布置的机关陷阱,心中真有了个猜测,蒙天曾聊起江湖上有三大特立独行的奇人,其中有一个人称“诡道匠师”的符鬼,和眼前这人的特征十分相似。

    听到这句话,那人绑绳子的手稍稍停了停。

    “咦?你小子年纪轻轻,竟然听过我的大名?”

    “那是当然,前辈您威名远扬,三岁孩童都能说出几句。”

    “哼哼,那你倒是说说,他们都说我什么?”

    “小儿说的话做不得数,他们说的我很不认同,何必要讲出来。”

    “哼,你被我擒了,心有怨念,他们所说你自然是不认同,别废话!快快讲来!”

    说罢,还不经意露出了一丝期待的神色,显是很好奇自己的名声如何。

    “您老先松开手,我讲就是……”

    “说!”

    “这可是你让我说的……如果听了不高兴,可别怪我。”

    “快说!只要说的属实,老夫自然不会怪你。”

    “咳咳,那我可说了……他们说你歪门邪道,武功低劣,人品猥琐,贪慕虚荣,唯利是图,见钱眼开,胆小如鼠……”

    “大胆!”

    “你信不信我一刀杀了你!”

    “符前辈,您别气我啊,我说了,他们的话我是很不认同的……”

    那符鬼铁青着脸,显然几句评语几乎都搓到了他的痛处。

    “哼,让你小子多活一会,待我将你交给了火莲派,到时候有你好受的!”

    说罢,双手又开始忙活了起来,极为熟练的用绳子绕着铁风缠了好几圈,任铁风如何大声叫嚷手都半点不停歇。

    “符前辈,小心身后!”

    符鬼闻声猛地撤步回头,只见身后空空如也,连个鸟毛都没有半点,瞬间知道自己被诈了,转过头来,满脸不善的瞧着铁风。

    “嘿嘿,符前辈,您一把年纪了,别老动气,刚刚就是和你开个玩笑,缓和一下尴尬的气氛。”

    “我一把年纪,但老子还能活很久,你年纪轻轻,恐怕这小命未必能挺到明天!”

    说罢,符鬼双手再次忙活起来,麻绳飞舞的更快了。

    “符前辈!你身后有只大虫!”

    虽说心中猜测这小子多半是在声情并茂的忽悠自己,但长久以来的谨慎性格让他还是微微侧了侧头,身后依旧空空如也。

    一个招数中两次,使得符鬼心中的不爽上升到了一个极高的程度。

    若不是眼前这小子能换钱,恐怕早就给他了结了性命。

    双手飞速编织的同时,暗暗决心,再也不会相信这小子的鬼话了。

    ……

    “符前辈!你真的危险了!”

    “少他妈废话,当老子是傻……”

    话音还未落,符鬼便感觉后颈一痛,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没错,就当你是傻缺!”

    铁风踢开了趴在自己大腿上的家伙,抬起头,看到了一副精致美丽的面孔,讪讪的说道:

    “柳儿,亏得你来的及时,要不我要被这蠢家伙绑走了……”

    陆星柳瞧着那浑身密密麻麻的伤口,本来打定的要好好收拾铁风一顿的主意也消去了大半,嗔怒的剐了他一眼,心中暗想:这臭小子是不是煞星转世?怎么每次都能把自己弄得半死不活的。

    上前几步,狠狠的在铁风腰间拧了一下,听得那大声的哀嚎,冷峻的俏脸才稍稍的缓和了些。

    拾起掉落一旁的长剑,却发现铁风身上那看似普通的麻绳竟然极为坚韧,长剑割了半晌,只割掉了些许麻穗,铁风瞧着这一幕也暗暗惊奇,没想到这天下竟然真的有不怕刀劈斧砍的材料。

    瞧着那俏脸上微微泛起的汗渍,还有那距离自己不远的两处坚挺,铁风顿时旖念又起,强行驱出脑海当中不太干净的念头,咽了咽口水,道:

    “柳儿,咳咳,要不你还是把那家伙弄醒,这玩意恐怕只能让他来才能解得开。”

    陆星柳站起身来,也知此话不错,这绳子的扣法十分复杂,剑又割不开,恐怕真的解铃还须系铃人了。

    封了那符鬼的穴道,“啪啪”两巴掌就抽了上去,那符鬼也在这剧痛之下悠悠醒转,铁风瞧见了这残暴的一幕,甚至有些暗为那姓符的可怜,同样也有些为自己的满身伤势感到一丝庆幸:若非我此刻重伤,恐怕这两巴掌就要落在我身上了……

    “大胆妖女!你可知老夫是何人,竟敢如此对我!”

    铁风听了那符鬼醒来后的开场白,不禁为他捏了一把冷汗,同时也对他的硬气高看了几分。

    但无论铁风如何高看,那符鬼依旧避不开更加凌厉且响亮的两个巴掌。

    “啪啪!”

    随着两个鲜红的巴掌印在那张脸上浮现,符鬼瞬间改了口:

    “女侠饶命!误会!都是误会!小的只是出来赚些钱养家糊口,恰巧您的如意郎君踏入此地,绝无半点加害的意思啊!”

    铁风瞧见这识时务程度令人发指的家伙,不禁暗叹:果然盛名无虚,前期我还是高估了他的。

    “甚么如意郎君?”

    陆星柳话音刚落,便想到了这“如意郎君”之所指,俏脸一红,玉手抬起,又是两个巴掌不客气的招呼上去。

    “说!这绳子怎么解。”

    符鬼闻言,微微转了转眼珠子,道:

    “咳咳,这个千丝万麻绳刀劈不坏,斧斩不断,我编织的五分连锁绕更是复杂无匹,恐怕只有把我穴道解了,这绳子才有法子解开啊……”

    说罢,又端起了一副高人的样子,若非铁风先前见到他的变脸速度,恐怕真要信了他的。

    “啪啪!”

    “我再问你一遍,怎么解?!”

    “遇水自解!”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