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星柳捧了些水回来,浇了上去,果真如那人所说,绑的严严实实的粗麻绳子沾了水立刻就变得弹性极好,没费多大力气就把铁风从那乱七八糟的缠绕中解了出来。

    脱困之后,铁风虽说依旧起不来身,却不妨碍脸上摆出一副故作奸恶的表情。

    “符大爷,你临走之前还有什么话说没有?”

    “你不是叫我符前辈……”

    “怎地?!符大爷这个称谓不适合你是不?”

    铁风眯缝着双眼,虽说和扮相比被封住穴道的符鬼还要凄惨些,但毕竟比符鬼多了个极为得力的帮手。

    而且是下手极不留情的俏丽帮手。

    “乐意,乐意,符大爷好,符大爷挺适合我……”

    “不过我真的不是专门来对付你的,是因为你跑的太快,我没来得及拦住你……你这么一来,碰巧触动了树下的机关……”

    “然后你就碰巧想抓我回去,送到火莲派领赏,对不对?”

    “这个……这不开个玩笑,缓和一下尴尬的气氛么,呵呵,呵呵……”

    “呵呵你大爷!少跟小爷学台词,语气一点都不诚恳!”

    “我问你,你守在这本来想对付谁?”

    “这个……”

    符鬼扫视了一下虎视眈眈的两人,将到嘴边的“可不能说”四个字生生咽了下去,噎得半晌说不出话来。

    “……想对付那边那人的弟弟,重剑门的大长老卓万仞。”

    “那老家伙是被你杀的?”铁风朝着不远处卓万钧尸体方向怒了努嘴,问道。

    “那是当然!你们别看那家伙武功不差,只要老夫想动手,这全天下恐怕没几个能逃脱得了!”

    那符鬼似乎对自己的战绩十分满意,脸上露出了毫不掩饰的骄傲神色。

    “老夫你大爷!天下你二大爷!我问你话你就答话,谁让你插空吹牛皮了?!”

    “柳儿,接着打!”

    “啪啪!”

    陆星柳倒是打的挺顺手,经了这么几下,那张本就不怎么英俊的脸孔已经高高肿起,又因为疼痛抽成了一个百褶包子,心中早就后悔的不行,暗骂自己为何要忍不住这般嘴贱。

    “我问你,你可是和这两个姓卓的有仇?”

    “没仇,老夫……我平日里为人和善,从不与人结怨。”

    符鬼这回是彻底服了软。

    “那你干嘛没事闲的要杀了他们?”

    “呃,这个嘛~有人出大价钱买他们的项上人头,我这不也是为了生活嘛……”

    “是谁要他们小命?”

    听到这个问题,符鬼脸上露出了一丝为难的神色。

    “是……是谁我真的不知道,他是蒙着面来的,有一天那人闯入我的大石龙行绕中,毫发无损的找到了我,二话不说就丢了一大袋银子,告诉我想要这两个姓卓的人头,而他们两个会从这里路过……”

    “甚么‘大石龙行绕’?那是什么东西?”

    “那是老夫……是在下得意之作,是一种八门困阵,暗合天地五行!就算真龙来了也得乖乖的绕道而行!”

    “能不能不吹了?!真龙来了都绕道走?照你这么说,来找你那人比真龙还厉害些?!”

    “这个……这个我也不知,那人确实很强,比这姓卓的强多了……”

    “那么一个高手,自己不动手,然后找你来出手,骗鬼呢?!”

    “柳儿,再打!”

    “等……等等等!”

    “这……少侠,这我真的不清楚了,你看我这脸肿的……人家又不是我亲爹亲娘,我要是知道的话也犯不着瞒着不说啊是不……”

    铁风又恶狠狠的威胁了一番,觉得以眼前这家伙那怕死怕疼的性子,恐怕的确没有什么撒谎的勇气了。

    本来只是出于好奇随便问几句,但这匪夷所思的答案,却激的铁风好奇心更重了。

    虽说眼前这人甚是没有骨气,但这一手奇门机关功夫倒真的不是盖的,要不然也不会把堂堂一代掌门说杀就杀了,想来那‘大石龙行绕’也是个不弱的东西,有人能轻轻松松闯进去,却委托他来杀人,这其中恐怕少不得一些见不得人的阴谋。

    与陆星柳商议了一番,决定干脆将他放在此处听天由命,是死是活全凭他自己造化。

    让陆星柳又给它加了一道五花大绑,铁风便在少女的搀扶下一瘸一拐的离开了。

    行了小半里路,此处草木稍稍繁盛了些,却也变得比先前更冷清了些,半个人影也见不到,铁风脚下愈发沉重,每走一步都艰难异常,浑身依旧剧痛无比,豆大的汗珠从脸上吧嗒吧嗒的落了下来。

    陆星柳也发觉了他的吃力,找到一颗粗干老树下,扶着他坐了下来,怀中掏出一个馨香的手帕,玉手轻轻的擦拭铁风脸上的血汗与泥污,却发现入手之处滚烫,瞧着那苍白的脸色,不由得心下一紧。

    “你……你怎么样?”

    铁风叹了口气,露出一副十分悲戚的神色:

    “不好,内脏破损,恐怕这次要不成了……”

    “你别吓我!要不我……我背着你,我们快点赶到荒都!”瞧着这一幕,陆星柳满脸焦急,伸手就欲将他负起。

    “不成不成……”

    铁风拦下了那双精致的玉手。

    “我这身子可能受不住路上颠簸了……柳儿,我这死之前还有个愿望……”

    “别乱说……!”

    陆星柳嗔望了一眼,瞧着那虚弱的面孔,语气瞬间软了下来。

    “你……你有什么愿望?”

    铁风摆出了一副痛苦的表情,小心的吸了一口气,又缓缓的吐了出来。

    “恩……你再让我像刚刚那样,捏一捏,留下最后的美好回忆……”

    “什……什么?!”

    “你……!”

    陆星柳听了这句话,先是一阵不可思议,而后满脸羞愤,潜意识的抬手便要抽出一巴掌,扇到半空却被自己强行克制住了,呆立了半晌。

    无怪陆星柳反应剧烈,任哪个少女听到了这种要求,恐怕都要一个大嘴巴抽上去了。

    瞧着那越来越虚弱的少年,内心陷入了深深的挣扎,粉拳紧握,俏脸上仿佛被洒上了酒红色的墨水。

    “他……他对我还是很好的,可是……可是……这怎么能行。”

    “如果他真的死了,那我……”

    过了好一阵,似乎下了极大的决心,皓齿紧咬,俏目半闭,娇躯呈现了一个极为诱人的曲线,缓缓朝着铁风方向挪了一步,两步,少女的馨香已经让铁风感觉到一阵飘飘然。

    正待两人相距不足半尺的时候,却被一阵贱意十足的笑声打断了。

    “哈哈,你……你还真信了!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