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风躺在宽大柔软的床上,目送一个胡子花白的大夫摇头晃脑的离去,忆起先前那老头欲言又止的神情,不禁觉得暗暗好笑。

    铁风确实伤的不轻,但他自己却能感觉到,体内伤势再以一个极为恐怖的速度恢复着,只要时间够,恐怕再重的伤势都能恢复的过来。

    但那大夫显然不知。

    他也不明白为何会这样,似乎先前和炎长老拼杀的次也是一样,只不过那次伤势并没有这么重,因此也没有太明显的察觉。

    陆星柳将铁风带回后简单安置一番,便急急忙忙的出去寻大夫,先前那胡大夫便是众位名医中的一位。

    荒都近日人多,伤病的更多,这大夫出诊的费用也是跟着水涨船高,一般门派想请个名医上门问诊还真就不容易,但铁陆二人此刻银子倒是半点不愁,从那符鬼身上随手一翻就是几千两银票,虽说在荒都这经济中心算不得土豪,但好歹也是成了富裕人士。

    那胡姓老者走到门口,转头给予铁风一个“你尽可安心养伤”的笑容,然后小心翼翼的把门关好,轻手轻脚的朝着边上走了几步,这才小声说道:

    “姑娘,有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陆星柳点了点头:

    “胡大夫您请说。”

    “唉~”

    胡大夫先是叹了口气。

    “这位小兄弟此番受伤极重,肺腑破碎,经脉枯竭……依老夫来看,不如干脆给他买点好吃的,问问他有什么愿望,能满足的尽量满足吧……”

    听到愿望两个字,陆星柳脸色瞬间黑了不少。

    铁风先前那不正经的调侃,自己竟然还当真一般的认真思考半晌,一想到这里,羞涩和愤慨一干复杂的情绪便在心中涌现。

    而铁风在房门的另一边听到了这番对话倒是淡定得很,直愣愣的盯着天花板,微微向上挪了挪身子。

    毕竟今天已经第五个大夫这样说了,开始还在心里骂两句庸医,后来想想也算了,人家庸医不庸医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劳烦大夫了。”

    盈盈一拜,送别了这最后一个能请到的名医,陆星柳推门走了进来,看着那床上那双眼紧闭的铁风,一时间也不知做些什么好,索性上前两步,坐到了床畔。

    虽然请来这些大夫都说铁风是要不行了,自己却总有种感觉,似乎他现在比先前在十里坡时要好了一些。

    但毕竟无凭无据,况且五个名声响亮的大夫异口同声的说他没救了,这般情形却是让人有些放不下心。

    散开乌黑长直的秀发,玉手娴熟的用一把青玉簪子将散开的发丝在后面别成个精致的发髻,娇躯伸展间白净的衣衫将那饱满的身体勾勒出一个极为诱人的曲线。

    而传来的阵阵馨香气息似乎也触动到了正在闭目装晕的铁风,右眼悄悄的迷了一条缝,贪婪的享受着这难得的眼福。

    “恩?”

    陆星柳似有所感,转过头,却瞧见铁风依旧双眼紧闭,纤细白净的手背贴上了铁风的脑门,发现那滚烫的温度似乎降下来了不少。

    收手之后,沉思了一阵,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起身打开了一旁的行囊,掏出来一本书,又坐了回来。

    安静了好一阵子。

    当铁风再眯缝眼时,却吃了好大一惊。

    只见那玉手中拿的书,牛皮封面写了三个大字:杂学二。

    类似的书铁风曾经见过一本,是当时去仙音镇上求医时墨神医拿出来的“杂学三”,传自十里禁那白发女人,那是一本匪夷所思的医书,据墨神医所说,其中内伤外伤诸多医治手段均有记载。

    可这杂学二又是哪里来的?上面记载了什么?又怎么会在这里?

    恰巧名字相同?

    铁风琢磨了好半天,也半点没有头绪,正犹豫时却听见一声轻叹,陆星柳又把那书收了回去,自言自语似的呢喃道:

    “这其中记载的医术看起来高深莫名,也不知真假,况且多是修神之术,却无内外伤医治之法,这身子都不行了,精神再好又有何用……”

    铁风终究还是没有开口。

    ……

    天色渐晚,陆星柳给铁风“叫醒”,取来了些许粥食,吹凉之后伺候他服下,又轻声轻语的嘱咐了几句,这才一步三回头的回了房间。

    待房门关上后,铁风瞬间就换了副神色。

    长长舒了一口气,病恹恹的眼神顿时消失不见,鼻间的褶皱也奇迹般的平了下来,更神奇的是,一个使力,竟然坐了起来!

    颇有种垂死病中惊坐起的意思。

    只有铁风自己知道,自己不仅没垂死,而且还好得很,虽然依旧全身疼痛不止,但基本上都是外伤了。

    他甚至有一种感觉,那破损的内脏经脉重新恢复后变得更坚韧了些,这使得铁风不由得有些怀疑人生——难道我是传说中的天生欠打之体?

    我这要多重伤几回,岂不是天下无敌了?

    但这想法也只是想想,铁风可不想再享受那种被炸飞的感觉。

    “唉~”

    “这恢复的太快也不好办……明天柳儿一来,发现我竟然好了大半,这可如何解释……这小妮子现在敏感的很,没准会以为我是装病为了占便宜~”

    “我是那样的人么?!”

    自顾自念叨了几句,又叹了口气。

    “唉~”

    “我说我躺着躺着就好了?”

    “不管她信不信,我自己是不信的……”

    “奈何这就是事实。”

    “唉~”

    随着第三声叹气落下,房门毫无预兆的被打了开。

    铁风惊异的瞪着眼睛,恰好迎上一对美丽且灵性十足的大眼睛。

    正是去而复返的陆星柳。

    很尴尬。

    刚刚回房之后,陆星柳想着铁风的伤势,依旧很不放心,索性咬咬牙,将铺盖一起带了过来,打算铺在地上过一夜,以免铁风伤势出现什么变化。

    却不想刚一开门,却发现这家伙竟然坐了起来,而且那表情怎么看都不像很虚弱的样子。

    “你——怎么坐起来的?”

    铁风嘴角抖了抖,万万没料到会发生如此尴尬的情形,不住的腹诽:我——!当时不是你说的进别人房间要敲门,怎地你现在就直接闯进来了?!

    不过这话也却万万不敢此刻说出口,稍稍收敛了一下那神动色飞的神情,硬着头皮说道:

    “恩……风大,吹的。”

    陆星柳柳眉微蹙,瞧了瞧那扣得极为严实的窗户。

    “你说……什么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