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能……你不要脸!”

    陆星柳收回了手臂,柳眉倒蹙,如发怒的母豹,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瞪着铁风,粉拳紧握,万万没想到眼前的少年竟然会说出如此轻薄的言语。(书屋 shu05.com)

    什么叫“你要是需要?!”

    这话说的简直令人发指!

    铁风突然间被这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也是心里也是不服,不禁脱口而出道:

    “不就教一招剑法么?!教一招剑法不行师徒之礼有什么不对?怎么就不要脸了?!”

    空气瞬间安静了片刻。

    “……你说的‘那个’是指教一招剑法?而你说的名分是师徒之分?”

    “对啊,不然呢?还能是什么?”

    陆星柳高耸的胸脯依然起伏不定,脸上的表情却变得丰富异常起来,仿佛一只激动的变色龙,一瞬间换了好几种颜色。

    最后却以浓浓的羞红告终。

    “什么什么?什么什么什么?什么什么?!没什么!”

    铁风瞧着那掩面跑出的曼妙背影,一时间觉得有些摸不着头脑,喃喃的念叨:“这是什么情况?”

    “感觉她最近好像神经兮兮的……”

    琢磨了一阵,眼神扫过屋中的种种摆设,虽是夜晚,床铺却铺的整整齐齐,捡起地上刚刚被自己抛下的长剑,挂在了墙上的包裹中,转过头,发现一张宣纸被风吹来,安静的躺在了自己的脚边。

    那宣纸纸质白皙,不着一笔,仿佛轻薄洁净的纱衣。

    捡起后,将它放回了案子上,用一旁的石墨盘压在了宣纸一角,却嗅到墨盘中的墨臭,显然是研好了没多久的。

    铁风苦笑着摇了摇头,不是很能理解这种大晚上不睡觉起来写字的文艺行为。

    刚回身打开房门,却见到一个白色的身影直接冲来,那身影焦急、惶恐、有些手足无措。

    他已经来不及刹住脚步,也来不及闪躲,直接和那只失惊的兔子撞到了一起。

    那娇躯猛然颤了颤,似乎想要挣脱,挣脱这明明不紧的拥抱,玉手却仿佛不由自主的黏上了那结实的胸膛,指尖微陷,仿佛在述说着内心的挣扎。

    但那玲珑的身影最终还是平静了下来,像是认命,也像是坦诚,沉默了不过数秒,却似乎天地静寂,一眼数年。

    她哭了。

    铁风搂着怀中的柔软娇躯,一时间竟有些手足无措,也不知道陆星柳最近怎么了,行事竟然时常大为出人意料。

    “看什么看,这是在练武功懂不懂?!”

    铁风对着因这阵声响来看热闹的住客斥骂了两声,随手就带上了房门。

    正准备说些什么,却感觉胸口一阵湿润,怀中娇躯微微耸动,不时还发出些啜泣声来。

    哭了?

    “柳儿……?”

    “铁风。”陆星柳抬起头,一对玲珑的大眼睛有些发红,那俏脸上却是一副认真的神色。

    “在你心中……我是你的什么人?”

    那轻盈且带着一丝嘶哑的声音,仿佛触动铁风心中最柔软的所在。

    脸庞那几粒晶莹的水花使得铁风心疼不已,也不知她出门这短短一刻钟时间小脑瓜里到底都想了什么,才能情绪变化的如此迅速。

    瞧着那天仙般的面孔,嗅着那不由自主偷钻进来的淡淡馨香气息,一时间有些神迷。

    “很重要的人。”

    “恩……?”

    铁风无法看出那眼波流转、似嗔似怒的表情是代表什么含义,但却能听出这淡淡的一声中蕴含着淡淡的失落。

    搂着怀中的娇躯,铁风一时间心绪飘飞,从心底涌现了一股从未体会的感觉,怜惜,爱护,欢喜,紧张,各种复杂的情绪揉成一团,让他半晌也挪不开眼。

    定了定神,又坚定的说道:

    “最重要的人!”

    陆星柳笑得很美。

    铁风看得痴了,轻轻揉了揉怀中的小脑袋,用那本不属于这个年纪的粗糙手掌抚了抚那乌黑柔顺的秀发。

    仿佛整个世界都停止了。

    不对。

    有些不对……

    好像真的停止了。

    有那么一瞬间,铁风仿佛透过了房门,看到了外面三五人结伴大醉而归,又透过了客栈厚实的墙壁,瞧见了夜晚荒都的零星灯火,和白天的熙熙攘攘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甚至透过了荒都,看见了山川大河,看穿了那月前缭绕的云海。

    低下头,甚至看见了……自己。

    蓦地涌上了一股恐惧,背后一阵寒意,狠狠的甩了甩头,瞧见眼前那张带着些许疑惑的娇俏脸庞,这才安下心来。

    幻觉?

    “怎么了?”

    “没什么,可能是你太美了,瞧得我有点恍惚~”

    “啐!”陆星柳脑袋压的低低的,脸上擒了一抹娇羞,明媚无比。

    “我们坐在那边,你陪我说说话好么。”

    两人坐到床边,陆星柳脑袋压的更低了,铁风却还在因刚刚的一幕有些心神不定,那种仿佛身体腾空而起的感觉实在太过真实。

    各怀心事,都是一言不发。

    “你……”“你……”

    沉默了半晌,两人恰巧同时开了口,发觉这一幕,相顾一笑。

    “你先说吧。”铁风又道。

    陆星柳摇了摇头,淡淡的笑了笑,歪着头,斜靠在了铁风肩头,似乎很珍惜这一刻。

    “……也没什么。”

    微风踩着月光,从破损的窗口悄悄潜入,拨弄的几盏昏黄的烛光跳起了热烈的舞蹈。

    又是一阵旖旎的沉寂,窗外半月似乎也不甘寂寞的挪了挪,洒下一片幽冷,斜照着这座沧桑感十足的巨城。

    “你为什么待我这么好……?”

    “……不知道。”

    陆星柳双眼直直的盯着那桌角的烛灯,过了好一会儿,才又问道:

    “如果有一天,我做了让你很不开心的事情,甚至杀了无辜的人……你会怎么对我?”

    铁风微微转过头,嘴唇几乎贴上了那粉白的额头,宠溺地说道:

    “别胡思乱想了~我还不知道你,闻到血腥气都要躲得远远的,胆小的很,哪里会主动去杀别人~就算杀了,那肯定也是那人惹着你不高兴了,该杀!”

    “那……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不是别人惹着我,而是我主动的给人家杀了,那……你会怎么想?”

    “那可就要狠狠的惩罚你了!”铁风摆出一副认真思考的神色。

    “恩……那就打你屁股喽!”

    说罢,轻轻的一把将陆星柳推到在床,右手高高抬起,作势要朝着那娇臀拍上去。

    虽然心知他是在玩笑,但这般举动还是使得陆星柳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尖叫,周遭有一些耳功强悍的高人隐隐听见了这声尖锐的叫声,不由得摇头晃脑,带着一抹羡慕的神情感叹道:

    “唉,年轻人花样就是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