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你听说了没有,火莲派这回可栽了个大跟头,却连屁都不敢放一下!”

    “出了什么事?且说来听听?”

    “我跟你说啊,你可别和外人说是我讲的,据说火莲派那天鼻长老被人卸了一支右臂,那情形~啧啧啧,惨不忍睹啊!”

    荒都的一处酒馆内,脸色绯红的两个汉子坐在一楼的窗边,一个腰间佩着把精钢刀,肌肉四肢粗壮有力,乍一看就是个练家子。(书=-屋*0小-}说-+网)

    另一个嗓门粗大,一只宽大的手掌托着酒坛子不住的斟酒,另一只手在半空中比比划划,显是极为兴奋。

    旁人听在耳里不禁觉得暗自好笑,一来呢,众所周知,火莲派有“森渺岑炎”四大长老,却绝没有“天鼻长老”这么一号人物。

    二来呢,这用一种在酒楼门口路过都能听得清清楚楚的大嗓门来喊“你可别跟外人说”,怎么听都有些滑稽,恐怕经你这么一嗓子下去,满世界都知道了,倒也真不必再跟外人说了。

    “天鼻长老……?没听说有这么一号人物啊?”对坐佩刀的汉子答道,也道出了周围看客的心声。

    “哈哈,兄弟你这就寡闻了不是,那火莲派有一姓……恩,我先不说是谁,总之那,那位老鬼整日霸道蛮横,行事肆无忌惮,拿谁都不放在眼里,鼻孔几乎要长到了天上去,江湖上的朋友因此给他赐了个更好听的名字,叫做‘天鼻长老’。”

    “噢~?哈哈,这名字起得有趣,却不知是谁!不过那火莲派行事霸道,安谁的头上倒也都不算过分!”

    那两个汉子相顾大笑一声,杯盏对撞,猛饮了一大口酒,周遭人也都跟着悄悄竖起了耳朵,都被这‘天鼻长老’的秘闻吸引去了注意。

    “哎,你刚刚说什么被卸去了一臂,这是真是假?”

    “是也,且不急。”

    那大嗓门汉子摆了摆手,中气十足地叫道:

    “小二,再上两坛酒来!”

    “要最烈的,能辣死人的那种!”

    那小二倒也麻利,没过一会便晃晃悠悠的抱了两大坛子棕底红纸的酒坛来,放下酒坛,还极为机灵的端上来了两盘小菜,他知道,安稳住这两位仿佛免费说书客的爷,酒馆今天生意就差不了了。

    毕竟这天下最不缺的就是好事者。

    “客官慢用!”

    随着酒香散开,那汉子润了喉咙,借着朦胧的醉意,讲的更欢了。

    “这事儿啊,说起来还是个秘闻,也是我山下的兄弟给我讲的,他说啊,有一天,也就半个月前吧~就在这荒都外,我那兄弟瞧见了一个仓皇奔走的老者,他当时见那老者面色狰狞,浑身血污宛若恶鬼,倒是吓得一时不敢上前,就猫在一旁草丛,那怂包样我想着就来气,这要是当时是老子我在那,抬手就上去“啪啪”就是两个巴掌……”

    “咳咳,大壮兄,且不忙着说你……先说正题!”

    “噢……!”

    那大嗓门汉子举杯饮了一杯,烈酒下肚,神动色飞的又开始讲道:

    “等那老者离近,我那兄弟一看,只见那老家伙右臂空落落的,连着袖子被人一刀给斩没啦,想来断的还不久,血洒了一地,瞧见了那老家伙的侧脸,他差点惊叫的喊了出来!”

    “好在那老鬼仿佛丢了魂儿似的,踉踉跄跄竟然也没发现有人在他旁边,多半是被吓破了胆了,来来来,老弟,你脑子好,见识广,那便猜猜这‘天鼻长老’是哪位?”

    “若是猜对了,这顿酒我就请了!”

    “恩~我想想……”

    那持刀汉子摸了摸下巴上的点点胡渣,说道:

    “既然你说是‘老家伙’,那便不会是正值壮年的森长老,而渺长老传言武功出神入化,登峰造极,是火莲派的顶梁柱,想来也不会有谁能不声不响废去了他的胳膊,只剩那炎岑二位,他们两人一个高调暴躁,一个低调阴险……若是以‘天鼻长老’这个称号来看,那显然是要更像是那姓炎的。”

    “哈哈,老弟果然聪慧过人那!这顿酒哥哥我认了,喝!”

    众人听到这“姓炎的”三个字后,显然兴趣更浓了,也不知那莽汉子说的是真是假,不过以火莲派最近的低调行事来看,或许他们真的吃了什么大亏。

    虽说近日荒都死了数位掌门,但很多人都猜测此事和行事无端的火莲派有关,但若说火莲派也遭了殃,那这事情恐怕就另有看头了。

    那佩刀汉子放下酒杯,抹了一把嘴角,再次问道:

    “大壮兄,话说回来,那‘天鼻长老’是被何人所伤?那老家伙虽说行事霸道,但再怎么说也是个江湖上响当当的好手啊。”

    “这个……咳咳,或许是哪个隐居的老前辈对他行事瞧不上眼,一时兴起就废了他一个招子……哎!管他呢,反正现在那‘天鼻长老’是死是活的都不知道了,又何必在意是谁出的手,喝酒!”

    “唉,也是,不管怎么说,这火莲派遭了报应,当真是让人心大快啊……”

    说罢,那佩刀汉子又端起了酒杯,酒杯举到半空中,却突然如同被施了定身法一般,呆住不动了。

    “老弟,你这是什么表情,莫非又犯了旧疾?”

    那佩刀汉子闻言喉头动了动,最后发出了两声骺骺声,而后就瞬间耷下了脑袋。

    随着那手中酒杯落下,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众人脸上不约而同的都换了一抹极为惊骇的神情,只见一只苍老的手臂伴着滚烫的鲜血,从那佩刀男子胸口透出,毫无阻碍的穿透了骨肉与衣裳,手心握着一个黏糊糊的红色物事还在不住的收缩跳动。

    定睛一看,那竟是一个心脏。

    随着那佩刀汉子的尸体倒下,周遭众人才回归神来,几乎都要被这残暴的一幕吓破了胆,骨头硬些的刚想义正言辞的斥责两句,见了那苍老的凶煞面孔也瞬间咽下了那吐到嘴边的话语,并为自己的机灵好一阵庆幸。

    “炎……炎炎炎炎长老……”

    那大嗓门汉子瞧见这一幕,本想站起,刚站一半,上身被一阵凌厉的掌风盖过,脚下一软又栽了回去,拄着椅子背不由自主的向后挪去,椅腿和地面蹭的发出了几声滋滋的刺耳响声。

    “今天这里的人,谁也不准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