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遭的众人皆是面面相觑,碍于那老者的凶名和眼前这血腥场面,一时间倒是真的有些犹豫不决,饶是心中已生了一万只脚,这腿下的两只却是迈不动半步。(书^屋*小}说+网)

    那大嗓门的汉子瞧了这一幕,酒劲瞬间醒了七八分。

    “难道……难道你敢在此行凶……!”

    原本色厉内荏的一句话,却被一阵仿佛要噬人的冷冽眼神顶了回来,随之而来散出的尿骚味更是把最后一点的气势洗刷的干干净净。

    炎长老穿着宽大的深灰色袍子,乍一看倒是和常人无异,若仔细看去还是不难发现,右臂处有些空荡,整个人也变得比前些日子要狰狞了许多。

    传言并没错,那日被人断了一臂是他一生最大的屈辱,偏偏那断了自己手臂的人又让他完全不敢违抗,无论是因为势力,还是因为实力。

    换做平日里,炎长老自重身份也许还不会与这些无名小卒动怒,但今日只怪这无名小卒出门没看黄历,恰巧触了霉头,正兴致冲冲的传扬人家丑事,却被气头上的正主撞见了,也不怪人家要你性命。

    炎长老脸上青筋凸起,仿佛要把这些日子以来的怒火统统发泄到眼前这些个可恶的家伙身上,左臂一抖,甩掉了沾染上的些许血渍,一脚踢上了眼前的木桌,那木桌还不待出窗便燃成了火球,落地之时已经成了一摊漆黑的焦炭,惊得不明情况的路人纷纷逃离。

    瞧到这一手匪夷所思的功夫,众人心里一紧,将那刚刚涌起的一丝反抗之意再次压了下去。

    碗碟碎了一地,烈酒洒了那男子满身,顺着头发流到口鼻,用从下巴淌到胸口,在他不住的颤抖之下倒是被震的十分均匀。

    那大嗓门汉子此刻仿佛一个进了虎口的幼兔,早已提不起半点挣扎的胆子。

    况且就算提得起,那也于事无补。

    一个小小的火苗从炎长老手心猛然窜出,直接朝着门口飞去,门口又两名吓破了胆踉跄逃走的年轻女子,还丝毫没意识到死亡的降临。

    那火焰虽小,却没人怀疑其中的威力。

    当然,也来不及怀疑。

    眨眼间火焰就窜到了那两名女子的身后,众人几乎都预料到了接下来的残忍一幕。

    辣手摧花,在火莲派的眼中原本平常,更何况这被怒火冲破了头的炎长老。

    当那火苗距离两人不足三寸的时候,却只听“噗”的一声,被一道不甚醒目的剑气给冲散了。

    那两位年轻女子这时才因为身后的热度回了头,却未发现有什么异常,也并不知道自己已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

    瞧见众人都在惊异的望着自己,更是不解何意,两人慌慌张张的对视了一眼,转身便欲离开这是非之地,却险些和从一旁走进门的一男一女两人撞了个满怀。

    “两位妹妹,走路要小心那,出门在外不看路,撞到坏人就不好了~!”

    铁风一边回味着刚刚那一闪而逝的软弹,一边作苦口婆心状劝阻道。

    这从外往里进的两人,正是被这阵吵闹声吸引来的铁风与陆星柳。

    众人瞧见了这一幕,老成些的还在琢磨刚刚那火焰是如何消失的;义气些的忙施眼色,劝阻两人不要淌这摊浑水;但更多的是幸灾乐祸的等着这两人踏入,仿佛多几个人陪葬他就能死的更体面些。

    拨开了那两名呆愣在原地的年轻女子,铁风便对上了炎长老那仿佛被人杀了老娘的眼神。

    铁风并没有听到先前的对话,瞧着那断臂,不知道这老者身上到底发生了何事,也不解为何那老者看向自己的眼神中会带着那般深恶痛绝的仇恨。

    貌似也就和他打了一架而已,互有胜负,不至于如此吧?

    陆星柳瞧见这一幕,也是手扶剑柄,随时准备应对那老者的突然发难。

    空气似乎都凝滞了起来。

    一人在这莫名的气氛下不禁身子一抖,碰翻掉了一口海碗,轱辘辘的在地上左右扭动。

    那人脸上露出了极为局促不安的表情,只觉那沉闷的声音仿佛极为漫长,紧绷着身躯,也不知该不该上前将那不消停的瓷碗给捡起来,或者扣下去。

    小心翼翼的看向众人,发现并没有人在意自己搞出的小插曲,这才放下心来。

    但这心安也并没有持续多久,随着大家的眼神望去,只见那炎长老脸上表情不知何时已变得十分狰狞,颤抖的左手缓缓抬起,仿佛在述说着内心的仇恨与挣扎。

    一种若有若无的隐晦波动在那沾染了鲜血的苍老手心缓缓聚集。

    瞧见这一幕,铁风也暗自警惕了几分,前些时候他便领教过那火婴莲华的威力,虽说只有一个火莲的话,自己有信心将其挡下,但却没什么信心能保住这周遭众人的安全。

    而那炎长老的疯魔面孔表明,他若动起手来,一定会毫不在意周遭人的死活。

    准确的说,他也许并不是不在乎,而是更希望这些人都死,而没有活。

    随着那手心的波动愈发强盛,众人的心也越提越高,有人已经嗅到了一丝毁灭的味道。

    没想到这断了一臂的炎长老,依旧强横如斯!

    就在那火莲即将凝成的时候,只听一声轻响,而后那原本应该凝结成恐怖火莲的上方飘出了一股淡白色的细烟。

    而那苍老的手掌也在所有人都不解的眼神中颤抖的收了回来。

    只是脸上神色却变得更狰狞了,仿佛两种念头在心中做着激烈的对抗,那对抗的余波已经扰的这位平日里不可一世的老者变得几近癫狂。

    “铁-风。”

    一道寒冷的声音从炎长老的牙缝中挤了出来,任谁听了都能感觉到那声音中所蕴藏的深深仇恨。

    却是不知是何等的压力,能使得这名冲动的老者,强行压制住了出手的欲望。

    “终究有一天……”

    话说一半,众人便感觉一阵炽热的高温涌现,潜意识的侧身掩面躲闪,再睁开眼时,只见那原来炎长老立足之处已经出现了两个数寸深的焦黑脚印,而那脚印的本尊却早已不知去处。

    整个事件的始作俑者——开始时那个气势汹汹的大嗓门汉子,更是在这般重重的压力下直接昏死了过去。

    铁风松开了剑柄,瞧着那仓皇离去的身影有些愕然,显然也没料到那冲动且暴怒的家伙竟然就这么走了?

    而且有点像是……逃走。

    “功练多了烧坏了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