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观礼宾客递贴的日子。

    据说有资格参加执法堂观剑大会的人并不多,只有江湖上有头有脸的大人物才能收到邀请。

    铁风站在那长长的队伍中,深深地感觉到他被这句话欺骗了。

    哪里不多?

    铁风侧伸着头向前看了看那条弯弯曲曲的人龙,无奈的叹了口气,又把头收了回来。

    “这竟然叫人不多?!”

    今年确实比往常要多了不少,一些平日里没什么存在感的小门小派也破天荒的收到了执法堂的请帖,许多掌门收到请帖时那心情激动的不行,恨不得把全门派的人都带来,好好的炫耀一番。

    小的们瞧见没,咱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

    但碍于场地原因,接贴处依旧还是那么不大的地方,正因如此,这才排起了长长的队伍。

    铁风之所以要来参加这个“观剑大会”,或者是之所以还留在荒都这个暗流涌动的地方,也是因为陆星柳先前说出的来参加执法者考核的真正原因。

    因为陆天南最后告诉她的一句话,也是让她万分震惊的一句话——加入执法堂,找到铁血峰。

    铁风听到这句话,也震惊了。

    他不知道这两者有什么关系,但隐隐约约感觉到,两者一定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关系。

    更不解的是为何陆天南和铁无发竟然都提到这神秘莫测的“铁血峰”。

    谁也找不到的铁血峰。

    也正因为不知道这些疑问,所以留了下来。

    ……

    “垂云荡何再圣,携弟子七人前来拜会。”

    登记处,一名炯炯有神的青衣男子礼数周全的递上了名帖,经过了三名执法堂护卫的审核,为首一白袍人还了一礼,递还给他一个银白色的令牌,手一摆,朗声道:

    “何掌门,请!”

    待何再圣几人走后,那负责接贴的白袍执法者略一愣神,只见一名其貌不扬的少年独自一人迎面走来,心中微微疑惑,却不知哪门哪派的竟独身一人前来观礼。

    只见那少年走近,摸了摸鼻子,似乎也发觉了自己的尴尬与凄凉,实在和人家大门派前簇后拥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犹豫了一番,还是在怀中翻淘出了一个有些皱巴的草纸,边迈着小步,边递了上去,而后面排队的人瞧了这少年竟然拿着破纸当请帖,不由得都嗤之以鼻,心里都是一般的想法:这哪来的野小子来这儿滥竽充数来了?

    玩呢……?

    “咳咳,我叫铁风,猎龙镇铁风……”

    那白袍执法者微皱着眉头接过那对折的皱巴巴纸张,打开之后那对死鱼眼瞬间一瞪,露出了一副极为不解的神色,身后人瞧到了这一幕,许多人直接戏谑的叫了起来。

    “哈哈小子,下次伪装也装像点,拿个破草纸过来当请帖,你当别人都是傻子那~!”“唉~这种少年我见多了,面审没过不甘心,就想着跟着大伙混进来,还是太年轻,太年轻啊~”“野小子该去哪去哪,别耽搁老子时间!”

    那少年正是铁风。

    铁风瞧着那白衣人复杂的表情,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说实话,他自己也没什么信心能靠着这个鬼东西走进去,心想着要是实在不行,只能一会花些银子贿赂些小门派,再想办法一起混进去了。

    过了一会,那白衣人问道:

    “少侠,请问一下,这个……是谁给你的?”

    铁风索性就厚起了脸皮,清了清嗓子实话实说道:

    “一个老乞丐,他说拿着这玩意就能进来。”

    此话一出,身旁一阵哄笑声,有的还飚出了几滴眼泪,仿佛听见了天下最好笑的笑话。

    确实,就算哪个德高望重的宿老持着这么一个破纸说是请帖,那背后都免不了要收获许多闲言碎语。

    更何况铁风这孤身少年。

    当大伙打赌这少年是被骂走还是被踹飞时,却惊异的瞧见令人吃惊的一幕。

    只见那白衣人点了点头,恭敬的施了一礼,而且说出了更让人惊掉眼珠子的几个字:

    “铁少侠,请进。”

    这还没完,随后的一个暗金色令牌更是让所有人下巴和眼珠子汇合到了一起……

    “暗……暗金令?!”

    有几个识货的江湖人瞧见了那略显暗淡的金色,惊呼道。

    暗金令代表着执法堂绝对的贵客,这种级别的贵客,排出已经死去的几位掌门,恐怕整个北荒也不过二三十个。

    ……

    “这令牌好像和他们先前的不一样呢……难道是金的?”

    铁风接过令牌咬了咬,确认那材料真的是真金所铸,露出了一副既惊讶又满意的表情,乐呵呵在一片呼嚎和不满声中潇洒远去。

    待他走后,那白衣人将纸条对折起来,收到一旁,深思半晌才去迎接下一位来客。

    他自然知道那纸条上写的“让他进来”的四个草草的大字到底有何含义。

    ……

    照着两名护卫所引,踏过一条长长的石板路,而后走进了一处高大异常,且看上去极为硬朗的建筑。

    “这里面就是比武场了吧?”

    “铁少侠,这不是比武场。”

    “那这是干嘛的?”

    “这是大比武场。”

    铁风僵硬的转过头,瞧了瞧那一脸认真的侍卫,很想给他一个巴掌。

    不过还是忍住了。

    迈进那宽大的黑铁门,两名白衣执法者查验了令牌,露出一抹惊异的神色,似乎也没想到这独身而来的少年竟然会手持暗金令。

    放行之后,一路前行,铁风也体会到了一些这暗金牌的好处。

    这比武场修建时候极早,和江湖上的抬高擂台不同,这里的比斗场地是在一处石板平地上,周围由着一圈高台围起来,那高高的看台,便是从外面看上去高大沧桑的建筑了。

    因为这场地的原因,看客们大多要坐到高台上去,俯瞰下方比斗,虽说视野还算清晰,但毕竟还是远了些,没有那种设身处地的感受。

    而台下比武场旁,只有寥寥数十个高背椅,将那比斗场围了半圈,而能坐到这里的,基本上都是持着暗金令的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

    铁风来时,人还不多,稍稍转悠了一阵,便随意找了个位置安坐了下来,饶是这般低调,依旧收获了不少惊异的眼神。

    还有一道伴着笑脸传来的声音。

    “哎呦呵!铁小兄弟,别来无恙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