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呦呵,好巧,好巧!”

    铁风瞧了眼那乐呵呵走来的中年男子,热情的回了个招呼。

    “那个……你是谁来着?”

    那来者一愕,而后哑然失笑。

    “我叫戚伤……铁兄弟还为我改了那布庄的门,怎地忘记了?”

    “哦~!对对对,你还帮我在那黑店付了银子的。”

    两人相顾一笑,又闲扯了几句。

    铁风心中倒是还警惕的很。

    要知道,当时认识此人的时候,自己可是还易了容的。

    眼前这中年是慈悲门商会之人,而且先前路上听人所说,能坐到这里都是地位不凡的人物,这等人物对自己毫无缘由的和颜悦色,甚至都有些巴结讨好的意思,要不就说明他尚有所图,要不就说明自己是他失散多年的亲儿子。

    不过看那身材面相,显然不会是后者。

    “戚大叔,这几日的食宿,小子多谢你的安排了。”铁风按照心中的猜测,试探性的道了句谢。

    “哈哈,不值一提,不值一提啊。”戚伤爽朗的笑了笑。

    瞧见这一幕,铁风眉毛挑了挑。

    这几日自己在荒都,几乎大一些的客栈饭庄、甚至各种衣铺药铺,见了自己都万分殷勤,这些铺子掌柜又不是傻子,能一句话让这些老狐狸们殷勤至此,看来这眼前中年人的能量当真不小。

    铁风犹豫了再三,还是直接问出了心中的问题。

    “小子一没钱,二没势,有句话说的好,咱们二人凭着什么相逢……”

    “萍水相逢。”

    “对,凭水相逢,凭水相逢你就对我这么热情,莫非你是我失散多年的爹?”

    “哈哈哈,小兄弟说笑了!”

    “你知道的,我是商人,这个商人嘛……不比那些自在逍遥的江湖人快意恩仇,咱们讲究一个和气生财,不得罪人,将那些大人物们都哄的高兴了,我这银子才能保得住呦~”

    “恩……那这‘哄大人物’和小子我有什么关系?”铁风还没自大到以为自己便是那戚伤口中的“大人物”。

    戚伤若有所指的说道:

    “老弟身上有个物事可不简单那~不过既然那人没跟你说,在下也不好多嘴喽。”

    说话间,几名身着暗红长袍的人从旁走过,铁风明显的感觉到,其中一人对自己涌现了浓浓的杀意。

    “火莲派的?”

    铁风眯了眯眼,没想到在这里还能遇到他们。

    “真是阴魂不散……”

    ……

    随着戚伤告辞,没过多一会儿这本就不大的地方便几乎坐满了,周遭还站了好多执法堂的侍卫,抬头看去,四周高台上人头攒动,座无虚席,有人开怀谈笑,如许久未见的老友,有的横眉冷对,互相射出欲杀之而后快的眼神。

    此处可谓是聚集了大半个北荒的势力核心了,这帮恩怨纠缠复杂的人聚集到一起,能这般和平,已经算是极为不易了。

    但令铁风惊异的是,倒是没瞧见东靑教的人,这堂堂北荒第一大教,这些日子倒是平淡的很,仿佛都凭空消失了一般。

    午时过后,失去了最初的新鲜劲,不少人都打起了哈欠。

    一位高大的黄袍中年从高台上纵身一跃,轻飘飘的落到了场地中央,落地之时半点声响都没有,迎来了好一片叫好声。

    “宋统领好轻功!”“漂亮!”

    而那道身影,却让所有人精神一震。

    这是正餐要开始了。

    那人正是执法堂荒都统领,宋远山,人称“八尺飞猿”,身材既高又壮,手掌是旁人两倍那么大,掌路威猛,偏偏轻功又是极佳,在武林中极有威望。

    宋远山行了个四方礼,台上瞬间安静了许多,而后朗声道:

    “多谢诸位英雄不辞劳苦,赏脸来此,在下宋远山,代表荒都执法堂先谢过大家了!”

    “今日我们比剑大会……”

    正当宋远山话说一半,却被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给打断了。

    “哼哼,既然知道我们是不辞劳苦赏脸而来,却还是以这般打发乞丐般的招待,这执法堂果然是横的紧那……”

    那声音夹着内力,使得每个字都清清晰晰的传到众人的耳中,各人面面相觑间竟发现听不出这声音的来源,似乎就在身旁,又似乎在很远的地方。

    这一声落下,瞬间空气就变得极静。

    虽然不少人都察觉到了最近荒都气氛的不凡,如此多互有恩怨的势力聚集,若非碍于荒都法规的压制,恐怕早就摆起架子大打出手了。

    但众人都没想到,这比剑大会还未开始,竟然会有人敢在执法堂的地盘上直接挑衅。

    “我执法堂若招待不周,在下也给诸位赔个不是,谁若有什么意见亦可当面提出,我执法堂邀请的也都是行事正大光明的英雄,却非藏头掩尾之辈。”

    宋远山朗声说道。

    这句话说的不卑不亢,声音浑厚,毕竟无需隐藏位置与声音,比先前那道多了许多正气,让人听的很舒服。

    “哼哼,宋统领话说的漂亮,但是未免虚伪了些,我们都知道,此处你们执法堂是爷,我们哪里敢跳出来提出什么不满,不光此处,这全天下都是你们的势力,你们在哪都是爷,谁怎么做都是你们说的算,恐怕也都没几个敢得罪你们的……不对,也许曾经有,不过想来那些得罪你们的,都被偷偷给解决掉了吧……”

    执法堂向来不争名夺利,在江湖人心中还是印象极好的,毕竟许多人虽自己出生入死,家眷却都在执法堂的庇佑之下,光凭此点就足以感激。

    但那声音不提此点,只从执法堂势力广大来说,各门各派就算再淡泊名利,多多少少心底也有些争雄之心,听说旁人势大,暗生妒忌在所难免,这是人之天性,和感激与否倒是无关。

    宋远山眉头微皱,瞧着高台某处,刚刚那道声音虽说隐蔽,但毕竟说的话多,这“传音之术”露了些许破绽,宋远山也因此听出了大致的方位,不过一来呢,还无法确定那声音的主人具体是谁,二来呢,就算找出,此刻动手擒拿,却真有如他话中所说的“清除异己”之嫌了。

    正当他踌躇不定之时,却瞧见一个肥硕的人影突然从台下跃起,凌空虚踏几步就登上了高台某处,“噼啪”两下便手到擒来了一人,重重的掷到了比武场上。

    而后那道身影也跟着跃下,对着宋远山行了一礼。

    “这等小人妖言惑众,宋统领度量大能容得下,戚某却是看不过去了,代您出手,还望莫怪。”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