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回应,一片寂静。

    “对我也做了手脚?!”

    没有人知道,是什么样的经历才让那声音变得如此凄厉。

    得不到回应,胡离面孔变得更加狰狞,眼神从高台上收回,缓缓又落到了眼前不远处的娇躯之上,妒忌、惭愧、仇恨、愤怒,种种的复杂情绪都夹在了那道眼神中。

    “为什么会这样……”

    轻轻的低语了一声,胡离仿佛一只受伤的野兽,不屈的看着每一个面孔,仿佛突然之间那些面孔都变得令人憎恶的有些恶心。

    那功法造就了她,但也毁了她,让她再无机会享受这世间的美好。

    微微侧了侧头,看向不远处那靠坐在高背椅上的少年,双拳紧握的甚至有些颤抖,没过多一会,便见到一股血线从掌心顺着手指流淌了下来。

    正是他,以破损的几近晕倒的身躯,击败了全力以赴的自己,而且是在义父的面前,自己败得体无完肤。

    当夜晕倒前的一刻,胡离人生第一次留下了屈辱的泪水。

    自那之后,感觉所有人看待自己的眼神都发生了变化,仿佛听到了他们在背后偷偷议论自己是个废物。

    为此杀了很多人,但依旧消散不了那种感觉。

    为了报仇,决心修习那九煞劲,她也知道,这门功法在快速提高功力的同时,会给自己带来不可逆转的伤害。

    不过她的骄傲和她背负的怨恨,使得她面对这天堑般的差距,没有其他选择。

    如今只有把我受到的苦痛,翻倍的返还给你们!

    随着一声低沉的吼声,那道身影几乎毫无预兆瞬间暴冲而出。

    “刺啦——”

    陆星柳身形急跃,依旧被那迅捷无伦的手掌抓中了小臂,但奇异的是,竟然并没有感受到预想中的疼痛。

    两人分开后,胡离右臂缓缓抬起,将手中握着的一块碎布轻轻地放到了鼻尖前,一股少女的馨香气息顺着鼻腔不由自主的钻了进去。

    “令人作呕的味道……”

    那是这一击之下的战利品,陆星柳也因此小臂处露出了一抹葱白。

    将手中的纱布丢在了地上,又啐了口口水,身形再次闪出。

    铁风瞧着两人的交手,握剑的手又紧了紧。

    他不知这胡离想做什么,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她绝对不是仅仅想击败陆星柳那么简单。

    先前那倚柱而立的慵懒老者招了招手,宋远山便十分服从的走了过来。

    好在众人的精力都在那比斗场之上,倒是没几个人会注意到这边的异动,也没几个人注意到这老者的存在。

    就算注意到了,也没几个人识得那张许多年不曾公开身份现身的低调老者,北荒执法堂的大统领,风无忧。

    “大统领……”

    “我说了,在外面别老管我叫大统领大统领,你怎地这么多年还记不住?”

    宋远山惭愧的施了一礼。

    “抱歉,大……风老……”

    风无忧无奈的翻了个白眼,道:

    “下去,跟他们说,规则改了。”

    ……

    在这轮急攻之下,陆星柳显得稍有些狼狈,左袖口处多了一道尖锐的爪痕,扯开的线头随着清风前后飘荡,右臂更是小半个手臂都露了出来,如凝脂般的肌肤亮的有些晃眼。

    几次玉手都按到了剑柄之上,却仿佛有着什么不得已的忌讳,最终还是压制住了拔剑的冲动。

    “哼哼哈哈哈……”

    “你一定很好奇是不是,为什么几次三番却都没有伤你……”

    胡离冷笑了几声,压低了嗓子,阴沉沉的说道。

    话音刚落,身影随之奔出,只听“唰”的一声,两人再分开时,胡离手中多了半条白色的衣衫。

    陆星柳看向自己的腰间,俏脸上渐渐凝起了一层怒气,右手再次缓缓的按到了剑柄之上。

    只见那雪白的外衣在这一抓之下便被撕了一个好大的口子,露出了内里裹着身子的紧身内衫,勾勒出的曼妙曲线瞧的不少人都直了眼睛。

    胡离将手中的布衫“斯啦”一下撕成两半,双手轻轻一松,那布衫飘到地上,又被一阵东南风送出了这宽大的比斗场。

    目送着那破碎的布衫远去,胡离嘴角邪魅的上扬了些许,转过头来,用着只有她们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你是个美人儿,我自然是舍不得杀你,甚至也舍不得伤你……那多煞风景。”

    “不过我倒想看看,你这么一个娇滴滴的玉人,如果被我一点一点如剥鸡蛋一样剥光了衣衫,露出你那白嫩的躯体,如剃光毛的小绵羊一般赤裸的站在这万众瞩目的比武场上,台上那些道貌岸然的家伙会是什么表情……”

    “会怒斥?会责骂?会声情并茂的说我无耻……?不管他们怎么表现,怕是心中都对我还有几分感激,因为是我,才能让他们看到这一副热血沸腾的画面。”

    “而那可恶的小子,又是什么表情……?”

    “我想那一定很精彩吧?”

    胡离伸出舌头,舔了一圈自己那有些干涩的嘴唇。

    这就是她一贯的准则,既然自己再没有机会得到,不如就将那些美好统统毁了。

    “曾经有个爱你的爹娘,过着衣食无忧的日子,真是羡煞了旁人……那两个狼心狗肺的家伙死了,你肯定伤心得很吧?”

    “你说什么……?!”陆星柳手握剑柄,猛然间一股冲天的杀气涌现,一瞬间又收了回去,让所有人心里都跟着一紧,却都茫然不已,分不清刚刚那是真实还是幻觉。

    “哈哈哈……你知道的,我说的就是你那在世人眼中义薄云天的爹,陆天南,还有那宠你的娘,莫兮然,这两个假情假意的虚伪家伙,你是为了他们来这里的吧?”

    “你都知道些什么……?告诉我。”

    陆星柳一字一顿的说道,琼鼻微皱,脸色阴沉的有些吓人,漆黑的瞳孔中突然翻起一抹白光,一闪而逝,而就是这么一瞬间的变化,却使得对面的胡离微微愣了下。

    “我知道什么?我什么都知道!只要你能打败我,我当然可以告诉你,但是……你如果认输或者逃下这个比武场,恐怕所有的秘密你将再没有机会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