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

    众人听不清场上两人的交谈,却被那台下裁判的一声惊呼吸引去了注意。(书屋 shu05.com)

    发觉了自己有些失态,那裁判干咳了两声,不可思议的瞧着眼前的宋远山,压低了写声音,却还是掩不住那语气中蕴含的讶异。

    “宋统领,这……这不合规矩啊!要不要请示一下……”

    宋远山摇了摇头。

    “不必,这件事就是他老人家和我说的。”

    几番确定后,在所有人讶异的眼神中,裁判走上了比斗场中,场中对峙的胡、陆二人见状也纷纷收了了手,略有些疑惑的看着这奇异的情形。

    一般来讲,没有特殊的情况,裁判是绝对不可能中途上场来的。

    这很不合规矩,特别是对于一向以来把规矩看的大过天的执法堂,这事情很不可思议。

    却不知此番为何。

    “暂且停手,听我一言。”

    “两人武功皆是不凡,却碍于不能伤及性命的规则难以全力施为,这样比试结果恐要失了公平……”

    那裁判话说一半,咽了咽口水,似乎这个理由并不能说服自己,但碍于上面的要求,还是负责任的将话说完。

    “因此我们可以给予两位一次选择,在此番比试中暂时取消这条不可伤人性命的规则,当然,若有可能还希望手下留情更好,这一点由两位共同抉择,都同意的话,我们方可更改。”

    此话一出,满座哗然,一时间熙熙攘攘议论声不绝。

    执法堂的比剑大会已经不知举行了多少届,刀剑无眼,也会不时的有伤及性命的事情发生,但那终究都还是意外,但此次由执法堂来宣布可以取消这条规则,那却是另一番意味了。

    却不知此次执法堂为何要做出这等出乎意料的决定。

    “我没意见!”

    胡离没有理会脑海中那蕴含怒气的告诫声,率先得意的开了口。

    陆星柳虽不言语,却缓缓点了点头,表明了她的意思。

    她不知道为何会有这种改动,但此番正合了她的意。

    几番交手,加上刚刚那段令人在意的言语,使得心里有些乱,压制那股不断涌现的莫名杀意,着实是花费了不少心神。

    碍于一贯以来的性子,她本是极为不愿伤人性命的,但有时候情形却难以从了自己的愿,有太多的逼不得已。

    裁判见了这一幕,也没有再多做解释,吩咐了几番便飞身跃下了台。

    白日落西阿,素月出东岭。

    不经意间,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也不知何时一轮浅浅的圆月便在在灰白的空中占据了一席之地,比武场四周力起了十余只燃的正旺的火把,映的场上两人都是脸色通红,一者柳眉俏目更加明艳,而另一者鹰顾蛇视却显得更加骇人。

    又是一发看似低调却角度刁钻的劲拳,却并没有预想中的效果,而是随着“当”的一声脆响,直接和纹着不知名凶兽的青白色剑鞘撞在了一起。

    似乎这规则改变后,两人的交锋稍稍发生了一些让人难以察觉的变化。

    “恩?”

    撤回之后,胡离感觉拳头上隐隐作痛,不由得有些讶异。

    为了修习这九煞劲的拳法,她双拳接受了无数几乎非人的训练,几乎堪比古之大刑,手上无数的老茧与伤口,几乎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肤,就是这严苛训练的最好证明。

    夹着九煞劲的一拳,莫说什么剑鞘,就是寻常刀剑来了,恐怕也到被一拳给打成了废铁。

    可是刚刚在接触那青白色剑鞘的时候,却仿佛遇到了克星,受到了某种强悍的压制,使得这一拳的劲道只能使出个三四分,也因此吃了个暗亏。

    陆星柳贝齿轻咬,这一击将胡离击退并没有让她感到有丝毫的得意,相反,微微皱起的双眉似乎表明着内心强烈的挣扎。

    不经意间,身旁却弥漫着一股肃杀的气息,若隐若现,时有时无,似乎要顷刻间消散,又似乎要下一秒爆发。

    “胡姑娘,我可以在给你一次机会,告诉我,是谁害了我的爹娘。”

    持剑鞘的玉手几乎不受控制的抖了抖,又道:

    “我不想杀人。”

    “哈哈哈,少开玩笑!我说了,要想知道,你得先打败我!”

    一声厉喝,胡离甩了甩那有些疼痛的右手,瘦小的身形再次暴冲而出,如彗星一般向前飞去。

    刚奔得三四步,却感觉一阵几乎成了实质性的杀气迎面而来,那令人心悸的感觉使得她这一拳不及打出,猛然朝旁一蹬,闪烁到了一旁,心脏“咚咚咚”的跳着,仿佛有人在自己心头打鼓。

    “这是什么?!”胡离心惊的呢喃着。

    第一次感受到如此胆寒的感觉。

    高台上的众人不解的看着这一幕,许多人都感觉到了那一闪而逝的浓烈杀气,却不知刚刚那一刹那发生了何事,也不知这股杀气从何而来。

    而后台某处正在摆弄粗铁棒的墨某却滴溜溜的打了个寒战,右手一抖,差点把铁棒丢在了地上。

    “我的个乖乖啊,这女人发起威来太恐怖了……”

    那股气息他是第二次感受了,而第一次是在洛城的思春阁,正是那股骇人的气息,使得他做了一个本不该由他来做的事情,也让他沾染上了越来越多不该沾染的因果。

    “你知道,你胜不了的。”陆星柳俏脸冰寒如霜,上前了两步,声音冰冷,似毫无感情一般。

    “趁着我还能控制住自己,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漆黑的眼眸中浮现了一抹雪白,这陡然间变化的气息,让胡离感受到一种强大的压迫。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胡离在那种令人窒息的压迫下,狠狠的喘了几口粗气,双拳紧握的有些颤抖,那种如面对远古凶兽般的气息,深深的震撼了他的内心。

    自从修习九煞劲以来,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那种强横的让自己想要屈服的气息了,她最恨的就是这种感觉,强悍无匹的力量是她活着的唯一依靠与动力。

    但刚刚那一闪而逝的气息,显然完全超出的她的掌控,甚至有些超出了她的认知。

    “我不会怕你的,我不会怕你的,我……我不会怕你的!”

    胡离脸色逐渐狰狞,双臂绷紧的有些颤抖,眼神掠过高台,又掠过眼前那让自己感受到十足压迫的少女,那清冷的让人发呕的眼神,那玲珑的让人痛恨的娇躯,还有那突然之间便强横过自己的气息,无一不刺激着胡离的神经。

    最终落在了自己那满是伤痕的手掌。

    “哈哈哈……”

    随着侧隐隐的笑声响起,似乎心中做了什么决定。

    “就算拼了性命,我也绝不会让你好过的!你剥夺了我的人生,我也要剥夺你的一切!”

    几声愤怒的嘶吼,九煞劲顺着体内经脉极速飞转,裸露在外的皮肤上都隐隐的覆上了一层紫黑颜色,好在此时天色灰暗,倒是也没人注意到这边的异常,只是感觉那胡离气息节节攀升,仿佛受了什么刺激一般,突然间拼命的压榨着自己的力量。

    “肝克木煞,肺肃金煞,肾寒水煞,心升火煞,脾承土煞,天地二煞,世间无我是一煞,六路起劫是一煞……”

    “九煞劲起,纵横贯达,以我血骨……”

    “祭九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