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儿!”

    在那场上气势节节攀升的时候,极为突兀的一道灰青色人影从高台上跃出,直奔比武场中央而来。(书=-屋*0小-}说-+网)

    “拦住他!”

    一声厉喝,四名身着白衣的执法者从周围斜冲而来,刀剑拳脚齐出,似有准备一般,直奔那道人影而去。

    “啪啪。”

    半空中交了一手,几名执法者在两道强横掌力下被逼退了好几步,落到了高台边缘,定了定神,发现那道人影旁左右各站了一人,而刚刚那道极为强横的掌力,正是右侧那面目僵硬的老者所发。

    “都给我让开,我要接我的离儿,我们不参加了!”中间那人声音虽听起来还算平淡,眼神却滑到了场地中央,透露着一股难以掩饰的担忧。

    “胡无忌,你终于还是现身了。”

    随着一道深沉的声音,两人从下方跃起,一左一右守到了那三人的两旁,身后跟了几名执法者也都跟了上来,面色肃穆的盯着中间的几人。

    那跃上的两人,正是蒙天与宋远山。

    这番变故着实有些迅速,当众人反应过来时,便瞧见那不知从哪里来的三人立在高台上的一处,霸道的将周遭原本的看客击的人仰马翻,与那十多名执法者对峙了起来。

    看台上不似下面火光闪耀,微弱的月光下使人瞧不清那几人的面容。

    “你们……够狠……!”

    中间那人正是易容混进来的胡无忌。

    胡无忌脸颊微颤,一抹凶光从众人脸上扫过。

    冲出的一刻,心里确实有些后悔。

    但更多的,是伤心。

    他计划的很好,给胡离伪造了一个极为真实的身份,其实算不得是伪造,那手书上的胡离的信息完全真实,是自己数年来一手操纵的事实,只不过在后来将那原本的胡家的胡离杀掉,换做了自己的义女,就算他执法堂再神通广大,也对这个身份说不出什么不对。

    凭借那门强大的功法,只要胡离获得了这执法者的身份,自己已设好了几招后手便有充足的信心将执法堂的名声抹臭,受到众矢的之,甚至配合“那些人”,将之歼灭。

    他千算万算还是没算到,这荒都执法堂竟然能行事大异于平常,也是长久以来的刻板印象使得这位城府极深的枭雄都产生了麻痹,心中只当执法堂是一个只会按照固定路数运转的僵硬而强大的机器,却忘记了操纵这个机器的,也是一名当年纵横江湖、智计无双的豪杰。

    更没想到,那平日里看似乖巧,偶尔有几分倔强的胡离,竟然心中隐藏了如此强大的怨念与执拗,强大到那怨念爆发,竟然敢违逆自己的一切指令,甚至连牺牲自己性命都在所不惜。

    他不后悔让她修习那门功法,唯恨这老天不顺人意,偏要安排胡离,和那最不该见面的女子,战到了一起!

    瞧着四面那十来名武功强悍的荒都执法者,加上蒙天与宋远山两位统领级的战力,甚至周遭还有一些蠢蠢欲动的其他势力的掌门长老,他心里很清楚,若当真在执法堂的地盘和这些开打,着实是没有半点胜算。

    “……走!”

    夹着恨意的一声令下,左右两人齐挥出一道强横的掌风,击退了身后不远处的四名白衣执法者,而后三人一起极为果断的从高台跃出。

    这三人都是一等一的好手,那六七丈的高度并不能成为他们离去的阻碍。

    只是没人注意,在远去的一刻,溅出了一颗晶莹的水珠。

    “七杀掌劲……”

    宋远山与蒙天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带着两名轻功造诣不低的中年执法者一起,四人齐追了上去。

    明明这台上只少了几个人,却仿佛一瞬间空荡了许多,一名被误伤的看客吱吱呀呀的呻吟,口中不住大骂那三人的霸道不讲理。

    胡无忌这个名字在江湖上鲜有人知道,是以直到他们离去,都没几个人清楚这武功强横、胆大包天的三人是何来头,又和场地中央那少年有着什么样的关系。

    “他为什么现身……是因为我么?”

    胡离瞧见了上方发生的一幕,口中喃喃的念着,神色突然间竟有些悲戚。

    “原来他还是认我的……?”

    “不过若是认我,却为何还要这般控制我,不信任我?”

    “呃……”

    强横的煞气越来越快的在经脉中运转,饶是坚强如她,那股突如其来的剧痛还是让她不由得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呻吟。

    没有什么力量是天上掉下来的。

    这九煞劲功法可以透支身体,发挥出原本达不到的力量,其中最强横决绝的一招,便是“九煞祭”,透支全身的生命力,爆发出强横无匹的威力。

    而这一招的代价就是生命,是透支过后的死亡,是无可逆转的代价,也正是因此,刚刚胡无忌才会拼着暴露身份也要冲出来阻止。

    可是现在已经晚了。

    感受着那飞速增长的力量,和那不停消逝的生命力,胡离再次恢复了一脸暴戾的神色,他知道真若有悔,也只有来世再诉,而此刻最重要的是拉着眼前那剥夺了自己整个人生的女子,共赴黄泉!

    陆星柳拔出了长剑,面容肃穆,她从胡离眼中看到了十分决绝的恨意,她并不知道这素未谋面的胡离为何会对自己展现出这种恨意,但也正是如此,她也隐隐有种感觉,似乎此人与自己爹娘的死,有着绝大的干系。

    两人再交手时,杀气与煞气冲击的余波使得看台上的人们一片死寂,仿佛霜打过的白菜,被冻得没了生机。

    平日里自诩饱经世事、夸夸不绝的掌门长老,感受到那恐怖的如魔鬼般的对抗,震惊的半句话都说不出来,仿佛不是那两人在对抗,而是诸天降临了十万修罗,尖刀夹在了自己的颈间与胸口,此处了点点鲜红的血液,仿佛自己稍稍动一下便会被那种震撼心灵的恐怖搅成碎片。

    更不敢发出任何的声音,只能在心底期盼这修罗场能快点结束,让光明再次回到这个世间。

    一些胆量小些的女弟子,更是在这强悍的压力下直接昏了过去,倒在了座位旁,娇躯倒下的一刻却没人在意,因为平日里那献殷勤不断的师兄此刻也是嘴张得大大的,被那恐怖的交锋摄去了心神。

    那不是剑气,不是掌风,没有多大的威力,甚至连人的表皮的刺不破,偏偏能直接刺破所有人的内心,让每个人体会到内心深处最深的恐惧。

    铁风紧握着剑柄,手心已经微微的覆上了一层细汗,自从练会了山河七断之后,许久没有过这种让人口干舌燥的压迫感了,更是没有想到,这种压迫感竟然来自台上那两名看似瘦弱不堪的女子。

    不过比起担忧,更多的是惊异,因为他竟发现,在胡离使出这等威力强横无伦的招式之后——

    面对陆星柳竟然还是落了下风。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