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火焚心掌!”

    渺苍天心头冷喝一声,手掌微微泛起一层银光,燃的周遭空气发出“斯啦斯啦”的声响。

    风无忧掌风猛然一放,扫开森岑炎三人,感受到背心处一阵炽热,毫不犹豫的回身一掌,和那直贯而来的银白色手迎到了一起,双掌相交的一刻,只感浑身猛然一热,仿佛又无名之火从四肢百骸升起,欲将人体焚成焦尸。

    “好霸道的掌劲!”

    轻喝一声,连运内力相抗,两人袖口在这一击之下瞬间爆开,露出了两只苍老且有力的手臂,像是两条饱经风霜的长蛇,进行一场早已注定的厮杀。

    风无忧固然没料到这渺苍天武功能至此境界,渺苍天心中更为不平静,火莲派四大长老攻防之间极为默契,加上功法之间互有差补,绝非简单四人叠加那么简单。

    但饶是如此,在这数十个回合交手之下那风无忧竟然只受了些不伤根本的轻伤,反倒自己这边断了一臂功力大损的炎长老右腿受了一发重击,挪移之间已有些不便。

    不管怎么说,为了今日已谋划了太久,此番只能有胜无败!有生无死!

    渺苍天右手突然变掌为爪,和风无忧的左手直接扣在了一起,瞬间把一场拳掌交锋变为了内力的比拼,左臂却也半点不闲着,使出一手擒拿术对着风无忧上身各处要害不客气地招呼上去。

    察觉了渺长老的动机,风无忧微微皱了皱眉。

    平日里这般比拼他自然是不惧,论一心多用的功夫,恐怕在场所有人也没有精通奇门遁术的风无忧强。

    不过就算你心思再灵活,力道控制的再精准,总也不能比旁人多生出几只手来,这以一敌四时被控住了一只手臂可不是什么好事。

    就在风无忧心思电转的功夫,森岑炎三位对视了一眼,极为默契的从三个方向冲了上来,用的都是狠辣无匹的重手掌法。

    经过这么几十个回合的比拼,他们也都清楚得很,对付这武功神秘莫测的家伙只能用实打实的肉体轰击才能奏效,一些气功类的远程手段统统会被他使出一种诡异的挪移法轻松拨开,就算炎长老那引以为傲的“火影莲华”也无可避免打空的命运,许多时候甚至还会直接招呼到自己人的身上,也正因此几人都受了些不轻不重的烧伤,翘起来倒是比风无忧还狼狈了些。

    随着那三张手掌距离风无忧背心越来越近,三位长老心中也稍稍松了口气,仿佛看到了眼前老者血花四溅的一幕,就算他武功再高,这一下恐怕也难以躲避。

    可是这得意刚持续了一瞬,三人便在身后肆虐的破空声吓得心里一紧,仿佛各处要害都笼罩在了某种利器的侵袭之下,这阵突如其来的恐怖声响,使得几人内心都有些动摇。

    渺苍天瞧见了这一幕,脸色微微一沉,厉声喝到:

    “机会难得,避开要害,不要收掌!”

    三人闻声稍一挣扎,心中都是暗骂:这一掌下去,能不能打死风无忧不知道,咱们几个恐怕免不了要成了筛子了!你倒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没有理会那句话,三人都同一时刻撤掌回身,见到身后十来只漆黑的长箭对着自己杀来,这些箭枝不似先前,而是由风无忧施了劲气操纵,无论速度威力都要比那由机关射出的长箭强了无数倍。

    连拨带打,费了不小的力气才把这一批箭枝击打开来,手掌却都隐隐的发痛。

    本拟再次攻上前,几人刚迈出半步,却发现那散落一地的箭枝如噬人的毒蛇一般再次暴起伤人,力道竟丝毫不弱于刚刚,炎长老右腿有伤,在这突如其来的侵袭之下肩头瞬间就多了一道深邃的伤口。

    瞧见这一幕,几人猛然一惊,又舞起双掌护住周身要害,在那些携着凌厉劲风的箭枝攻击下竟一时有些抽不开身。

    “这是什么功夫?!”几人心中同时的惊叹道。

    这也是类似蒙天那控气术一般的法门,但显然比蒙天那一手要强悍了许多倍,不过相应的,心神和内力的消耗也要多上许多倍,这一心数用的消耗使得风无忧也没有看上去那般轻松。

    除了分了不少力量应对那三人,左右两掌还要源源不断与渺苍天做着内力与掌劲的比拼,场上五人一时间都陷入了不同的僵持,唯一相同的,就是难分伯仲的凶险。

    各方战场似乎都感受到了这边的险恶与胶着,一个个都拿出了看家的本事,长刀大剑迸着火花,重锤硬棍粘着血肉,你卸了我的手臂,我豁了你的胸腔,再胆小的人在这血腥的战场上也被染出了一身的刚毅,苏醒了那沉寂太久的铁血灵魂。

    这般激烈的乱战却没有染到荒都平静的夜,在大阵的掩护和两方的刻意封锁之下,城中居民依旧其乐融融,提炊起灶,过着一如既往的平淡日子,甚至比平时更加平淡安静了许多。

    天色已经全黑,黑的像陈年的墨,稀稀散散的星光努力的穿过厚重的云层,想要挣扎着透出自己萤火般的银蓝。

    渺苍天已经第三次垂目下望,眉心抖了抖,终于忍不住喊出了一句意味莫明的话。

    “你还不出手?”

    短短的五个字,却使得他气息一滞,险些吃了大亏,连提几口真气,这才又稳住了略有波动的内力。

    风无忧须发飘荡,如威风凛凛的战神,谁也没想到这平日里看似人畜无害的老者竟然能迸发出如此强悍的力量,但就算如此,听了这句话还是不免有些心忧。

    渺苍天这句话绝不可能只是为了虚张声势,在这等激烈的比拼中,还要分出气息喊话,只能说明一点——这左近还有其他的帮手,而且实力绝对不弱。

    忆起刚刚他那有些游动的眼神,风无忧向侧下方微微一瞥,瞧见了那脸上缠满绷带的身影,心里“咯噔”一声,随即释然的舒了口气,手上又加了一股力道,心中暗叹一声:

    “……人事已尽,但凭天命。”

    下方那青袍身影站了起来,却仿佛没听到那声叫喊,径直的朝着比武场上走去。

    那脚步不紧不慢,身形平稳而淡定,但这并没有刻意隐藏的身形还是吸引了场上的注意,几人疑惑的看着他,不知此人是谁,又想做什么。

    那道身影就这样在四周肆虐的战火之中一步一步走到了胡离的身前,扫视了一下那满身的紫色条纹,沉默的半晌。

    “这九煞劲功夫是从哪里所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