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小子,跟你说话呢!”

    一道强壮的身影走来,遮住了阳光,将铁风整个身子都笼在了一片硬朗的阴影中。

    铁风抬起头,讪讪的说道:

    “啊……啊哈,蒙大哥,你怎么在这……?”

    “废话,我组织这认物场,自然是在这,倒是你,毛毛躁躁的搞什么鬼?”蒙天没好气的说道。

    手一抖,将铁风腰间缠绕的皮鞭子收回手上。

    铁风这时才瞧见,原来那拦住自己偌大冲力的,竟是一长长的鞭子。

    同时也对蒙天这功夫钦佩不已。

    若换做自己,想给人勒成两截容易,想这般的借力引力,将自己那恐怖的冲力给引至一旁,这功夫绝不是十年八年便能练的成的。

    “唉,这个说来话长了。”

    铁风挠了挠头发,低头瞧了瞧那不知何时调皮的探出头的大脚趾头,将刚刚如何跑起,又如何越跑越快,一直到最后如何停不下脚的经历一五一十的讲了出来。

    对于这位大哥,铁风却是信任得很。

    风儿轻轻的吹,鸟儿渣渣的鸣,他们听不懂人言,此刻却似乎都饶有兴趣的应和回应着铁风的话语。

    铁风讲完后,四处张望了一番,嘴有些干,咽了咽口水。

    “还有这等事?”

    听了铁风的话,蒙天疑惑的打量着眼前少年,饶是以他的经验,一时间也有些摸不着头绪。

    无法控制自身力量?

    若非有什么特殊疾病,那只有在自身内力和精神掌控力极不对等时才能发生这种情况。

    蒙天看到过之前铁风几次出手,那是一种类似重剑门的一种以势御剑法门,能修行此道,则说明他精神的掌控力已经达到了一种常人难以企及的程度。

    得是什么样的内力,才能让其竟控制不得自己的手脚,完全脱离掌控?

    “你先起来,给大哥瞧瞧,看你这小子又瞎折腾出了什么名堂。”

    蒙天伸手将铁风从地上一把拉了起来,待站稳之后用滞气掌的手法在手上送出一道柔和的暗力。

    这力道刚打出,蒙天便手心如触电一般收了回来,脸上还带了一抹惊讶。

    “呦呵!”

    惊叹了一声,再次从上到下,又从下到上的仔仔细细打量了一番眼前一脸无辜的少年。

    隔了一会儿,对着铁风的肩膀就抬起手来,大手正待拍下时,却仿佛想到了什么,突然一凝,犹如一只突然变向的燕子一般,轻轻缓缓的飘落在了铁风的肩头,而后仰天打了个哈哈:

    “好小子,这才多久不见,给自己修炼成一只大刺猬了!”

    铁风无奈的摇了摇头:

    “蒙大哥,你可别再调侃我了……今天若是你不在这儿,我这只大刺猬怕是要成了开瓢刺猬了。”

    “去,少在那得了便宜还卖乖,你在哪个洞天福地修成了这么一身绝世内功,有这好地方也不跟哥哥我分享一番?”

    铁风微微一愕。

    哪个洞天福地?

    那倒是不难找,就是眼前这个“洞天福地”了。

    只是少了个大火球而已。

    不过这般境遇则更是说不清楚了。

    好在蒙天也就是调侃而已,却也不是当真要问,各人境遇都难以复制,各人有各人的福气,他蒙天这一手“滞气掌”功夫也是如此,绝不是在哪个“洞天福地”就能修得来的。

    不管如何,他还是打心底里对这位义弟的武功大进感觉欣慰。

    初时见到铁风时,之所以结义兄弟,一是性子相投,还有一方面是心中有愧,毕竟铁风的丹田是洛城执法堂所害,他当时身为洛城统领,虽说当时不在,心里依旧有着不少的愧疚。

    他很担心以铁风的倔强性格,以后到了江湖上会受人欺负。

    后来见铁风竟然在丹田破损还能武功有所境遇,心中的担忧便缓和了不少。

    不过,丹田气海乃是人身之根本,若是根本受伤,就算暂时身怀武功得以自保,终究以后的进境受到了不小的限制,甚至寿命都要因此大损。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那时在妙音涧那白发奇异女子提出以自己性命换铁风丹田时,蒙天内心还做了好一番挣扎。

    而如今铁风不仅丹田愈合,功力还大胜往昔,这使得蒙天当真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此事说来话长……”

    “霍,又一个‘说来话长’,你小子年纪不大,到是会卖关子!”蒙天拦下了铁风的话,一把就扯住了铁风的手臂。

    “既然你话那么‘长’,那走,咱兄弟俩先去喝一杯去!”

    铁风瞧了瞧周遭忙碌的众人:“这里……你不用管了?”

    “嗨,这么些时日了,该认领的都来过了,剩下的大多都是来撞大运,看看能不能混进来骗去几个宝贝什么的。”蒙天摆了摆手道:“简直闲的我这骨头都酥了!”

    “呵哈,大哥这擅离职守的理由找得倒是极妙!”铁风摇头晃脑,乐呵呵的调侃道。

    “走也!”

    两人并肩朝着东门走去,却突然发现前方起了一阵骚动,聚集了不少侍卫,不多时便有一人来到蒙天面前,压低了声音,细声细气的耳语。

    显然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们给我让开!”一声阴沉的低喝,在那骚动的源头处清晰无比的远远传开。

    门口几名侍卫举着兵刃,警惕的看着面前那位脸色阴沉的中年男子。

    “我看今天谁敢拦我?!”

    那人肆无忌惮的一掌拍出,掌风过出,将几人齐齐击退了几步。

    后方又有人围了上来,一柄柄长剑在阳光下闪出凛然的光,场上气氛突然变得十分凝重。

    没想到,竟然真有人在这当头敢在此处动手。

    “我今日本不想见血,但你们若不让,可休怪我不客气!”

    那人伸手夺来一把长剑,脸上露出了一片凶煞之气,对着眼前几人颈间便招呼上去。

    长剑刺出数寸,却不知从来飞来的一颗石子撞在了一起,在天空中迸出一道亮眼的火花。

    “住手!”

    一声低喝,众侍卫与执法者让了条路,让了一人出来,身材结实,面孔黝黑,脸上带了一道疤,正是蒙天。

    蒙天从后方走了出来,已经不见了刚刚的轻松笑脸,朗声道:

    “胡无忌,你来此作甚?”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