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正是胡无忌。

    胡无忌瞧了瞧那被砍成碎末的碎石子,剑尖稍稍压低了些,语气却丝毫没有因为蒙天的出现而软上半分。

    “我来拿回我离儿的东西。”

    话音刚落,左右两旁各冲出一名白袍执法者持剑挺立。

    “放肆!”

    “你一个叛逆匪冦,有何胆量来此?!”

    胡无忌的身份比较敏感,那日为了阻止胡离使出“九煞劲”,众目睽睽之下与执法堂动手,而后乱战之时,他已经与随后赶去的蒙天与宋远山战作一团。

    此事若细说来,还是风无忧下的令,想趁着乱将这隐患斩杀,不过之所以风无忧要行此等手段,到底还是因为这胡无忌行事实在谨慎,让人难以抓住他的尾巴。

    大家心知肚明他不怀好意,但他所暴露在外的行径,无论是占山为王,还是扰乱比剑大会秩序,这两点都不足以让执法堂有理由正大光明地将他擒下。

    “你怎么说?”胡无忌摆过头,眼神完全无视那两个剑拔弩张的白衣侍卫,停在了蒙天的脸上,视周围旁人如无物,极为耐心的等待着。

    门外闹哄哄的一片,人们瞧瞧这边,又瞧瞧那边,最后眼神都落在了身旁同伴那同样疑惑的脸上。

    都不知发生了什么。

    清风一过,扫的地下石子溜溜的打了几个滚,和鼎沸人声混合一团,发出哗啦呼啦的喧闹动静。

    门内众人的情绪如绷紧的琴弦。

    这一刻仿佛持续了很久。

    “将那把匕首拿来。”

    蒙天对旁边侍卫吩咐了句,没多一会儿便见他捧了一把短匕返了回来,双手托举,恭敬的横在了蒙天的面前。

    那匕首闪着银光,匕柄古朴结实,手握处已经有些微微褪色,柄端处刻了一个精致的“胡”字。

    正是当日比武时胡离手中掏出那把。

    还不待蒙天发话,胡无忌不客气闪身向前,使出一手利落的夺刃手法,只听“啪啪”两声,那侍卫还没反应过来情况,匕首就到了胡无忌手中。

    冷笑一声,那身形又闪了回去。

    “你敢!”

    “大胆!”

    周遭众侍卫哪里能容忍他这般嚣张,瞧见这一幕,立马各持兵刃跃出,其中三名白衣汉子更是闪成了白色的影子,极为迅猛地直接占据了其撤走的方位。

    这般挪移看似人多凌乱,实则纵跃之间极有章法,武功强者守其后方退路,稍弱些的侍卫拥在两旁,若稍有异动便可一拥而上。

    也就一眨眼功夫,数十号人齐出,直接将那胡无忌后路统统封锁了起来。

    只消得一声令下,各种兵刃便能瞄着他身上各处要害招呼。

    荒都执法者可谓各怀绝技,加上互相之间配合默契,架势一起,就算以胡无忌武功,想要全身而退却也不是那么简单。

    也不知是这凛冽的气氛引来了阵阵凉风,还是晚秋的寒意让这杀意更加浓郁。

    两番对峙之下,就连天上的燕儿都急急忙忙的远去,远处的人们更是不约而同的退了几步,同时缄了口。

    众人目光都聚集在了蒙天的脸上,只等他的意思。

    一阵沉默过后。

    “让他去罢。”

    蒙天开了口,打破了这剑拔弩张的紧张。

    众人闻言,先是一愣,显然是没太想到会是这种抉择,而后还是极为服从有序地朝着两边退了几步,眼神依旧不善的停在胡无忌的那深灰色的衫子上,一瞬也不离开。

    “算你识相!”胡无忌冷哼一声,将那匕首紧握在手心,身上的杀气也缓和了不少。

    将先前夺来的长剑丢到一旁,转身便要离去。

    “胡无忌。”

    蒙天叫住了他,顿了顿又道:“我知你并非像看上去那般心如铁石,你本也是个有情有义,有血性的汉子,知识被仇恨蒙蔽了眼睛。”

    “你关心的人已经因为你的仇恨离你而去,何不让过去的事情就此化解,生者安详,逝者安息。”

    那声音又稍稍高了高。

    “再进一步,恐怕无路回头了。”

    胡无忌步伐缓了缓,斜着头嗤笑着,毫不掩饰言语中嘲讽之意:“呵?你倒是了解我?胡某自己都不知道我竟如此有情有义、正直不阿……”

    “你在麻痹自己,自以为胡离只是你手中的一颗棋子,说丢就丢,该弃就弃的棋子,但当这棋子真正离你远去的时候,你却发现丢的并不是那么潇洒,弃的并不是如你想的那般淡然。”蒙天开口抢道。

    声音高昂,双眼仿佛要放出一道利光。

    “不然一向谨慎的你,今日也不会冒险来此。”

    一语落下,空气陷入了片刻的安静。

    少顷。

    胡无忌突然扭过身子,毫无预兆的暴起一拳便轰了过去,好在蒙天似早有准备,两人在众人惊异的眼神下疾风骤雨般的交起手来。

    这般变故极为迅猛,任谁也想不到胡无忌竟敢在这般情境下主动发难。

    待大伙回过神来,正要出手时,只见两人狠拼了两拳,一声爆响过后,也不恋战,两道身影再次分立两旁。

    “少他妈给我假惺惺的说这些废话,胡某平生最恶心听的就是你们执法堂那仿佛时刻都大义凛然的废话!”胡无忌抖了抖手,一股暗劲抖出体外。

    “那人已经死了,你还何必如此?”蒙天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铁风在不远默默地瞧着,他不知道蒙天为何说出这么一句话,但他心中猜测,“那人”多半指的是陆天南。

    仔细一想,似乎自己对这几人的关系知之甚少,在知道胡离身世之后,突然感觉这胡、陆两兄弟似乎关系要比自己想象的复杂的多。

    “我胡无忌再不济也知道自己姓胡,却不像那人一般,听了你们这些狗屁蛊惑,连自己姓什么都忘了!”

    听着两人似乎有些前言不搭后语的对话,众人却没有铁风这般经历,几乎都是一头雾水,摸不着头脑,只是警惕的守在两侧。

    蒙天摇了摇头:“那时之事我也知之不详,但各人各有苦衷,而那人之死和你干系也不小,逝者已逝,多大的怨也该了了,又何必再念念不忘。”

    “休要再多言!”

    胡无忌转过身子,瞧了瞧两旁那越围越多的白衣人,微微斜过头,侧隐隐的低声说道:“别以为你们胜了。”

    “这才是一个开始!”

    说罢,纵身一跃,极为果断的离去。

    瞧见那利落消失的身影,便有几人起身欲追,看向中间的蒙天,等候他的指示。

    蒙天为人洒脱,本不是喜欢唉声叹气的人,但瞧见了这一幕,却再次长长的叹了口气。

    “算了。”

    吩咐了几句,便淡淡隐去了身影,只留下面面相觑的众人。

    一场闹剧,终究各有所忌,无疾而终。

    周遭人们瞧见这幕再次热闹了起来,本来不相识的他们,三人围城一堆,五人挤做一团,叽叽喳喳的热烈探讨了起来,都自以为窥探到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一时间倒是都讲的兴高采烈。

    铁风默默的瞧着这一幕,有一肚子的问题。

    但他知道,此刻人多眼杂,绝不是问话的好时候,又扫视了一圈这变得有些破败的比武场,朝着那若有所思的背影跟了上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