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风本以为,所谓三大铁律,多半是“不准烧杀抢掠”之类的云云,却万万没想到,蒙天所说与他想的大相径庭。

    “第一,绝不能参与到江湖争斗中,无论正派邪派,门派之争,绝不涉足。”

    “这一点,你应该有所耳闻。”

    铁风点了点头:“恩。”

    “第二,那便是不敛财,执法堂绝不从事任何方式的经营,不得不说,在这一点上,执法堂数百年来做的比那些自以为清高的教派还要彻底无数倍。”

    “也正是因为这条铁律,执法堂这么多年来都是如此,虽占据天下人心,却着实没有半点营生,而定这条规则的总统领当初也想到了此节,是以便专门找到了当时的高僧慈悲大师,请其出山,创建了慈悲门。”

    “那便是你所知的,一直持续到今日的慈悲门。”

    “这慈悲门门以经营为主,受到执法堂庇佑,却又给予执法堂供奉,除此之外,慈悲门与执法堂不再有任何瓜葛。”

    “咦?!”

    铁风听了这般过往,到时吃了不小的一惊。

    “高僧创建商会……难不成是实在找不到人了?怎地还专门选了个高僧来经营商会?”

    铁风虽说对僧佛之事不大了解,但不管怎么说,还是知道这僧人都有“金钱戒”只说的,着实是全天下和商会创始者最为格格不入的身份。

    “此事我也不知,毕竟都是数百年前的事情了……想来当时也是有着不小的苦衷吧。”

    “等一下。”

    蒙天说罢,摆了摆手,周遭又恢复了往常的聒噪。

    静得久了,再次听到这些虫鸣鸟叫,显得一切都变得更加立体与真实了起来。

    一阵“咚咚咚”的敲门声后,刚刚那伙计再次走了进来,细看时那伙计脸上多了一道浅浅的巴掌印。

    他进门之后小心翼翼的招呼了声,而后便麻利地奉上了一大桌酒菜,摆好之后又赔了两脸笑,这才不发一语的压着头快步离去。

    看着那伙计有些奇怪的反应,铁风也没说什么,只是抬起手,给两人各自甄满了一杯酒:

    “蒙大哥,哈,说了这么多,小弟也多谢教导了!”

    “干!”

    杯盏相碰,一饮而尽,周遭的声音再次随着杯中酒的下肚而遁去,空气再次安静了起来。

    那酒杯也在半空中停了很久,方才缓缓落下。

    不知怎地,铁风此刻却有了种感觉,似乎这番蒙大哥和自己说的话,不像是普通解惑或是闲聊。

    沉默了片刻,蒙天再次开口道:“如你所见,我们眼前这些酒菜,包括楼下那些食客掏的银子,所得盈利倒是能有一半都供奉给了执法堂,这才使得执法堂数百年来可以安稳发展。”

    “是不是觉得很不可思议?”

    铁风点了点头。

    确实很不可思议。

    准确的说,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这听上去有些匪夷所思的传统,竟然可以这样一直维持数百年?

    铁风隐隐之间总觉得这不大现实,却一时间也说不出其中不合现实的点在哪里。

    “但这一切,初时都是建立在慈悲大师定的规则之上完成,到了后来数百年,都是出于慈悲门对于天下安稳的依赖,就这样一直连年供奉着执法堂……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

    “实力!”铁风抢口答道。

    蒙天笑了笑:“没错,这种利益钱财的事儿,终究不是单纯用气节可以维持的,慈悲门建立之初便有着一个潜移默化的规定,那便是虽有掌柜、商客、舵主、均不得习武,慈悲门人也不得动武,其存亡安全皆有执法堂保证……”

    说到这里,铁风微微皱了皱眉头。

    不得习武?

    铁风是使得慈悲门那“戚伤”的,虽不知他具体是个什么官,想来便是个类似舵主之类的。

    但此人不仅习了武,而且手下功夫并不弱,这倒是和蒙天所说的“不能习武”的潜规则大相径庭。

    “但此番制约短时间尚可,漫长岁月之后便发生了许多变化,慈悲门行商来往范围甚广,执法堂也不可能每次都跟着护送,被匪冦抢的次数多了,便想着雇佣一些江湖上的侍卫,就这么一个以求自保,看似极为合理的理由,一定程度上来讲便破“不得动武”的规矩。”

    “再然后呢,为了发展方便,慈悲门便逐渐养活了一些专门的侍卫,再然后便让那些商者也习得一些粗浅功夫,这么一点点发展下来,也就百十年功夫,这‘不得习武’的潜规则也算是不知不觉的破掉了。”

    铁风愕然了一阵,又道:“可是……这慈悲门行商到处行走,确实危险不小,会些武艺那倒也无可厚非,我倒是觉得是这规矩怪异得很,破去倒是也没什么不妥的,毕竟慈悲门以行商为主,就算得空练练身子骨,终究还是和执法堂的实力比不得。”

    “哈哈。”

    蒙天举杯又饮了一口。

    “执法堂的先辈们倒是和你想法有些相近,也觉得此事貌似并没有什么不妥,就连你大哥我,在不知道执法堂第三条铁律之前,也是这般认为的。”

    “第三条铁律……那是什么?”

    蒙天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却似突然想到什么,突兀地问了一个看似不相干问题:“风老约你几日之后去荒都执法堂,你会去罢?”

    “我……会吧。”

    蒙天舒了一口气,顿了顿,又望了望四周,再三确认了周遭传不进半点声音,这才又道:“第三条铁律,就连你大哥我也是知晓的时间不久,而这一条规则的制定,我不是很理解。”

    铁风先是迟疑了一下,看蒙大哥的种种反应,怕是这第三条似乎有些不足为外人道的意思,也不知自己就这么安然听着有没有什么不妥。

    但又转念一想,既然是他主动说与自己的,想来倒也没什么太过不便,铁风本是个随意性子,这一点上倒是很想得开。

    “不知这第三条是什么?”

    “第三条也是执法堂的最高宗旨,也可以说是执法堂的最高行为准则,那便是……灭武。”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