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轻轻的吹,吹的草飞旗扬,吹的人脸上拂了沙,也吹得北荒大地上更添一分凉意。(书=-屋*0小-}说-+网)

    酒馆内的气氛却随着那一口酒下肚,猛然间降到了冰点。

    掌柜的轻轻退了两步,神色复杂。

    而店内的食客们竟然也跟着紧张了许多,不约而同的绷紧了肌肉。

    气氛十分古怪。

    “小子,这酒如何啊?”三无道人笑问。

    还不待铁风发话,那掌柜的顾不得三七二十一的小跑过来:“小……小兄弟,快将这药丸服下,快些,快些!”

    “裘掌柜……”

    旁边一个干瘦的食客刚欲开口,却被那掌柜的厉声何止住了。

    “闭嘴!”

    那掌柜的冲到铁风面前,惦着脚就要把手中的药丸往铁风的嘴里塞。

    粗糙的大手,托着几颗圆滚滚光溜溜的药丸,竟然有些颤抖。

    “小兄弟,快服下,不能耽搁了!”

    “哈!”

    正当几人都没回过神来的时候,三无道人却“啪”的一声,挥手将那药丸夺了过来:“掌——柜的,你这是要给小兄弟服什么东西啊?”

    “这……这……这……”

    那掌柜的涨红了脸,连说了三声“这”,身子甚至急的有些发抖:“你……你快给这解药给小兄弟服下!晚了就救不回来了!”

    此话一落,一旁蒙天脸色骤变:“掌柜的,你说什么?!”

    掌柜的后退了一步,面色十分尴尬:“蒙大管事……那……那酒中放了去魂散!”

    再次朝后挪了几步,尽量离那三无道人远些,这才又道“你……你赶紧帮帮忙夺回解药来!”

    “去魂散!”

    蒙天双眼一瞪,那去魂散旁人或许不知,他却有所耳闻,那是东海奇渊之下的一种剧毒植物提炼而成,无色无味,在空气中嗅到半点,不多时便能要了人性命,若是混着酒服食,恐怕是要见血封喉!”

    “哈哈哈……!”

    三无道人大笑两声,瞬间闪身上前,反手便去扣那掌柜手腕,却不想这一击竟没有得手。

    那看似笨拙的掌柜猛地朝后一番,竟在电光火石之间躲过了这一擒。

    站定之后,那裘姓掌柜瞬间脸色铁青,心底暗叫不好。

    蒙天瞧见了这一幕,眉头深皱。

    这事情很不对。

    自己所擅长控气之法,不需与人接触,便能一定程度上感受到他人内力深浅,而刚刚进店时,那掌柜分明是一副全然不会武功的样子,甚至连那三无道人丢来的葫芦都脱手落在了地上。

    而此刻这番闪躲干净利落,看似简单,但想在那三无道人手下逃脱一招,若无长久苦练,恐怕绝难做到。

    下剧毒,又隐藏武功,这眼前之事恐怕绝不简单!

    不过当务之急,还是取回解药要紧。

    “掌柜的,啧啧啧,好武艺呦……”三无道人虽说失手,却浑然没有半点不愉的样子,反而似笑非笑的瞧着那面色铁青的掌柜。

    “道长,还望先将那解药给铁兄弟服下,其他事情我们尽可以稍后再议!”蒙天上前一步说道。

    “要解药……?不成不成!”

    “老子也喝了这么多酒,说不准一会儿就毒发身亡了,这解药还是留着给自个儿保命要紧那,哈哈!”

    三无道人边说着酒中的剧毒,一边又自顾自的灌了一大口酒,瞧的众人皱眉连连,却也都想不通这人是如何饮鸩若饴的。

    但无论怎么看,他都绝对和“毒发身亡”四个字沾不到半点边。

    蒙天知他性格狂妄,武功又高,当真赖着不给,自己殊无把握从他手中把那解药生生抢来,就算侥幸胜了半招,这番争斗过后恐怕那毒性早就发作了。

    转头道:“掌柜的,可还有其他解药?”

    “这……这……”

    “有话便说,这当口不是支支吾吾的时候!”蒙天厉声道。

    掌柜的咽了咽口水,瞧着眼前场面,心中说不出的苦,犹豫了一阵,最后对着旁边的食客使了使眼色。

    也不知那两人是如何交流,片刻,那名干瘦的食客竟主动走了出来,手中握着几粒和先前一模一样的药丸,一言不发的递到了蒙天面前。

    瞧着这奇异的一幕,一向果决的蒙天竟楞了一瞬,他万万没想到,这解药竟然会从那食客的手中掏出来。

    这些人的关系倒是匪夷所思的紧了!

    正当所有人都紧张不已时,却听见了一道轻轻的呼气声。

    “呼……”

    “吴前辈,你这酒是好酒,不过当真够烈啊……!”

    铁风扇了扇嘴,似乎刚刚回过那“酒劲”来,浑然不知刚刚发生了什么,发觉到周遭异样的眼神,满脸疑惑:

    “咦?你们都瞧着我做什么?”

    蒙天大踏步向前,一脸关切的问道:“铁兄弟,你没事?”

    “我……?我有什么事?”铁风一脸无辜的瞧着自己肩头上的两张大手,心中兀自纳闷。

    喝口酒能有什么事?

    那掌柜的瞧着这一幕,惊的不自觉的张开了大嘴,几乎要把这辈子的惊都给吃完了。

    这去魂散乃是东海奇毒,在天下剧毒中也能排上前三甲,因为采集原料十分困难,加上不易保存,是以极为珍贵罕见。

    但从有记载开始,还没听说过谁服了这等剧毒还能活下来,就算马上服食解药,恐怕也要经受不小的痛苦与后遗症。

    可今日这两人竟都像没事人似的?

    真当着剧毒是烈酒了?!

    “小子,你说的不错,这混着去魂散的三步颠,恐怕当真算是天下第一的烈酒了!”

    三无道人瞧见这一幕,眼中也难得的露出一丝惊异,又自顾自的灌了两大口酒,大笑着走出了店门。

    那身影不急不缓,却也再无人敢去阻拦,只余下身后的一片狼藉。

    蒙天再三确认了铁风无碍,便吩咐他先行离去,待铁风走后,蒙天这才转过头来。

    “裘掌柜,你这般手段,倒是让蒙某人开了眼了。”

    “蒙大管事……我……”

    蒙天抬起头,眼神如利刃一般,扫过了在场每个人的面孔。

    “三日之后,希望你能在大统领面前有个合理的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