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

    戚伤愣了愣。

    他听闻众统领聚集荒都,便猜到了执法堂要有什么大动作了,确实,经过荒都一役,若执法堂毫无动静,那才是怪异的紧。

    不过饶是他绞尽脑汁也想不出,这“大事”到底为何,更不知是什么“大日子”。

    戚伤行了个礼,但既然人家大统领亲口相邀,索性便顺势应了下来,但坐却是不敢坐的,周遭这十余名各城统领都直挺挺的站着,自己若是坐着倒显得有些狂妄不知礼了。

    相比戚伤的疑惑,众统领脸上表情也丝毫没好到哪去,一个望着一个,不少人眉毛都压成了倒八字,显然连他们也不太清楚这“大日子”的含义是什么。

    唯有蒙天与荒都统领宋远山对视了一眼,而后便一同走了出去。

    再进来时,屋内便多了几张桌子,桌上放着一干物事,有绷带、药膏、长短细针、若干散发着药味儿的瓶瓶罐罐,好在这大厅宽敞,这些乱七八糟物事放了进来倒也不觉得多挤。

    可这些东西一进门,大伙心中却更奇怪了。

    这些玩意换做平时,也就是个寻常物事,每个医馆药铺里都找的见,不过此刻整个北荒统领几十年难遇的汇聚一堂,却突然抬上来这么写玩意,不禁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诸位,稍安勿躁。”

    风无忧也不理会众人的好奇,只是淡淡的吩咐了一声,便自顾自的闭目养神。

    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执法堂一向规矩森严,大统领发话,下首处诸人自然不敢多言,而那戚伤平日里一向是长袖善舞惯了,此刻让他不发一语的站着,着实有些如坐针毡的感觉。

    但若说让他走,他却是更不甘心的。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

    在那安静的甚至有些庄严的气氛中过去。

    午时过后。

    “哒,哒,哒……”

    “哒,哒——哒。”

    门外走来两人,两人脚步其实并不重,却在这静谧的氛围中,引去了所有人的注意。

    左边那人身材结实,身着一套简单的布衣,腰间也未配兵刃,顾盼之间带着一股少年人的朝气,而右面那人是一精灵般的少女,一身质朴的素衫子却丝毫掩盖不住那令人惊艳的面孔。

    只是两人的步子却越走越慢,脸上的表情越走越奇,到了大厅门口,察觉了众人的目光,终究停在了门口。

    正是铁风与陆星柳。

    铁风驻下脚后,左右张望了一番,却发现这厅内站了不少人,不由得一愣,挠了挠头,而后面对了风无忧的方向长长的“呃”了一声。

    显然,他也没想到今日赴约来见,见得却是这般阵势。

    铁风愣了半晌,终于又问出了一句话。

    “风老……我是不是来得时候不太对?”

    风无忧呵呵一笑:“来的时候很对,正好。”

    “见过风大统领。”

    陆星柳盈盈一拜,风无忧慈祥的点了点头。

    铁风迈进了门槛,朝着两旁各城统领粗略的施了礼,而众人也都一一回应,却不做声,唯有憋了好久的戚伤远远拱了拱手:“铁小兄弟,别来无恙那!”

    “哈,戚老兄,你也好!”

    铁风瞧见了戚伤那张永远带着和善表情的面孔,回应了一笑,心中却突然涌现一个疑问:那比剑大会开始时,这人是在的,不过……他后来去哪里了?

    这一闪而逝的疑问并没有引得铁风深思,而是走到厅堂正中央,对着风无忧又施了一礼,道:

    “风老,您召小子来见,我便来了,而今日来呢,一是来此辞行,二来呢,我和柳儿各有一个问题,希望能私下请教一下。”

    铁风开门见山的说道。

    碍于这颇大的阵仗,他也不打算在寒暄一番了。

    “你们想问的我知道,不过此刻我还不能告诉你们。”

    “这……”铁风抬起头,不解的瞧着眼前的老者。

    既不解他是如何知道自己想问什么,也不解为何又“此刻不能告诉你们”。

    “莫急,或许今日晚一些,便能告诉你了。”风无忧颇有深意的笑了笑。

    而后又闭目自言自语轻声呢喃了一句:“……或许吧。”

    铁风与陆星柳对视了一眼,也都不知这略有些古怪的言语该如何对答,风无忧却未理会两人的疑问,将他二人也如同先前的戚伤一般,安排在了一旁。

    仿佛只是个普通的看客。

    随着铁风二人站定,似乎这“大日子”终于拉开了序幕。

    “诸位,久等了……”

    风无忧抬起头,一扫往日常常挂在脸上的慵懒神情,他年岁虽长,此刻正色起来却颇有些威严神色。

    “不敢。”下方齐齐回道。

    “这次呢,将你们都召集而来的着实有些仓促,也未在信中言明此次是何事,想来诸位此刻腹中都有一肚子的疑问,是也不是?”

    一时间,几乎所有人都狠狠的点了点头,其中两名心直些的统领更是直接的大声说了出来:“是!”

    “我记得……上次荒都统领齐至的时候,那还是四十年前的事,那时老风我继任大统领,这才众人齐聚。”

    “这四十年后再聚,倒是不少城的统领都换了面孔,我执法堂能护佑一方,伸张正义,我老风一人就算再神通广大,那也是绝对做不来的,这么多年来辛苦了诸位了,因为诸位的辛劳,这才有了北荒的安稳!”

    众人谦虚了几句,却也未再多言,因为他们都感觉到了——接下来说的才是今日的重点。

    “……除了诸位和执法者们的贡献呢,我执法堂还有两部的贡献也是功不可没的,而这两部,也在许多年来,震慑了无数枭雄宵小,使其不敢在执法堂辖区内作恶。”

    讲到这里,厅内数人都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而后疑惑的看着风无忧,最后又讲目光扫到了戚伤、铁风与陆星柳这三个外人的身上。

    他们都是统领级的人物,自然是知道这“两部”的含义。

    不过此事是执法堂很隐秘的事情,在这几个外人面前直接讲出,似乎不大妥当。

    “大统领,这……”镶雪城的费统领不禁上前一步,却见风无忧摆了摆手,于是只得将后半句话咽了,再次退了回去。

    “这两部呢,你们都知道,戚舵主消息灵通,自然也是知道的,既然大家都知道,倒也不必藏着掖着。”

    风无忧语气平淡,众人听了便不再言语,而戚伤只是稍显尴尬的笑了笑,唯有铁风与陆星柳还是保持着与来时同一般的疑惑神色。

    “这两部,那便是执法堂的‘云’‘雾’二部!”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