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执法堂“云”“雾”二部的名字,对于大多数江湖人都十分陌生,只有一些江湖宿老才听到过一些零零散散的传闻。

    不过就算那些江湖宿老,也没几人敢说真正确定这“云”“雾”二部的真实。

    或者说,不敢相信这执法堂两部还存在于这世上。

    就算当日火莲派四大长老起事时,也是对这云雾二部提了一句,却也没人对其存在太过认真。

    因为关于这两隐部的传说,都太具有传奇色彩,仿佛是戏中剧情一般,让人难以完全相信。

    “这‘云’‘雾’两部,乃是我执法堂当年创立时所建,云拒外敌,雾平内乱,各司其职,行为完全自主判断,不听命于任何人……这也是我执法堂的两大拳头!”

    “诸位都当了许多年了统领,这些想必都听我说过。”

    “但就算是你们,恐怕心里也未必全信这两部的存在,毕竟谁也没有亲眼见过这传言中的‘云’‘雾’二部。”

    “亦或是见到了,却不识得。”

    “毕竟这两部因为性质特殊,倒也从未公布在众人之前……就连前后更替之事,都是简单进行,却也从未让谁见证过。”

    “而今日,我老风便想改一改这规矩!”

    风无忧音量稍稍压了压。

    本来听上去颇有些慷慨激昂的一句话,不知为何,却给众人带来一股戚戚然的感觉。

    “咣当。”

    突兀的一声,在光洁的地面脆脆的响起,在这大厅中绕梁三圈方才缓缓散去。

    那声音散去,却仿佛还萦绕在众人的心头。

    大伙微微低了低头,瞧见了那突然出现在地上的一个金属牌子,那牌子材质特异,非金非木,色泽深邃乌黑,倒有些像新碳一般,但刚刚那一响声则表明,这东西分量并没有看上去那么轻。

    牌子中央,刻了一个工工整整的“云”字,银钩铁画,如苍佰劲松,笔封处散开的极为自然,也不知是如何雕刻的,倒仿佛是谁拿毛笔写上去的一般。

    诸位统领虽说见多识广,却谁也没见过这么一个令牌,甚至都不知道执法堂内还有这么一个令牌,若非那令牌制式和他们手中统领令完全相同,又是风无忧亲手掷出,恐怕还要以为这是谁伪造的。

    “这是我执法堂‘云’部‘云先生’的令牌。”

    风无忧又道:“云部所行之处,绝无安稳尘世,而‘云先生’则是云部的代表,他可能平日里是贩夫走卒,他也可能是妇孺老儿,甚至可能是你我,一直如淡云一般,暗中护佑着执法堂的安危,这些年来可谓是功不可没,但尽力一生,却也不会有人知晓他这‘云部之首’的身份。”

    “而这‘行云令’,则是执法堂第二任总统领任老统领亲手所刻,行云令便代表着‘云先生’的身份,令在人在……令去人亡!”

    众人听了此言,纷纷皱了皱眉头。

    似乎此话意义非比寻常。

    而戚伤更是死死的盯着那块令牌,似乎在沉思着什么。

    “大统领……这‘行云令’却为何……”荒都统领宋远山话说一半,突然住了口,关于这云部的问题有些敏感,他也不知此时开口详询合不合时宜。

    不过虽然话没完,大伙却都听了出来,没说出的半句便是“为何出现在此处。”

    空气很静,非常静。

    静得像星空下的河,静的似烈日下的沙。

    “你们都知晓前些日子的火莲派之乱罢。”

    众人都点了点头,此事早已广为流传,他们怎会不知。

    “火莲派聚众暴乱,这是你们看到的,这是你们听说的,在这轩然大波之下,似乎有些不大寻常的事情都被隐藏,或者说是掩盖过去了。”

    “那一役前夕,数派掌门被害,其中甚至包括那白江剑门的深掌门,重剑门的裘掌门,他们都是成名已久的宗师,都是携着老风我的信函而来,却在荒都短短几日之间都丢了性命,此事荒都执法堂多番调查无果。”

    “这几派掌门死的蹊跷,却也留下的不少的线索,线索引向各门各派,甚至还有一些强盗匪人,但无一例外的,所有线索都指向这是简单的江湖纷争。”

    “如此多的‘简单’纷争……这便是我们荒都执法堂得出了结论,哈哈。”

    风无忧说着说着,大笑了了两声,其中自嘲之意毫不掩饰。

    “而能把这些事做的如此天衣无缝,恐怕有这等实力的势力着实不多。”

    说罢,风无忧似有似无的瞥了一眼戚伤的方向,眼神一闪而收,又继续说道:“而云部判定此事非同小可,是以云先生亲自出动……”

    铁风在旁听着,听到此处突然“咦”了一声。

    “风老……你说那什么‘云部’判定此事非同小可,那岂不是说这‘云部’如今依旧存在……而那‘云先生’也是不是古人,可这令牌在此……”

    “不错。”风老对铁风的插话却半点不恼:“云先生出动,得到了非同小可的线索,发了暗号与我汇合,却不想当我到了约定之地时……他已经咽了气了。”

    “什么?!”

    众人异口同声的惊道。

    所说心中隐隐有些猜测,却依旧没有想到事情竟是如此突兀的进展。

    无论如何,这“云部之首”必然是个武功极高的人,而得到线索之后,行事又必然是万分谨慎,在这等情况下竟然还会被人所害?

    在一些老一辈人物中传言,执法堂‘云’‘雾’二部,每次出手都会缔造一段传奇。

    可听风无忧所述,似乎此次出手不仅未缔造什么传奇,还把自己性命都丢了?!

    此事当真让人有些细思极恐。

    而地上那古香古色的令牌,却仿佛铁证一般,证明了风无忧所言恐怕都是真的。

    没有理会众人的惊讶与疑惑,风无忧话锋一转,突然抬头问道:“铁风,你觉得我执法堂行事如何?”

    听到这突如其来的问题,铁风先是一愣,而后想了想才道:“过去印象不大好,还有些小摩擦……不过后来识得了蒙老哥和风老,倒是让我大为改观,说实话,风老前辈行事作风,小子还是钦佩的紧的。”

    风无忧笑了笑,而后,语出惊人。

    “我以北荒大统领的身份,邀请你加入执法堂,接任这云部之首,你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