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风无忧发话,众人眼神再次聚集了起来。(书=-屋*0小-}说-+网)

    各城统领们大半倒是没听过那“陆大侠”的名声,也不知道那人是如何知晓“云先生”其名的,但若有办法能完成这楚楚可怜的少女的愿望,大伙还是乐得去做的。

    “陆姑娘呐,令尊当时是不是只说,将那要紧话转告给这令牌的主人,却也没具体说,一定要转告给某一个有名有姓的具体的人?”

    陆星柳想了想,突然眼睛一亮:“却是如此,家父特意说了,只认令牌,不认人,是以我当时问此人相貌年纪如何,爹爹都没有给我讲!”

    风无忧点了点头:“那便是了,这行云令乃是云部之首的标志,只要来日审定了新的‘云先生’,你便可以转告给他了。”

    “对啊!”

    陆星柳脸上神色顿时一缓:“我怎么没想到此事!”

    风无忧想了想,又道:“不过此事还有一难处。”

    “是何难处?”

    “令尊要你带着口信,可有时间限制?”

    “越快越好,最慢不得超过两月,算来便是本月底了。”

    “恩……这便是那难处了。”风无忧摇了摇头:“这云部之首位置非同一般,想找个合适人选甚是不易,距离期限不到半月,恐怕是来不及了……唉!”

    听了风无忧的回答,陆星柳再次神情一滞。

    铁风却是竖了竖耳朵,听风无忧聊着聊着,不知为何,总觉得仿佛有一口漆黑的大锅端在了自己的头顶,摇摇欲坠的要掉下来,牢牢的扣在自己的头上。

    “除非……”

    风无忧话说一半,顿了顿,眼光再次落在了铁风那眼神躲闪的脸上,其中意味已经不言而喻。

    当铁风对上那略有些狡黠的苍老眼神时,便知道,这大锅已经来了。

    就是还依旧有些理不清,这明明看似和自己没有半点关系的事情,怎么不知不觉地又绕到自己头上来了?

    许多眼神聚集在了自己的身上,不过只要那么极为少许的是带着期待,而大多的,则是带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为什么是我?”铁风抬头问道。

    风无忧老神在在的吐了两个字:“天机。”

    铁风瞧了瞧风无忧,又瞧了瞧那望着自己的少女,心中奇异莫名。

    天机。

    这两个字谁又能说得清,大到朝代更迭换代,小到一稻一谷收成,都能用这两字来解释。

    他风无忧说不清为何要选自己,自己又何尝能说得清为何要拒绝。

    那是一种冥冥之中的感觉。

    或许在细节之处会有答案,可是自己却没有意识到罢了。

    当真正意识到的时候,恐怕已经时过境迁。

    “柳儿……此事当真重要?”铁风转过头问道。

    陆星柳贝齿轻咬,认真的点了点头:“恩,据父亲所说,此事非常重要,比他的性命还重要!”

    铁风微微疑惑,他本想问的是这句话本身是否重要,却不想陆星柳以“据父亲所说”的方式来描述,难不成这重要与否她自己无法判断?

    不过对于这疑惑,铁风也未加深究。

    片刻。

    铁风暗暗咬了咬牙,深吸了一口气。

    “风老,你没在玩我吧?”

    “哈,我老风还至于那般随便!”风无忧哭笑不得的答道。

    “那我便暂当个三月,三月一到我便离去,成不成?”铁风不放心的问道。

    对于这劳什子云部,他是一点头绪也没有,甚至都不知道这“云部之首”到底是要干啥的。

    听了先前的一些零零散散的描述,在铁风理解中,这大概就是个执法堂的大保镖的意思。

    权利比较大的保镖。

    谁都执法堂不好,谁要欺负执法堂,那他就站出来把那人打跑。

    为了柳儿能完成这棘手的愿望,索性当他三个月倒也没太大的不妥。

    “没问题!”

    风无忧对于这个问题,倒是也答的极为痛快。

    而这般情形,倒是使得不少统领在旁频频皱眉。

    执法堂规矩森严,这云部任命的事儿他们无权插足,甚至都不知道这云部交接谁才有权插足。

    似乎这神秘的部门从古至今一直就这样神神秘秘的交接下来,却没谁知道,它是如何交接的。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些几乎清一色年过半百的统领,还是有些不大能接受大统领选择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当云部之首的事实。

    就算执法堂近些年来人才凋零,还不至于凋零到这般田地。

    “大统领!”

    一个身壮臂长的汉子站了出来,率先打断了这阵沉默。

    此人复姓欧阳,单名一个霸字,是北荒之北落银城的统领,人称铁臂怒猿,是个出了名的暴脾气,年过半百,却比二十出头的小伙子火气还要重上不少。

    那落银城不似荒都,靠着大雪山,周遭还有许多未开化的地方,是个不大安稳的地儿,因此作为那落银城统领也少不了要时常和人动手,连年争斗之下,这铁臂怒猿欧阳霸整个人的气场也较其他各城统领要凶悍上不少。

    “我有异议,这云部何等重要,就算一时间群龙无首,那也不至于随意选一个小子来当这云部之首啊!”

    “欧阳统领,那依你看,得是何等样人才能当这云部之首?”

    “武功,人品,见识……!可能还得要写别的,不过我一下只能想起这么多!”欧阳霸果断地答道。

    他嗓门很大,说起话来仿佛有回声一般,离得近了会被震的耳朵嗡嗡直响。

    “你们大伙来得仓促,或许有些事情还知晓的不详不尽,蒙天,你来给他们讲讲罢,那日观剑大会时,是如何破了那火莲派的布置的。”

    听到这,不仅诸位统领的静了下来,在旁边安静许久的戚伤眼睛也睁大了些,那日只是影响颇大,而且不少人都瞧见了那恐怖的异象,却当真没几个知道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有一些道听途说的版本,却不知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毕竟经历那一幕的当事人,大多都不在这世上了。

    蒙天行了一礼,站了出来,将那日所生之事粗略的讲了下,倒是把东靑王一节给隐去了,讲到后来那火莲派掌门反去袭杀渺苍天时,所有人都是心底一阵欷吁,虽说蒙天讲的已经非常粗狂,还是不免让大家的心时上时下的。

    到了最后,说到是铁风出手方才破了那邀日大阵,所有人脸上同时涌上了一股怪异神色。

    这就好比听说一个蚂蚁吃了一头大象,颠覆了认知,让人没法相信。

    偏偏这匪夷所思的言论,风无忧也没有提出任何不对,默认了这便是事实。

    这还是风无忧已经吩咐蒙天隐去不少惊世骇俗情节的结果,只道是铁风用剑气破了那巨大的火球,却没实话实说是铁风冲进了火球中。

    如若说实话,怕是眼前这帮人真的接受不了了。

    “大统领……这是真的?!”欧阳霸一脸不可思议,问完之后,自知不妥,转头又道:“蒙统领,我没有怀疑你的意思……可是……可是这事实在没法让人相信呐!”

    “无妨。”蒙天笑道,他早就料到了会有这种结果。

    “欧阳统领,听闻你那盖天掌的功夫最近又突破了?”风无忧问道。

    欧阳霸不知大统领为何突然问起这个话题,但毕竟问到了自己得意之处,难免脸上带了一股难以掩盖的骄傲:“侥幸,侥幸突破了哈哈,也就多了千八百斤的力气,哈哈。”

    “不错。不错。”

    风无忧轻轻的抿了一口茶,待那茶水沿着喉咙滑下时,才缓缓的放下了杯。

    “既然如此,你俩便在这比划比划试试吧。”

    (今天题目写错了,是‘欧阳霸’,发了没法改,特此交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