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

    欧阳霸一愣。

    “要我和这小子比试?”

    那张粗犷的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倒不是因为他多狂妄自大,着实是因为这看起来实力太不对等。

    落银城统领在各城统领之中都算是武功高绝的存在,一对铁臂在血与火中锤炼了数十年,在他看来,就算铁风是打娘胎里开始练功,也绝对和自己不是一个档次的对手。

    就算他真的无意中破了那邀日大阵,也多半是取巧而为,真刀真枪的要和自己比划,恐怕断个胳膊断个腿那都是轻的。

    “大统领……这……今日还是别比了。”

    铁风挠了挠脑袋,有些支吾的说道。

    他心中也很无奈。

    瞧见这一幕,在场各人各有所想,有的觉得这少年少了些胆气,前一刻刚应下来这云部之首,后一刻便临阵退缩,这倒显得有些懦弱了,大凡江湖英雄,就算身手不如对头,总也要试上一试,未战先败未免让人有些瞧不起。

    当然,也有数人觉得这少年做的无可厚非,那落银城统领武功高绝,两者实力相差太大,若硬着头皮强上那才是莽撞了,做人光有拳头,不带脑子,就算胆气再高,怕是也要活成个烈士。

    “你们担心什么?瞧瞧,药膏、担架、绷带,都给你们备好了,老风我也在这瞧着,尽管打就是,死不了,死不了~”

    风无忧仿佛事不关己一样的摆摆手,听得众人好一阵无语。

    备好了这些药物就不怕受伤了?

    难不成备好了棺材还不怕死了?!

    当真是跟不上风大统领的思维节奏!

    不过仔细想想,大统领倒是当真远虑……这些桌子和伤药老早就抬到这儿来了,难不成今天一开始,大统领便想好了会有这一着?

    如此说来,这切磋比斗倒是势在必得了。

    却不知大统领为何如此,一定要安排这一出。

    欧阳霸无奈的摇了摇头,又道:“大统领,我这盖天掌是杀人用的,却不是切磋斗艺用的,讲究的是一个有进无退,有去无回,向死而生,不留退路,这小子毕竟不是什么奸恶之人,我这……我实无理由出手伤他啊。”

    “是啊,是啊!……这伤了人可不好。”

    铁风跟着连连点头,倒颇有些苦口婆心的意思。

    “伤了人可不好啊!”

    众人只道他是怕受伤,却不想铁风心中所想与他们猜的大相径庭。

    自醒来之后,浑身力量仿佛无穷无尽一般,铁风一生之中从未有过这般强大的感觉,但其中有个要命的缺陷,便是这力量好似小孩子抡大锤一样,自己并不能控制得了,不运功则罢,只要稍一运功,就会有一股恐怖的力量涌出,击破眼前的一切。

    铁风不知道这力量因何而来,也不知这力量的极限是什么样,但他却知道,若稍稍控制不慎,恐怕肉体凡胎是经受不住这么一下子的。

    这也是他根本不想和任何人比试的重要原因。

    但令铁风郁闷的是,风无忧倒是十分的坚持:

    “你们两个怎么如此磨磨叨叨!受伤了养好便是,大丈夫怎地这般瞻前顾后的,你们都往后退些,给他们俩留出些空儿来!”

    说罢,风无忧一伸手掌,将地上那“云”字令牌吸了过来。

    众人闻言,虽说心中对这比试仍旧有些不解,还是后退了数步。

    陆星柳轻声道了句“小心”,也跟着退到了一旁。

    若说在场最相信铁风实力的,恐怕也就是她了。

    瞧着那突然空旷许多的场地,欧阳霸望了望四周,望了望铁风那尚有些稚嫩的少年脸庞,最后眼光落在了风无忧的脸上。

    那眼神仿佛在询问:真要动手?

    风无忧点了点头,算是给了他回应。

    “小子,听说你是用剑的,这把剑拿着,先看看趁不趁手。”欧阳霸从一旁扯了把剑来,对着铁风丢了过去:“我欧阳霸是在雪山长大的,武功都是杀人的招数,也不会什么点到即止,大统领命令难违,一会你自己护住要害罢。”

    铁风接过了长剑,只见那剑尖寒芒如星,相距两尺便能感觉阵阵冷气,想必是个神兵。

    握在手中,轻轻一捏,却发现那精钢剑柄就好似软泥一般,顿时出了四个浅坑,若挂在一旁,倒显得剑柄上那绣银龙纹变得更加栩栩如生了。

    “唉。”

    铁风轻轻叹了口气。

    “果然还是控制不了。”

    感受着手心那不受控制的力道,他已经打定了主意,不必争那一时的胜负,一会那蛮汉子过来自己便受他几下打便是,吃些小亏,总比失手将人伤了的要好些。

    欧阳霸不知他心中所想,见他有些哀叹的神情,还道是他吓破了胆子,斗志全无。

    “兵刃可还合手?”

    “合手?”

    铁风微微摇了摇头,将那龙纹剑柄的利剑放到一旁地面上,起身摊了摊手:“……兵刃却是不用了,就这样吧。”

    欧阳霸不是很在意这少年用什么,在他眼中,用什么倒是区别也都不大。

    双脚踏了个丁字,双臂猛然一蹦,那本就极为粗壮的手臂,瞬间又胀大了些,较常人粗壮一倍有余,几乎要将那暗黄色的袍子给撑破了去。

    袖袍下,双拳已呈现淡灰色,仿佛两口银锤一般,上下起伏之间都透着一股力量之感。

    诸位统领毕竟相距遥远,平日里也极少相见,更没什么机会切磋一番,先前还想着这“盖天掌”名字未免起未免稍显狂妄,但此刻这起手架势一出,便纷纷觉得这“盖天掌”之名不虚。

    但论力道而言,恐怕在座各城统领的看见本事,也没有能比这一手“盖天掌”更为霸道的了。

    “盖天掌下,无情可留……小子,你好自为之!”

    这欧阳霸虽身为统领,却是个天生直来直往的性儿,不讲究什么虚头巴脑的寒暄,也不像一些自重身份的江湖中人,往往出手之前还要加上一句“小辈,你出手吧”云云。

    既然今日之斗无可避免,索性便求个速战速决。

    一阵灰风冲过,双掌带出的劲气竟在这大厅之内荡起一阵狂风,那欧阳霸壮硕的身躯仿佛一个石山一般,携着轰隆隆的声响便冲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