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北风过边荒,如战歌荡青天,那欧阳霸刚一出手,就带着一股极为强横的凶悍之气。

    虽说他现在站在那就显得比其他统领要凶悍了不少,但如今这一出招,更是如洪荒野兽一般,和先前的他又是判若两人。

    瞧着那在自己眼中极速放大的手掌,铁风也不敢大意。

    那朝着自己袭来的强悍掌风,在过去的对手中恐怕也只有那司马正义的“七杀掌劲”可以稍稍比拟,不过那七杀掌劲则更多一分隐晦的杀机,这盖天掌则是更多一分直截了当的暴力。

    虽说他如今身怀强悍内力,但也没当真和人动手过,就好似一柄未出鞘的宝剑,也不知是利是钝,但无论如何,单看这骇人架势,铁风可不敢不闪不必的硬抗。

    双臂刚刚交叉胸前,下一瞬厅内便发出宛若大山塌陷的一声轰响,只见那粗细完全不对等的手臂轰然相撞,接下来,便如同大家意料之中的那般,那显得有些瘦弱的身影在这大力之下像出弦的箭一般“嗖”的飞了出去,一直砸到了身后的厚重大门上放下停下,那沉沉的闷响震得大伙都是眼皮一跳。

    ……

    结束了?

    虽然这结果是他们意料之中,但感受着先前的力道还是不免心头惴惴。

    自叹不如!

    包括欧阳霸在内,数道眼神都同时聚集在了风无忧的脸上,等着他发话,决断这胜负分明的战斗。

    “唉,可叹那……”

    风无忧摇了摇头,众人又是面面相觑的好一阵疑惑,也不知这“可叹”什么。

    “你们在等我宣布结果是不是?”

    大伙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唯有蒙天低头不言不语。

    “身为一城统领,你们平日里也是精明的很,怎地近日被一个小子忽悠过去了?”

    斥责过后,风无忧提了提音量道,布满皱纹的脸上带着好大痛快:“铁风,你少给老子装死,站起来!”

    “……”

    正当大伙存疑时,却猛然惊异地发现那趴在地上的少年当真动了动,过不多时,便真如风无忧所言,磨磨蹭蹭的站起来了!

    这一幕使得大伙眼睛都直了,也不怪风无忧说他们被一个小子骗了过去,刚刚那一下看的真切,那是实打实,肉碰肉的打在了那少年的身上,谁会想到那少年不禁没什么大碍,而且还趴在地上装晕?!

    铁风见避战的伎俩被识破,挠了挠头,悻悻的说道:“风老……我认输了,我打不过这位欧阳大哥……”

    “打不过也得打!少给我老风耍心眼,欧阳霸,拿出你的气势来,你刚刚还给我说什么武功又有进境了,怎地连一个小子都打不趴?!”

    听到风无忧这唯恐天下不乱的言论,铁风嘴角抽了抽,心头不客气的骂了句老不死的。

    虽说刚刚那一下没受伤……不过也疼啊!

    就算内力再强劲,这皮肤和骨头还是人的皮肤和骨头,换做谁挨那莽汉的一下子也不好受!

    欧阳霸瞧见铁风又站起来了,先是一愣,看了看那似乎完好无损的少年,又低头瞧了瞧自己那沙包似的拳头。

    似乎是瞧见了什么极为不可思议的事情,直到风无忧激他无能,这才回过神来。

    “小子,你练的这是什么功夫?”

    “我练的……铁皮功?”

    铁风微微犹豫,随口说了个自己都不知道的功夫。

    这还是为了照顾到眼前的大汉的颜面,给他个台阶下,不然若是说“我啥都没做就把你的绝招给挡住了”,怕是这汉子要当场发飙。

    欧阳霸实没听说过这“铁皮功”之名,但也暗暗把它记下了,无论如何,光能挡住自己这一拳,这铁皮功便比江湖上那些金钟罩铁布衫的功法要强上太多了。

    “既然如此,那便再接我一掌!”

    说罢,那欧阳霸双臂一股,再次如蛮牛一般冲了上来,两人一交上手,便是一阵咣咣咣的震撼人心的声响。

    众人都是紧皱着眉头,眼前一幕几乎颠覆了他们的认知。

    这交手看似极为不平等,甚至有一种虐杀之感,欧阳霸那盖天掌凶猛霸道,一往无前的冲杀,反观铁风,只是用双手护住了身上要害,一边打一边跑,有的时候的是被打跑的,有的时候是被震飞的,若要用四个字来形容,那边是“抱头鼠窜”。

    看上去极为狼狈。

    之所以这战斗还在持续,是因为那狼狈不已的少年,偏偏每次遭到重手打飞,拍拍身子便又像没事人一般站了起来。

    “这……欧阳统领放水了?”

    “不像啊……那欧阳霸是个实心眼,无论谁放水他也不会放水,而起你瞧瞧那边被震下来的灰砖,哪有放水的意思……”

    两位统领在旁小声私语着,不过这小声也只是就此情此景而言,若换做一个安静的环境,恐怕他们便是朗声对问了。

    没谈上几句,一阵劲风从场地中央压了过来,挤得两人都跟着小退了半步。

    此刻,他们虽对那少年取胜依旧不大看好,但这刀枪不入的功夫却是实实在在的震慑了他们一番。

    “停!”

    两人正斗的不可开交时,铁风忽然举手大喊了一嗓子。

    毕竟不是生死相搏,欧阳霸听见这一声,当真住了手,斗大的拳头悬在半空中,散发这一种迫人的压力。

    空气仿佛陷入了片刻的凝滞。

    “风老,差不多了吧……!”

    铁风揉了揉尚有些疼痛的左右小臂:“也打了一刻钟了,算不分胜负,成不成?”

    换做平时,两方对战,一人在持续挨打的情况站出来说“不分胜负”,恐怕所有人都要笑掉大牙的骂他厚颜无耻,但铁风在承受住那种恐怖的攻击后还能中气十足,面不改色,这“不分胜负”四字倒也算不得假。

    以如今战局来看,确是如此。

    风无忧和善的笑了笑,正当大伙以为他要说出“今日就此作罢”时,却不想听到了正相反的两个字:“继续!”

    顿了顿,又补充道:

    “铁风,我知你想问我什么,你若想知道那问题的答案,那便先打倒眼前这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