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风狠狠揉了揉额头,面对这浑身上下全是心眼的老头子,取巧是讲不通的,此刻有求于人,讲理却更是讲不通。

    任你诸般经史子集,也难敌得过三字——我乐意。

    这就是此刻风无忧的态度。

    片刻。

    铁风点了点头,又轻轻握了握拳,指甲嵌的掌心生疼。

    “欧阳大哥,风老这么说我也是情不得已……唉!”

    “还请你一会护好要害,我这拳头有些控制得不灵便,出手没个深浅。”

    这一言落下,几人同时一愣,有的缩了缩脖子,有的揉了揉耳朵,都怀疑自己是听错了。

    这几句话说的并没有多特别,刚刚欧阳霸便说过类似的言语,可这两人都在众人心里有了清晰的实力判断,差不多的话,听起来却是意味不同了。

    就好比一只老虎对兔子说,我拍你一巴掌,尽量不拍死你,那听起来虽然嚣张,却也没人去笑话什么。

    如果反过来,兔子对老虎说,我挠你一爪子,尽量不给你挠死,那听起来恐怕是狂妄了。

    而在在场大多数人眼里,自然是欧阳霸是老虎,铁风是那兔子,不过这兔子的皮硬了些罢了。

    就算再硬,那也还是兔子,总也不能飞到天上去。

    欧阳霸面色不快,眸子瞪得跟牛眼似的,还拍了两下自己胸口,发出咚咚响声:“你真有信心,那边来吧!”

    铁风知他误会了,还以为自己是大言不惭,不过也不多做辩解,扎起马步,对着空气飒飒挥了几拳。

    “既然如此,那小子便来了!”

    铁风实不会什么高明拳法,只能站起身来,在众人不解的眼神下一步步的走了过去。

    大多人还是轻轻摇了摇头,不看好这满身破绽的少年,而几位敏感些的统领微微皱了皱眉,武者的只觉告诉他们,眼前的少年似乎有些变化,似乎是眼神,似乎是一股莫名的气场,说不清道不明。

    但感觉他确实变了,和刚刚一昧的被动防御不同了。

    感受最明显的莫过于直接承受这份压迫的欧阳霸,在铁风走出第一步时,他便心有所感一般,竟不由自主的微微退了半步。

    察觉如此,他又坚定的向前迈了两步,这才消弭了那种突然升起的异样情绪。

    看着眼前的少年,一向出手果决的他,眉头皱的像深山沟壑。

    这少年明明走的并不快,明明浑身都是破绽,似乎只要不费多大劲,便能将他一拳击飞。

    可是一种本能的警告却使得他并没有如同前一次那般痛快出手,总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似乎这少年有哪里远超自己!

    ……力量?

    想到某种荒唐的猜测,欧阳霸摇了摇头,哑然一笑。

    力量一道超越自己,那是不可能的。

    怕是屋内诸般高手,也没谁敢说能在力量上超过自己。

    上雪山,下冻河,浮冰为大马,铁虾作珍馐,数十年极恶环境下的苦修而来的坚实内劲,绝不是随便来个谁就能轻易超越的。

    在两人不足数尺时,铁风终于抬起了右拳。

    而欧阳霸也将脑海中的怪异思绪都丢了出去,手臂一蹦,对着那似乎慢慢吞吞的小拳头应了上去。

    的确,对于他的海碗般的拳头而言,铁风的一拳当真可以算作“小拳头”了。

    两拳越来越近,拳风相交便带来了一股强悍的劲浪,将那些早早备好的桌子瞬间全都掀翻了去,那些先前备好的杂七杂八物事统统如柳絮一般,四散落开。

    这般威势使得众人吃了好大一惊,从未效果,这本来听起来一面倒的切磋,竟然会爆发出这种恐怖的交锋!

    而让他们更为惊讶的是,两拳还未交,那一向粗野的欧阳霸脸色大变,涨的仿佛是巨猿光溜溜的屁股,五官无不写了一种莫名的神色。

    似乎是……恐惧?

    他们不知欧阳霸为何会出现这种神色,而这情形也容不得他们深思,面对这等交锋,强如他们也得老老实实的扎起步法,暗自运力,再也保持不了一副看热闹的淡然。

    严阵以待,迎接那即将到来的恐怖交锋!

    明明就是一瞬间的事,却仿佛持续了很久。

    谁也没注意到,他们侧面那厚重的髹漆大门是什么时候开的。

    清风轻轻的吹,阳光在地上射出了一道浅浅的淡痕。

    他们也没有注意到,那大门是如何开的。

    而大门打开的一瞬,一大一小两口拳头,仿佛突然受了什么巨力牵引,像突然变向的流星一般,竟不受控制的一左一右的擦边划开了!

    而那股强绝的力量,也随着拳心偏移,对一旁狂躁的空气展开了猛烈的攻击。

    一阵骇人的狂风过后,两人就这么分开了!

    没有想象中的恐怖交锋,也没有什么毁天灭地的气势,就这样,轻轻巧巧,简简单单的分开了,就仿佛他们心有灵犀的故意为之一般。

    但谁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铁风情形还好些,只是脸上擒着疑惑,看了看自己的拳头,不解刚刚发生了什么。

    而欧阳霸则是双腿一软,一向如蛮兽一般的他,此刻竟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穿着粗气,那粗壮的手臂竟在半空中微微颤抖。

    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输,也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何等强大的力量。

    但他知道,他其实是输了。

    如若刚刚真迎上了那看似不起眼的小拳头,恐怕自己这大号便要改一改,再也没法唤作“铁臂怒猿”,顶多能称一声“独臂怒猿”了。

    好一阵后怕!

    相比他的挫败,众人更多的是讶异,也不是讶异两人交手的结果,而是讶异——这执法堂大厅内竟然突然多了一个人!

    那人一裘黑衣,直挺挺的站在那,仿佛脸上有一团蒙蒙的迷雾,明明距离众人不远,偏偏使得旁人看不真切。

    在场各位都是高手,却也都不知道,此人是如何出现在这里的。

    仿佛他一直就在这里一般。

    这诡异的情形,使得众人无不倒吸一口冷气!

    “阁下何人?”

    那人未理会一旁统领的发问,甚至对那一地狼藉瞧都没瞧上一眼,只是轻轻的抬了抬头,注视着座上的风无忧。

    “怎么……如今这云部更替,你风无忧便能自主决定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