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说话声音有些沧桑,带着几分奇特的古意,可这并不是多响亮的声音,却使得满座哗然。(书屋 shu05.com)

    这句话的分量很重,而在北荒,敢如此不客气的和大统领对话的人,决然不多,加上他那一身鬼神莫测的功夫,种种一切表明,此人定是个非同凡响的人物!

    但之所以令人惊疑,更重要的是,在座各位统领,竟无一知晓此人是谁!

    未知令人恐惧,而强大绝伦的未知,更是会压的人窒息。

    风无忧瞧见这人却没多惊讶,仿佛早有预料一般。

    “你终于来了。”

    “执法堂云雾二部,自古便不在大统领的管辖之内,你凭何随随便便的便任命了云部之首!”

    那人言谈之间毫不客气,面对这北荒大统领,竟有些质问的意思,这一屋子走出去响当当的人物在他眼中更是视若无物,丝毫没有放在心上。

    众人不发一言,却都在心里暗暗猜测此人身份。

    “既然你说老风我随便,那你倒是说说看,是何等样人方能有资格任这云部之首?”

    那黑袍人不似先前欧阳霸那般,说出若干细细思忖的道道,而只是简单的吐了四个字,似乎他对人的判断要简单粗暴了许多:

    “武功强绝。”

    风无忧也是单刀直入的说道:“你也瞧见了,这少年年纪轻轻便和那欧阳统领战了个平手,说是武功强绝,可谓是无可厚非了。”

    欧阳霸听了大统领这话,知道他尚给自己留了面子,迟疑着站起身来,摇了摇头:“并非平手……是我……是我败了。”

    不待多言,那神秘的黑袍人再次惜字如金的打断道:“还不够!”

    “那你说,如何才算够?”风无忧眯了眯眼睛。

    “在我手下走过三招!”那人不客气的说道。

    听到这里,风无忧也不禁皱了皱眉头,他倒是也没想到,这人竟然为了阻止此事,不顾身份的要自己动手。

    要知道,这黑袍人已经许久没有自己动手过了。

    而且他亲自动手,所代表的意义也是非同一般。

    顿了顿,风无忧摇了摇头:“怕是有些以大欺小了罢。”

    “这世上可有平等?风无忧,云部职责你是知道的,这云部之首更是要把平等二次从脑中摒弃!”

    两人越说越僵,铁风在旁却是越听越奇,在片刻安静的功夫,上前了一步问道:“这位老兄……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你在叫谁?”

    那人微微侧头,浑身气息一寒,虽是问话,却没给人半点回答的机会。

    众人只见那黑光一抖,那黑袍人似乎动了一下,又似乎没动,耳旁却突然传来“嗙”的一声闷响,而后便发现一人高高跃起,又重重摔下,砸的地面都出现了一道细细的裂纹。

    待那飞出的人影抬头时,众人惊骇的发现,这少年正是刚刚把欧阳霸逼得手足无措的年轻人,铁风!

    铁风捂着胸口,他从未想到这世上竟有如此霸道不讲理之人。

    也没想到,自己运足内力,竟然也扛不住这黑袍人的一下!

    甚至都没瞧见他是怎么过来的!

    陆星柳关切的走了过去,铁风强忍着剧痛说了句“还好”,但那瞬间苍白的脸色却出卖了他。

    而后单手拄着地,半晌说不出话来。

    “风无忧,你也瞧见了,这等实力的小子怎能当这云部之首?”

    那黑袍人随意的拍了拍手。

    “你若强行任命,我自会亲手取了他性命,你知道的,这是我的权利范围。”

    “你到底想做什么?”风无忧声音淡然含威,似乎对这人的行事也颇为不满。

    “不想做什么,我只想这执法堂,还是原来的执法堂。”那人答道。

    “云部之首缺失,可还算是原来的执法堂?”风无忧又道。

    “我自有推荐人选,此事事关重大,必须从长计议。”那人坚决的说道。

    风无忧袖袍下的拳头握了握,闭目沉吟一阵,终究难以抉择。

    空气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淡淡的风吹进,吹的地上杂物打了几个滚,却丝毫撼动不了那两扇厚重的漆木门。

    是一道有些虚弱的声音打破了这阵沉寂。

    “风老,小子既然应了你这事,又怎会……又怎会被一个莫名其妙的家伙吓到?”

    铁风吃力的站起身来,轻轻将陆星柳推到一旁,擦了擦嘴边的一丝血迹,倔强的走到了那黑袍人的面前。

    少年眼中写满了不屈,他身上很痛,像要爆开一样的痛,但是他又怎能被这痛吓倒。

    初始时,风无忧提这云部之首,铁风只是抱着无所谓的态度,甚至其中更多的是抗拒,若非想帮着陆星柳完成他父亲的交待,恐怕任谁如何说他也不愿认下这听起来颇为麻烦的身份。

    但那是选择权在他的前提下。

    而眼前这人表现出的那种发自内心的蔑视,却使得铁风怒意暗生。

    既然他不愿自己当这云部之首,自己还偏要非当不可了!

    那是一种源自骨子里的傲气,不怕什么天差地别的实力,也不怕什么血与痛!

    “我不知道你是谁,不过这云部之首,小爷我觉得自己挺合适,今天倒是非当不可了!”

    那黑袍人听了不怒反笑:“哈哈,不知者无畏,你倒是蠢得天真!”

    风无忧微微摇了摇头:“铁风,你先去旁歇息养伤,先不急得一时。”

    铁风只他是为了护佑自己,经过先前那一击,也知道眼前这黑袍人武功绝非等闲,不过饶是如此,他也毫不退缩:“三招?咳咳……小爷便来会会你如何!”

    “哼,什么都不知道的蠢小子!”

    那黑袍人声音变得冷冽了些:“你怕是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罢?”

    “那又如何!大丈夫随意自在,我既决定,那便不改了!”铁风傲然答道。

    少年虽重伤在身,但那般气势却瞧的众人都是暗自肯定,看来先前诸般先入为主的想法,当真是把这少年小觑了。

    “先前我在外,感觉你内力修为倒是不错,可刚刚交手却发现你这小子运力竟毫无章法,三招怕是多说了。”黑袍人摇了摇头,毫不掩饰那种蔑视语气:

    “你若有胆……那自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