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站在那里,就仿佛亘古不变的存在一般,不发一语,却让人压抑莫名。

    铁风暗自运气,体内强大的内力沿着奇异的脉路涌现,浑身充满了仿佛用不尽的力量,在这全力而为之下,甚至周身都弥漫了一层淡淡的橙红色光芒。

    “异光?”

    看到这一幕,一旁的欧阳霸再次叹了口气。

    能运气产生异光,那是内力修为达到极高境界才能做到的事情,却不想眼前这少年看似年纪轻轻,竟然身具等功力,想到如此,暗叹自己刚刚输的确实不冤。

    全力运气之下,那略显瘦弱的身躯都隐隐有些颤抖,似乎此刻强悍异常的身体都难以驾驭这骇人的力量,但饶是如此,铁风还在拼尽全力的运转这法诀,颤抖愈发剧烈,而红芒也愈发强盛。

    刚刚那极为短暂的交手让他明白,眼前这黑袍人的实力恐怕要远超自己的想象,唯有全力一搏,方有可能险中求胜。

    瞧见这个架势,风无忧脸色覆了一层忧色,双手飞速疾点,在两人四方连布了三道十方封禁术,一道肉眼难以察觉的屏障升起,将那偶尔逸散的能量紧紧包裹起来。

    这般举动倒是让人有些不解。

    在场各位也都是问鼎一方的高手,就算两人交锋再激烈,他们总还不至于连那逸散开来的余波也抵不住。

    大统领这倒是有些小题大做了。

    厅内的杂物仿佛受到了什么牵引,四散飞舞了起来,初始时只是一些灰白色的纱布还有从门外飞进的草叶在半空打着旋,到后来时,先前被击碎的断木板也跟着飞了起来,绕着铁风四周,竟形成了一个驳杂的龙卷,离离散散,零零错错,不多时竟给铁风身体遮住了大半。

    相比这边的威势,那黑袍人则是显得愈发沉静,只是在那阵龙卷初生之时微微抬了抬头,而后便如一座石雕一般,淡然而安静的站在那里。

    “烈……阳断!”

    低沉的声音从铁风喉咙中发出,而后那阵旋风便如受了什么压迫,突然爆炸开来,震得那些乱七八糟的杂物四散射出,打到了旁边的透明屏障上,竟发出了叮叮当当的连环响声。

    不过这般异响却是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关注,因为所有人脸上都带着一抹惊骇,一抹携着浓郁的不可思议的惊骇。

    只因他们眼中所见!

    那是一道剑气,凝实得可怕的剑气,仿佛真的是一把来自远古的利刃一般。

    突兀的诞生,又突兀而迅猛的射出,所到之处一切都化作齑粉!

    似乎携着很大的声音,似虎啸,似龙吟,但他们不确定这声音到底是真是幻,无论是那恐怖劲力还是那神异的声响,都让人感受到一种浓浓的不真实感,仿佛是堕进了梦中。

    剑气携着一股一往无前的劲头,直截从那黑袍人后背到前胸穿体而过,甚至直接穿破了风无忧所设的三道屏障,余力兀自未停,竟将那大厅屋顶捅出个数尺方圆的大洞来!

    阳光载着滚烫的砂石从那洞中落下,掉在了那大厅结实的石板地面上,又冒了一好阵热气。

    铁风瞧着这轻易得手的一幕,却不禁皱了皱眉头。

    似乎有些不对。

    “恩……?”

    “……没有血?”

    定睛一看,确实不对劲,只见那仿佛矗立不动的身躯不仅没有丝毫血迹,甚至连那乌黑的袍子上连一丁点破损都没有。

    奇怪的是,那人偏偏就站在那,似乎那凌厉的剑气和他的身躯不在同一个世界一般。

    “这是……怎么做到的……?”

    正当铁风疑惑不解时,却感觉后心猛然一痛,身体一轻,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般的飞了出去!

    眼花缭乱。

    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却都发现,现在那黑袍人所站立的地方已经成了一片空地,而原本铁风立足的地方,却多了一道黑色的人影,站立不动,背负双手,也没人看得清他是如何过来的,更没人看得清他是如何出手的。

    一个字,快!

    再看向那少年时,情况已变得有些凄惨,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血溅了一路,趴在地上不知死活,背后衣衫多了一个醒目且令人心悸的手掌印。

    正是那手掌印,才使得众人艰难的猜测出刚刚发生了什么。

    这实力差距确实有些太大了!

    莫说这少年挺不过三招,就算在场哪个站出来,恐怕也无法在这恐怖而诡异的黑袍人手上挺过一招!

    这突兀的变故,竟使得所有人都呆愣当场,也不知该上前去扶起那凄惨的少年,还是原地不动,护佑这切磋的公平。

    欧阳霸最沉不住气,第一个站了出来,对着那黑袍人拱了拱手:“这小兄弟不行了,还望仁兄停手,三招之约就此作罢吧。”

    “哼,他自己说的欲受我三招,岂能因此便停手?”那黑袍人却丝毫不为所动:“我最恨出尔反尔之人,就算他已经成了一具尸体,也必须在尸体上打完那两招才成!”

    “我知道你厉害,但这小兄弟年少天才,又对执法堂有恩,却不能叫你这么给杀了!”欧阳霸朗声说道。

    他自来就是个直性子,虽然实力差距犹如天堑,却没有因为那黑袍人的威势后退半步。

    空气凛然一寒,顿时三四名汉子拥了出来,挡在了铁风身前,正如欧阳霸所说,就算这黑袍人实力再强,总也不能让他把执法堂,甚至整个荒都的救星给这样杀了。

    场上气氛也是悄然生了不少变化,原本的一场普通的切磋,因为这黑袍人的出现,逐渐演化成了一场赌上性命的搏杀。

    瞧见这场僵持,风无忧却没有说话,也没有阻止,甚至都没有朝这边看一眼。

    而是瞧了瞧地上的铁风,举杯抿了一口苦茶。

    “你用的……咳咳……呼”

    突然,地上少年身影动了动。

    “你在隐藏着什么……你怕我发现什么?”

    经过几次挣扎,铁风终于爬了起来,气息虚浮不定,脸上却带着一丝倔强的笑容。

    “你认识我,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