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有那种人,站着不说话也不动,穿着一身朴实的布衣,偏偏就带着一股仙气儿。

    让人一眼难忘。

    而铁风眼前突然出现的这道身影便是这种。

    而且已经是第三次见了。

    第一次是在落花湖畔,第二次是在苍梧顶,而这次,则是又如同前两回一般,那削瘦有力的老者,就这样突兀的出现在了铁风的眼前大石之上。

    这时候,铁风也隐隐猜到了那三无道人话中之意。

    “狸前辈,又见面了……”

    “狸前辈”三个字刚出口,铁风便恨不得给自己抽两个大耳刮子,这当面把三无道人瞎起的外号叫出来,铁风算得上是头一遭了。

    “……你说什么?”

    “咳咳,老前辈,老前辈你好,小子舌头打弯了……”铁风慌忙解释道。

    三无道人实力就非同小可了,他这师兄擒他如同擒小鸡一般,这等人物自己没事可不想瞎惹。

    那老者也不说话,两个精亮的眸子不住的在铁风身上扫来扫去,扫的他心里直发毛,也不知是该主动说出“我没见过那家伙”,亦或是老老实实交待,让这老者将那三无道人再次“抓回去”。

    亦或是脚底抹油,撒丫子便逃。

    最终铁风哪个也没选,只感觉自己仿佛是赤裸裸的站在原地一般,似乎一切都瞒不过那老者锃亮的双眼,在这莫名的静谧中甚是煎熬。

    “唉。”

    许久的煎熬,终于换来一声轻轻地叹息。

    那老者似乎并不经常叹息,这一叹叹得十分僵硬,又有些悠长,让人跟着心生一股戚戚之意。

    “前辈何故发叹?”

    铁风终于找到个由头,打破了这难熬的沉默。

    那老者摇了摇头,也不知是在和铁风说话,还是在自语呢喃:

    “人力有时尽,苍天终难改。钟山只一梦,世间七百载……”

    “……??”

    铁风一脸疑惑不解,那老者又转头问道:“铁风,你这把剑可是那老不安分的给你的?”

    “……”

    铁风微微一怔,料想他说那“老不安分”的多半就是风无忧,不过此事毕竟是隐秘之事,风无忧虽没提,铁风却也不愿四处张扬,是以便装作不懂,闭口不答。

    那老者却似乎并不在意铁风的回答,一阵秋风起,长衫飘飘,须发飞扬,仰头望了望那湛蓝的天,望着那云卷云舒,隔了许久不语。

    “逆之乎?由之乎?”

    那老者又长长的叹了口气,似乎遇到了一个十分棘手的难题。

    半晌过后,转过头来:“你要找铁血峰?”

    铁风听了这个问话颇感惊奇,倒不是因为这“铁血峰”三字,毕竟当日在落花湖畔铁风便问过这老人一次,他惊奇的是这老者竟然主动提起这铁血峰之事。

    要知道,当时他可是奉劝自己不要找了。

    铁风正色施了一礼,的确,自在风无忧那知道铁血峰的消息后,这便是他的头等大事。

    而这神秘的雾部总部,竟然身为北荒大统领的风无忧都不知其具体所在。

    “是,还望前辈奉告!”

    “你要找铁血峰,所为何事?”

    “晚辈在这世上没其他亲人,只有一家叔,数月前突然离去留书让我去寻此处。”铁风答道。

    “家叔……?”那老者摇了摇头:“那你倒说说,你对你的这个‘家叔’了解多少?”

    铁风不解此话是何意,便答道:“老头他……他是个铁匠,武功很好……呃”

    话说一半,突然有些说不下去了。

    以前武功弱时,只感觉铁无发武功很好,很厉害,却也没什么具体的概念这“厉害”是多厉害,如今武功长进之后再回头一想,铁无发当年凭借一个柳枝便能劈碎石头,这武功境界怕是连各城统领都难以企及,若说这高超的内功是打铁所练,怕是铁风自己说出来都不信。

    至于对他的了解,铁风过去自以为自己是对铁无发最为了解的人了,可是如今一看,自己竟然连他年龄几何都说不清楚,关于他的过往也只是模模糊糊听了一些不知真假的吹牛与故事,对于这朝夕相处了十多年的人,着实谈不上“了解”二字。

    况且最为奇异的——铁无发在临去时留的信,竟然让自己去寻找那雾部总部铁血峰……这种种迹象,让铁风再难相信,这平日里对自己如亲子一般百般照顾的叔叔,只是一个会些功夫的铁匠。

    铁风摇了摇头,苦着眉毛,若有所思。

    “铁姓小子,我本不该插手你们这纷争之事,不过如今这乱势已成,索性我便告诉你,你没有什么亲叔叔,铁血峰不是什么善地,你只是那一盘棋上的一颗棋子,如若你就此隐去,或许这天下还能太平些时日,若你执意寻找那铁血峰,登峰之日,便是那血雨腥风兴起之时。”

    铁风虽有些仰慕这老者奕奕神采,却也无法认同这话中所讲,无论铁无发身份到底如何,十多年的相处,他那眼中透露的照顾和关怀却无可作伪,况且铁无发虽说平日有些贪财,却也绝不是弑杀惹事之人,“血雨腥风”四字和他是无论如何也扯不上什么干系。

    “小子行事会有分寸,无论如何,这铁血峰我是必须要去的。”铁风坚定的说道。

    “好,好……但尽人事,各凭天命,你既寻那铁血峰,我也不妨告诉你,到时如何抉择,全在你一念之间。”

    “多谢前辈相告!”铁风认真的拱了拱手,期待之情溢于言表。

    “山若埋尽忠义骨,谁言青山不可图……问你那陆姑娘,她或许能告诉你答案。”

    说罢,那老者身形一闪,也不见他如何挪移,竟如鬼魅一般消失的不见了。

    “这……前辈!前辈等等!”

    铁风站直了身子,四处巴望,哪里还有半个人影。

    “这算怎么回事?这什么意思?”

    “难道这得道高人话就不能说清楚的?!”

    所谓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明明感觉自己距离那答案只剩一步之遥了,偏偏换来这两句不清不楚的句子。

    铁风撕扯着头发,苦恼不已。

    “柳儿又怎会知道你这不明不白的言语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