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老者走后,铁风也不急着回去荒都,只是若有所思的踱着步,直到太阳落山,才再次的迈到荒都大门之下。

    那饱经沧桑的石砌大门,仿佛是巨兽的大口,对着天空咆哮,看得铁风竟微微出了神,直到旁边一老乞妇路过,方才打断了这莫名思绪。

    “大侠,给点口饭吧……我都两天没吃饭了。”

    铁风瞧着那衣衫褴褛的老妇,心生了一股怜悯,浑身摸索了一番,却发现身上竟然没带半点银钱,索性便把先前那装九脉丹的瓷瓶给了她,吩咐她去当铺当了换口饭吃。

    老妇拜谢离去后,铁风也不乘马,就这样在荒都外城街上缓缓的漫步着。

    陆星柳和红炎一起,虽说她行为有些异常,但有那手段强悍的小丫头在,倒是也不必担心她的安危。

    至于那三无道人师兄所说的两句残诗,铁风是不相信陆星柳能够解开的,这“山若埋尽忠义骨,谁言青山不可图”两句,当日在洛城陆家便听陆星柳吟过,若真能解开此句,两人早就不必这么大费周章了。

    从黄昏一直走到了月上枝头,这才踏入了内城城墙处,这内城城墙虽比外城要矮些,却也有个十数米高,气势恢宏,在这东头的城墙上还有著名的古迹“九龙行”,说是九龙,其实就是城墙上有九道醒目而深邃的石痕,每到石痕都有近一米多深,半米多宽窄,横躺进去三五个大汉都丝毫不会觉得拥挤,这些石纹经过岁月的磨砺早已没了棱角,依旧让人看着触目惊心。

    相传是当年令吾之乱时,令吾在此处遭到大阳国高手围攻,无意中逸散的剑气留下的。

    不过这传说只是一个难以考证的传言,其实倒并没有多少人真的相信,毕竟以九道石纹实在太粗了些,在那坚固的黑曜石墙上劈出这么一道石痕,就算当今武功宗师用处全力怕是也绝无可做到,那令吾又怎会“随手逸散”便能搞出九道这么个东西来。

    铁风走上前,轻抚着那石纹,七百年了,经过风吹雨打,天地变幻,那深深的石纹竟还是如此清晰。

    在过去,铁风也是不相信这荒唐的传言的,不过自从那日内力大涨之后,竟忽然有种感觉,似乎那传言有可能是真的!

    今日试过了那令吾剑的威力,更是对着传说更加信服了几分,武学一道,一步一天地,境界越高,敬畏越高,初生牛犊时,仿佛觉得这天地都在自己掌中,不过稍有进境后,方知这武无止境的道理。

    铁风想到这里,突然生了一股欲与古人试比高的豪气,走到了那第九道石纹旁,手臂猛然运力,照着山河七断的法门,一式最为刚猛的擎天断挥了出去,刹那间一道剑气凌厉生起,一丝不漏的贯入在那黑曜石城墙上,一股炽热的劲浪朝旁飞散,几声碎石滑下的响声过后,那城墙处竟然真出现了一道深深的剑痕!

    那剑痕虽然较旁边九道要浅些,大概也就是那九道剑痕的一半粗细,但因为是新断的缘故,断口处要尖锐凌厉的多,看上去便带着一股杀劲。

    铁风上前两步,伸手触摸了一下那剑痕边缘,被烫的忙不迭的缩了回来,好一阵甩。

    “不愧是黑曜石……真是够硬!”

    这一剑对墙不对人,铁风自可全力施为,而对这全力一剑的战果,铁风似乎不大满意,本拟拔出那长剑,以那长剑的异力再劈砍一刀,剑刚拔出一半,微微犹疑,便又收了回去。

    “人家是逸散之力,我是全力为之,本就占了大便宜,若再仗着神兵异器,就算赢了也没什么滋味……”

    铁风舒了一口气,颇为闷闷不乐的走开了,却在这荒都墙上留下了一道无可磨灭的痕迹。

    而铁风不知道的是,那九道剑痕,乃是数百年间风云侵蚀,加上许多好趣者敲打钻轰,甚是时不时刀劈斧砍一番,这才有了那恐怖的深度,其实照着最初的记载,那剑痕也不过是半米粗细,甚至比铁风劈出这道还要窄了些许!

    一定意义上来讲,他这用剑鞘挥出的一剑,竟然是胜了!

    而他更没想到的是,这随手劈出的第十道剑痕,后来会在江湖上带来多大的轩然大波,不仅与那九纹并称为了“十龙行”,甚至有许多高手前辈专程前来驻足观摩,顶礼膜拜,那便是后话了。

    只是那些高手前辈都不知,造成这恐怖剑痕的竟是一个未满二十的少年,而这少年在劈出这“十龙行”的当晚,竟好似孤魂野鬼一般的在荒都游荡。

    荒都不施行宵禁,夜晚在街上行走却也无人问管,不过就算如此,除了一些杯中英雄和梁上君子,倒也没多少人喜欢在夜里到处游荡,也正因如此,铁风先前搞出了恁大的动静,却也无人知晓,屋中的人听了这响声,只道是又有醉酒的汉子打起架来,随意骂一声,扣着被子继续睡。

    铁风路过了那龙海楼客栈,如果他喜欢,自然还有一间上房给他留在那,不过他却没有走进,也并没有什么疲倦之意,只是继续在这荒都的夜里漫步着,仿佛一个自在的剑客,又仿佛一个流浪的诗人,虽在繁华里,却在喧嚣外,这种感觉让他感觉很舒服,也很坦然,似乎这与白日相反的静谧才是江湖中最美丽的洒脱,脱去了所有的包裹与束缚,才能真正的让人心有所安。

    不知是受了那三无道人不羁与无忌的影响,还是受了那令吾九道剑痕的触碰,或是受了这夜的洗礼,铁风漫步在街头,心中却暗暗决意,只要这铁血峰事了,三月之后自己便脱去了种种羁绊,潇洒江湖。

    “喔乌喔!”

    一阵雄鸡打鸣声响起,打断了铁风的思绪。

    “恩?”

    “这才二更天不到,怎地便有鸡鸣?”

    铁风微微疑惑,而后顺着那鸡鸣声而去,走过了条大路,钻进了一条小巷当中,那鸡鸣却再次的鸣叫起来。

    声音仿佛就在耳旁,当真是真切无比,铁风听得出来,而那声音确确实实的是鸡鸣,绝非什么口技之类的,这不禁使他更为疑惑。

    谁家的鸡这么勤劳?

    沿着小巷子一直行去,顺着鸡鸣七拐八拐到了一处街角,瞧见了一个黑黢黢的影子。

    那竟真是个人影!

    铁风瞬间双眼瞪得溜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